11

北京五棵松,黑客马拉松现场,在一众年轻的面孔中,我发现了一位头发花白的大叔,他从事互联网安全工作,写了十多年代码。本以为遇到了极客精神的资深代表,没想到在一个小时的谈话中,他集中向互联网倾泻着子弹,说互联网影响了他的健康、使他变得更孤独、更难以静下心来思考。

他甚至对互联网带来的改变嗤之以鼻:“互联网带给我的愉悦,还不如一个冰淇淋来得多。”

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大叔,自称 40 多岁,从事互联网安全工作。“会场离我家很近我,正好过来看看。而且我也挺喜欢这种氛围的 ,可以和大家交流……” 我问他交流进展如何,参赛者的作品怎么样。结果画风突变,他开启了吐槽模式:“好多人做的项目仅凭一个想法,根本不考虑产品做出来有什么用,而且连想法都经常换来换去。” 他认为,如果果真的是没想好自己要做什 么,与其造一些伪需求,还不如自己回家好好歇着。

“其实现在很多的年青创业者都有这种情况”,他逐渐开始把打击范围扩展至整个互联网,“产品是做出来了,但真的是大家所需要的吗?真的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美好了吗?” 他提到了微信,这位大叔认为,微信并没有让自己交到更多的朋友,也没有得到高质量的交流。他还引用马化腾的话应证自己的观点:“马化腾都让大家以后别老玩微信刷朋友圈了。”

提到图书电商,他说:“有了当当亚马逊之后,买书确实方便了。但我们因此看了更多的书吗?没有,我反而看书的更少了,时 间全都碎片化了。”

苹果自然逃不过他的炮火,他举着自己的 iPhone4s 说:“就这么个东西,卖四五千,厚度是四五十张人民币。老美等于是一飞机手机换了一飞机钱回去……吐槽的内容方方面,有些还带着些民族情绪的,用得最多的否定词是 “没用”,大意就是互联网造出的很多东西,却并没有给人们的生活带来更美好的体验。

他还认为,现在还缺少一个导师类的人,告诉年轻的创业者,互联网其实也有很多弊端:“互联网工作至少会影响你的健康吧,有时候还会加剧孤独感。但没有一个导师告诉大家,只是一味的鼓吹要拼命,要努力,要加班。”

虽然这一盆盆冷水泼下来让人感觉不适,有些也难逃以偏概全的嫌疑。但我还是认为有一些看法是值得思考的。

确实有那么多创业者一窝蜂的涌入了这股热潮 ,很多并没有一个完整的想法,把伪需当做需求。

其次,我觉得最有思考意义的是,确实缺少一个唱反调的导师,强调互联网的缺陷,把 “丑话” 说在前面。因为对一个社会来说,只有一种声音或者一家独大,是一种不健康的状态。

当然,我并不认同这位大叔把 “有没有用” 当做衡量一切的的标准。殊不知,在科技领域,很多研究是为了不断接近技术的边界(这也是 hackathon 传递的精神之一),因此必定会出现超前的状况。仅仅拿 “有没有用” 来评判,显得既幼稚又功利。

毕竟,法拉第发现电磁感应之初,也有人质问,这有什么用处呢?法拉第的回答:一个新生的婴儿有什么用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