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oxiao

不论是哪种 “二代”,在舆论偏向下,也都慢慢从一个中性词变得拥有了更丰富的含义。要采访富二代,很多人心中难免有一种 “成见”——起点高,不用担心失败,更或者创业对于他们并没有像对其他人那么重要。

不过我见到的工头帮创始人高啸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更多的就是一个屌丝创业者的样子——一身颇有年头也不算合身的运动装,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已经加班了三天三夜没休息过的码农。

这种心理上的落差在我问第一个问题时又加重了一番。与其他接触下来的富二代不同,高啸对谈论自己的家庭背景以及更多相关话题并不反感,也并不刻意强调自己创业的艰辛。现在想来,他应该是坦然接受了自己从富二代到创二代的角色转换,更直白点,他也只是创业起点高了一点,该犯的错,该填的坑也都逃不离,而创业本身这件事的成败并不会因此有任何影响。

富二代的典型与非典型

与大多数富二代一样,高啸也有着国外留学的经历,在这之后学习金融专业的他进入了渣打银行工作,这本是一份不错的工作。不过,他也得面对中国所有二代该面对的事——要不要继承父辈的事业。

事实上,你可以认为他选择了去继承,渣打的工作后,他决定回到父亲的企业,从底层做起,不过他对这样选择的看法是,二代在面对传统企业在社会转型升级的背景下同样需要创业创新精神,从另一种意义上也是 “创二代”。并且,更加激烈的商业竞争也向二代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求我们既要具备现代企业经营管理能力,又要有国际视野。”

同时也正是回归父亲企业的工作经历,让他结识了现在创业的两位合伙人。

继承和创业从来不是对立面的两件事,在这一点上高啸显然看得很清楚,在找到一个方向和切入点后,家里也对他独立创业给予了支持。

创业的非典型与典型

很多人可能会认为二代创业会相对容易些,但对于高啸事实并非如此——幸运的是可以一开始就拿到一笔不错的融资,但也会引来外界对自己做出成绩的质疑。

高啸所创立的 “工头帮” 是 B2B 的建材电商平台,一边对接着建材五金用品的一级代理商,一边则是对此有需求的小 B 类商户,如包工头。“小 B 的痛点是议价能力弱,资金信用不高,物流服务匮乏,而我们正是要解决这三个点” 高啸说道。

在这件事上,高啸并不排斥来自父辈的帮助,创业时容易遇到的财务,物流和仓储上的经验匮乏也都得益于来自父辈资源的嫁接,很多时候在商业上遇到关键问题也会寻求来自父亲公司的帮助。

不过,高啸对于其中的度有着自己的把握,“干涉进来确实是容易引起反感的,但有些经验值得借鉴,我们是一个年轻化的团队,犯错是一定的,但过于纠正也不是好事”。

而在接触投资人的时候,高啸坦承二代的身份也会让投资人对自己短时间内取得的成绩抱有怀疑态度。

创业就是要试错

和大多数创业者一样,创业后的高啸也脱离了朝九晚五的生活,没有定点定性的生活也让他的作息完全混乱,并且作为创始人之一,工作没有一致性,从销售采购到找律师谈融资都要求自己冲在最前线,虽然辛苦,但他也乐在其中。我想创业本身带来的成就感对于淹没在社会庞杂舆论下的富二代更加的有吸引力,也更突出。

此前的工作经历显然也让高啸在对 “工头帮” 的发展规划上有着充分的认识。6 月上线的工头帮选择了先从南京开始试点运营,市场相对较小,试错成本也自然比较低,直到 10 月,业务才来到公司所在地上海。目前,工头帮每月已经有 1000 万左右的销售额。

很多时候,媒体更喜欢突出有争议的标签,而事实上,富二代创业其实并没有太多 “神奇” 的地方,可能他们一开始确实能够得到一笔不错的初始资金,但照样也要面对竞争,业务的增长,投资人的亲睐也都是来自真实的运营数据。只有失败者才会找借口和媒体喜欢标签,而英雄向来不问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