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车厂VS互联网思维,谁能造出消费者需要的智能汽车?|TC北京现场报道

DSC_8987

汽车领域一向是传统电子制造最坚固的堡垒,想要造一辆能上路的车,除了投入巨大的资金,研发能力以及对整个产业链上下游资源的整合都是必不可少的,这样就是为什么中国车企需要这么多年才能达到如今这样的市场局面。

不过,来自互联网的力量想来不可小觑,除了吹牛,更多的公司确实在颠覆传统行业,最显著的就是手机制造业。而接下来或许就是汽车制造,在我所在的中国汽车之城上海,每月你都可以参加到由一群互联网人士举办的汽车类活动。更广的市场上,一群互联网造车公司乐视,蔚蓝汽车,智车优行都是其中之一,传统车厂自然不甘落后,制造上的优势或许能让他们更容易的造车一辆智能汽车。不过,商品总是应该满足消费者需求才能有市场的,谁能最终在新领域占据优势依旧不得而知。

这次TechCrunch峰会上,我们也邀请了来自乐视车联,智车优行以及PSA集团的高层来探讨究竟什么是智能汽车?谁能更好的造出这辆车?

不论是传统车厂还是互联网公司,对智能汽车趋势是一致认同的

标致雪铁龙中国区数字与机动性接连服务负责人Celine认为,主机厂对此并非后知后觉,变革已然进行中,催生变革的主要有四个方面因素——一是车内互联的发展;二是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包括一些算法、大数据等技术的发展;第三个方面是车内的传感器数量越来越多,可以收集越来越多的数据,比如说驾驶习惯、车内车外的环境等等。最后则是人机交互变得更加的直观,现在有语音识别、手势识别等等这些技术的发展。像无人驾驶汽车对整个行业来说是颠覆式的发展。

智车优行合伙人王宇是从传统车厂走向互联网造车大军的一员,他认为智能汽车是由于车人交互,还有车和路的交互,使得车子能够更多的反馈道路的信息和人和人之间交流的信息,但是真正的智能汽车在其观点里更像一种陪伴。自动驾驶会面临很多法律等各方面的约束,因为有责任、保险,很难来判别。智能汽车并没有那么遥远,相当于你旁边有一个朋友,有一个老司机,这个老司机会告诉你这种路况应该怎么开,这个时间段如何规避拥堵,前车过近过远。所以他理解的智能汽车更多的是一种陪伴。

不论是传统车厂还是互联网造车公司,对于智能汽车的趋势都有一致的认同,而催生这种行业发展的因素不外乎来自于新技术的发现和普及,反映到车子本身,智能应该是技术的加持,而非独立于人的系统,以人为核心始终是技术发展不能脱离的准则。

新的市场环境下,传统车厂与互联网公司的关系走向何方?

Celine本人还是比较认同互联网造车这样顾客驱动型的创新模式。不过传统的整车厂跟做一个新的智能的汽车厂的模式是不一样的,传统的汽车的诞生要花3—5年的时间,技术方面,比如说电子屏幕在车联网的环境下变化是非常快的,传统的整车厂会不知道怎么调整自己。他们的一些竞争对手并不是一些传统的汽车制造商,更是来自于电子消费品的巨头们。

相对于买车,分享经济倡导的用车方式(Uber)更加被年轻人喜好,这已经是车厂十分担心的问题。而当我问到她是否担心传统车厂变成OEM,Celine说主机厂是非常害怕看到这样的趋势的,因为电子消费产品或者说PC这个行业,已经使得硬件越来越势弱,而软件在不断的崛起,大家不是更多的付钱买一个产品,而是更多的付钱买一个服务,这种趋势会让他们感到非常大的压力。

这辆智能汽车究竟是什么样的?

乐视汽车一直是一家比较激进的公司,乐视控股EUI研发高级副总裁,乐视车联网CTO饶宏先生直言,乐视的口号是无颠覆不出手,并且在自己造的车里头确实从产品的形态和产品的理念上跟传统的汽车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在车联网上有些技术的合作我们会跟整车厂合作,闭环打造极致的体验。

此外,在内容方面积累沉淀多年的乐视也将车机屏幕上的用户体验视为重要一环,要让用户有时间来做这样的屏幕,所以乐视要做自动驾驶。整个布局是全套的,最终希望把人从方向盘上解放出来。传统的主要工作是开车,就像手机传统的主要是打电话,智能手机则是在干别的事情,车也一样。随着自动驾驶体验的提高,一段时间之内司机并不需要关注路面,可以做别的事情,这是乐视想推动的目标。这个目标达到以后客户在车中的大部分时间并不是开车了,而是把人从方向盘中解放出来,这会增加很多可能性。开发者可以创造出很多应用,创造出新的应用场景。我们相信只要解决了车的开放性的问题,很多开发者会在车上创造出很多新的应用。

此外,安全性一直是不能忽视的关键因素,王宇及Celine提到了对这方面的关注。个人信息的安全,车辆信息的安全,传输手段的安全,网络的安全来到汽车上时变得尤为重要。

互联网造车难在哪里?

钱!这是很多互联网造车公司的第一难题,有人计算过造一辆车要多少钱,以亿计的数目按照现在互联网投资的数额很难去匹配,更别说这么多项目。

王宇认为真正造车时,整合各个环节的供应链的资源又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供应商的水平又将影响到造型,布置,可靠性,安全性等因素。而做一辆新能源车最大的挑战就是要对车子的车载电池和电控这方面要有自己的整合能力和解决办法。

饶宏则表示,乐视现有的资源把车造出来并不是问题,更大的难点在于车与人的交互,以及服务的结合上面。

不论如何,个人认为传统车厂+互联网公司的组合应是很多造车项目的阶段性造车手段,发挥各自优势进而各自走向不同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