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9815623949185454

虽然目前市场最火的还数虚拟现实(VR),但业界普遍认为增强现实(AR)才具有更为广阔的未来。据了解,今年将会有一大堆 AR 眼镜爆发性亮相,与之相比,做底层 AR 引擎以及数据库的则异常偏少。而这才是 AR 产业链最为关键的一环。

目前,国际两大 AR 引擎 Metaio 与 Vuforia 早就已经被苹果与 PTC 收购,其中 Metaio 已经不再开源,而 Vuforia 收费疑云也久久不能消散。寻找国内自主引擎,摆脱国外引擎的钳制,对国内 AR 创业者而言至关重要,据了解,国内 AR 引擎主要有三家,HiAR、EasyAR 以及今天的主角幻视。幻视 CEO 史凌波告诉动点科技,他们的底层程序和数据已经摆脱 Vuforia 独立运行,从各方面讲都将是国内 AR 引擎中最好的之一。

[iframe frameborder=”0″ width=”640″ height=”498″ src=”http://v.qq.com/iframe/player.html?vid=a0176qvzlb5&tiny=0&auto=0″ allowfullscreen]

近日,动点科技对史凌波进行了采访。

关于创业

动点科技:你为什么会想到要在 AR 行业内创业?

史凌波:我原先是广告行业的,早在 10 年就在国外展会上体验过 AR,当时用户可以通过一个特定的 pad 扫描特定款汽车,并可以得到一些增强现实性的东西。虽然当时还存在一些问题,但我认为该功能很酷很炫很实用,所以一直想要将其民用化。

后来到了 13 年,正好遇到我们的首席科学家宋海涛,他曾在谷歌进行相关研究。我们一拍即合,于是决定创业。此后,我们又花了接近三年的时间进行底层数据的编写以及测试,直到去年 8 月份,产品终于上线。

动点科技:2013 年就入行,不担心看走眼吗?

史凌波:不担心。我是第一批进入互联网的广告人,首先我认为 AR 将是行业趋势;其次,AR 技术逐渐成熟,这几年就能落地;最后,消费者其实也在寻找新的更好的信息来源渠道, 而我们就是做这个的。

人们从动物进化成人类,最重要的就是语言的诞生,其后有了文字,有了报纸、有了移动互联网,人类每一次的进步,其实就是信息沟通平台的进步。而我们认为下一个沟通平台绝对是 AR。

动点科技:跟竞争对手比,你们的优势在哪里?

史凌波:第一,除了我们,我们到目前为止还没发现一款成熟稳定的、可以在任何终端(包括苹果、安卓、平板)下载的实用版 APP。

第二,我们有强大的数据库,云端图像识别库达 10 亿以上,涵盖生活、医疗、旅游、娱乐、教育、餐饮等多个方面,并且进行实时更新,数量持续增长中。目前在超市里,已经有 50% 以上的产品可以用我们的软件识别到了。

第三,我们已经有了别人无法赶超的市场占有率,我们从 3 月份 2.0 版本正式发布以来,已经有超过 50 万各终端用户下载使用。这是我们最安全的竞争壁垒。

第四,我们也更专注,并不像其他公司那样要去做 AR 眼镜,我们只做 AR 集成供应商,并开放我们的 SDK,未来,其他任何软件包括 AR 眼镜其实都可以使用我们的 SDK,集成 AR 功能。从年初开放 SDK 开始,我们目前已经与 5 个 APP 进行了合作,未来,还会有更多的 APP 加入。

猎豹截图20160525173243

动点科技:你们为什么不考虑做 AR 眼镜?

史凌波:我们认为需要先解决现实问题,再谈未来理想。

AR 眼镜绝对是好东西,但可惜,那都是离我们很远的东西,不管从技术还是价格来说,其短时间内都不可能普及。所以,我们想要利用已经普及的手机设备,通过 AR 为消费者带来些零成本的全新的体验。

另外,即使 AR 眼镜普及了,其也需要内容支撑,内容将是这个产业链中最为关键的部分,而我们则是提前在做内容。未来,不管是 APP 还是眼镜,其实都可以与我们对接。而目前,其实也已经有眼镜企业找来想合作了。

动点科技:创业这么久,期间感觉最困难的是什么?

