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717093147100445

比起前两年资本大规模涌入、巨头布局、创业者纷纷冒头的盛况,如今的汽车后市场颇有些强弩之末的味道——之前五花八门的养车 O2O 产品的盲目扩张、疯狂烧钱让资本们现在都有些心有余悸。不过,这些前车之鉴阻止不了新玩家的入场,毕竟汽车后市场依然有着蔚为可观的想象空间,在 O2O 模式被玩坏了之后,鲁师傅——这家去年九月上线的服务商想从 “实体作业车” 入手,来分一块蛋糕。

鲁师傅的业务逻辑与欧洲流行的 “实体作业车 + 门店” 的模式有些类似,在欧美很多国家,这种专门提供维修、保养和紧急救援的作业车颇受欢迎,一些拥有数千个门店的公司很可能也有同等数量的作业车。鲁师傅要做的便是将这种模式带到中国并加以本地化,用作业车来替代 O2O 模式里成本高昂的维修工人。

“我们的主要工作就是把面包车改装成作业车。” 鲁师傅的创始人张军告诉动点科技,他们会根据汽车维修与养护的需求对车辆进行改装,把它变成一个 “移动门店”。而这些改装后的车辆则会被出租给各种各样的汽车服务门店,用户通过电话、微信或 APP 下单后,这些门店可以用鲁师傅提供在线订单系统接单,同时通过作业车位客户提供线下的上门保养、快修、换胎等服务——这大大提高了门店的服务半径。也就是说,鲁师傅与之前的 O2O 模式最大的区别在于,他们只提供工具,而提供服务的依然是传统的线下门店。

25b2916b5c49db635

“O2O 模式下的车后服务平台实际上是跟传统门店抢生意的,但我们和门店的利益是一致的,鲁师傅做的是帮助传统门店提高服务能力。” 张军说。在他看来,除了解决这种利益冲突,一辆改装后的作业车可以提供包括维修、养护等多种服务,而 O2O 平台往往只有洗车或维修这样的单一服务。而按照张军的逻辑,既然鲁师傅只提供作业车,不参与线下服务,他们也不用担心烧钱补贴的问题。相反,他们还更容易盈利,作业车的租赁为鲁师傅带来了清晰的商业模式。

据张军透露,鲁师傅已经与上海本地的 40 多家汽修门店建立了合作。之前,鲁师傅获得了一笔 400 万人民币的天使投资,他们打算用这笔钱在明年把业务拓展到 25 个城市,张军认为自己在米其林 8 年的从业经验可以提供很多帮助。

对于车后服务这个市场,张军显然找到了一个更好的切入点。比起底层的线下服务,他们选择了提供工具,继而演变成渠道和平台的策略,而平台则意味着话语权和更多的盈利点——张军甚至想到了用分众传媒的模式在作业车里安装液晶屏广告位。

但实际上,这种话语权的建立恐怕并没有那么简单。就像移动医疗产品代替不了医生手中的止血钳和柳叶刀一样,车后服务的核心依然是提供服务的人,而非实体作业车。从这个角度看,鲁师傅并没有把市场的核心握在自己手里,这很可能影响到他们的议价能力,怎样平衡两方的利益依然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

另一方面,门店与用户的接受能力或许也是个值得考量的问题。在中国,车主的粘性相当高,之前洗车 O2O 的兴衰多少印证了这一点——当平台无力继续补贴时,车主们便自然而然的回到了 “离家最近的洗车店”。在这种情况下,门店对于拓展新客户上,恐怕并没有太大的动力,何况还是一个需要花钱的新模式。另外,“实体作业车 + 门店” 在欧洲的成功与当地的城市形态与社会环境不无关系。在上海,门店很可能会遇到 “服务五分钟,堵车两小时” 的窘境,这里面损失的时间成本难以估量。

但无论如何,比起此前 O2O 平台的同质化竞争,鲁师傅显然开辟了一条值得期待的新的发展路径。目前,摆在他们面前的竞争依然激烈,除了从补贴战中活下来的互联网平台,像广汽集团这样的产业巨头也开始进场布局。鲁师傅这种模式创新能否得到市场青睐,还有待时间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