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ma

在刚刚结束的 2015 台北金马影展中,硅谷智能设备公司 Misfit 作为第 52 届金马奖贵宾礼品提供商携 Misfit Shine 亮相赠予参与典礼的所有入围者与颁奖人。Misfit Shine 有多种佩戴及搭配方式可以轻松胜任运动、商休闲等多种场合,增进电影人的生活品质。

Misfit10 月 21 日还在北京举办全球新品首发仪式,这是科技领域具有全球布局的硅谷公司第一次将全球首发选在美国之外的地点。看重中国市场的信心可见一斑,而此次走进 52 届金马奖,倒让我想到了苹果和谷歌当年走进时装发布会的场景,学习的意味颇为浓厚,先来看看当初苹果和谷歌的所作所为吧。

Google Glass 眼镜宣称进入时尚界,于是它也确实上了一场时装秀,但从来没有被广泛接受。Google Glass 既不性感,也非不可或缺,人戴上后像个工具。《哈佛商业评论》特约撰稿人乌玛尔·哈克 (Umair Haque) 说:“并不是说谷歌眼镜看上去很蠢,时尚界很蠢的事每天都在发生;也不是因为它太贵,人们每天都在买那些昂贵的手表和奢侈包包。谷歌眼镜失败,原因有且仅有一个,那就是太不酷了。”

gugeyanjing

我们看结局,今年 1 月 15 日谷歌宣布,将在 1 月 19 日终止销售谷歌眼镜,直至开发出一款更加美观、便宜、不那么异类的产品。

苹果承诺,Apple Watch 屏幕上的 Glance 功能将告知天气、股价、日历事件提醒等信息。未来,随时连接互联网不仅让人兴奋,还是必不可少的。苹果比之谷歌更是无所不用其极,时装秀、杂志封面,全球多数巨星倾情演绎。但是呢?时尚界卖的不是功能,而是故事、身份和新样式。时尚界元老、LVMH 集团钟表部门主管让-克劳德-比弗(Jean-Claude Biver)毫不掩饰对 Apple Watch 的轻蔑:“它们在犯了基本的错误。那块表不性感,太娘,和其他智能手表长得差不多。坦白说,看上去就像个设计系一年级学生的作品。”

pingguoliuwen

再来看苹果的表现,苹果官方一直都没有公布过与 Apple Watch 相关的销量数字,用库克的话来说,就是 “不想影响到行业的竞争”。最近,多家统计机构均表示 Apple Watch 自从上市至今的总出货量已经超过 700 万只。可是为什么我身边戴这款产品的同学越来越少了,甚至有人把未拆封的产品折价出手。

只是,抛开明星的分量不说,一味的学习只能是东施效颦。值得注意的是,今年,Misfit 还与台湾远传电信独家合作。远传电信整合云端技术与运营服务实力,并借助亚东医院的医疗专业,推出全台湾首创结合医院、药局、企业的 “Health 健康+” 服务,透过该服务建立长期生理数据测量习惯,呼吁大众健康意识,进行自我健康管控。用户通过 Misfit 系列产品监测各项运动数据,皆可通过远传 “Health 健康+”APP 随时掌握健康状况,也能让医生通过 “Health 健康+” 平台,提供更精准的健康管理建议。

早间值得阅读的新闻

缩水|国外媒体周三发表分析文章指出,作为中国近年来最励志的初创公司之一,小米今年的智能手机出货量可能无法实现 8000 万部的目标。这意味着小米 450 亿美元的估值,在如今看来已有点偏高。

入华|有消息称,苹果已经与国内四大银行签订协议,旗下支付业务 Apple Pay 将于明年 2 月正式入华。相关商业银行均未得到回应。其中,工商银行总行相关人士表示,对此事不予置评,有确切消息将会对外发布。

跳槽|银行已成为硅谷初创公司的最新挖角对象,高盛下属技术投行部门驻旧金山的三名中层于日前跳槽至 Uber。对银行从业人员而言,科技初创公司不仅工作时间更具弹性,而且还能让他们获得股票期权和股票奖励。对科技初创公司而言,这些银行从业人员自身的经验,能够帮助公司在首次公开招股或融资时简化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