史凌波:后台 BUG 的解决比较花时间,我们产品在 14 年其实就已经有了,15 年才上线,直到现在才能说是成熟稳定,这一年半的时间我们在不断的试错、调整、找 Bug。而且,任何想学我们的企业都无法避免这一年半的时间消耗。

其中有一点值得一提,安卓系统由于版本以及手机品牌太多,在功能适配方面,难度较大。而品类较少的苹果系统会相对稳定一些。

没有这么一个测试过程,想做应用端的 AR 系统就太难了。所以,有些厂家可能耐不过寂寞,就去做 AR 眼镜了。

关于技术

动点科技:现在的 AR 与你最开始接触的 AR 有什么区别?

史凌波:以前,AR 主要是针对某一产品图像专门写的程序,是软件工程师的产物,该程序不能下载,只能在特定终端上使用,而且识别准确率不高,抗干扰能力也不强。而现在,我们做的是一个平台,该平台含有数据库,用户只需要将自己想要识别的图片处理并上传到该数据库,而不需要自己写任何代码,便能实现识别功能,是设计师的工作。

打个比方说,AR 曾经就像是手工打造一辆汽车,而现在就像是用流水线生产汽车,更加方便快捷,更加强大。

另外,曾经的 AR 仅仅只有识别功能,而现在,我们还可以加入各种互动模块。比如扫描名片之后,我们可以直接拨打电话,或者一键导航快速查看公司地点所在等。

DSC01132

动点科技:你们现在的图像识别点越少越好吗?

史凌波:其实不是,在图像比较简单相似的情况下,识别点过少容易出现识别错误的问题,所以,我们应该将识别点做得越多越好。初代 AR 的识别点可能就几百、几万个,而我们现在的识别点可以达到几百万个。

比如说人脸识别其实非常简单,只需要 56 个特征点(包括双目之间的距离等)就可以了。但图像识别就不一样了,因为图像不像人脸那样有轮廓,而人脸在轮廓内识别相对简单。所以图像识别要求的识别点越多越好,就像手机像素一样,像素越高越准确、越清晰。

这就带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巨额的运算量,不过好在现在的智能手机还能完成这样的运算。

动点科技:AR 图像识别跟一般的条形码、二维码扫描识别有什么区别吗?

史凌波:首先,条形码、二维码在人眼看来绝对看不懂,我们不可能直观地大致了解其代表了什么;而图像识别在最开始的时候我们就可以通过该图片粗略了解产品的功能等信息,为此,人们也才会有动机扫描图片详细了解产品细节。

其次,虽然条形码、二维码扫描速度更快,但扫出来的多数只是一串数字代码,太过单调。而图像识别则可以直接调用更多包括图像、视频等在内的多媒体信息。

因此,条形码二维码将来只能印在包装盒的角落等不显眼的地方,用来做防伪查询、连接到其他网站等,但这都是二次跳转,仍旧是 PC 时代的产物。

动点科技:你们与现在非常火的 VR 卡片有什么不同吗?

史凌波:目前的 VR 卡片很多都是采用 Vuforia 技术,功能单一,它扫描之后只能做一件事情,那就是显示预设好的图像,想要多做一点都不可能。

而我们则不一样,我们扫描之后其实是连接到了一个平台,目前具有 12 种功能模块,支持图片、3D 模型、人机交于、规频等,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1

展望

动点科技:AR 想要爆发,未来可能还需要解决哪些问题?

史凌波:首先是大众接受度问题。目前 AR 技术仍然需要继续普及,从我们参展的情况来看,几乎 99% 的人对 AR 技术还是非常惊奇,从来没见过。

其次,数据库。虽然我们的数据库比其他人的都要大,但想要满足人们各种各样的需求,数据库仍然需要继续扩展。

动点科技:感觉扫图片还要多久才能流行开来?

史凌波:现在的中国人已经开始习惯接受新鲜事物了,不再像以前那么封闭了,因此,我认为这条路应该很快,个人大胆认为,一到两年内,人们便会习惯于利用产品的包装而不是二维码进行识别。

动点科技:你自我感觉幻视在行业中处于一个什么位置?

史凌波:要我说那就是第一,至少是第一梯度的领先,从参数上来说,我觉得我们是第一,从应用角度来说, 不管是下载量还是用户好评度,我们还是第一。

另外,据了解,与幻视定位相似,同样希望构建 AR 内容壁垒的还有一款名叫 “视+” 的软件,只不过其吸引内容的方式为开放的 UGC 主导模式。而幻视则不同,其主要采用 PGC 模式,相对封闭,史凌波表示自己希望打造一个类似苹果 ios 的系统,更安全、更容易管理。目前,幻视已经成立澳洲分公司,并掌握 3800 家澳洲制造企业的合作资源,而在国内,其已经跟中粮等企业合作。史凌波表示其已经开始有百万级的收入了,而在未来,收入的增长将会很快很猛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