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ee0ca5f1bd993791e1c83b70724ab10

早上 8 点,和往常一样,汽车已经自动从车库里倒了出来,并停在门口等待我上车,上车后,汽车根据实时路况信息自动选择去公司的优选路线,自动与前车保持安全距离和速度,红灯停绿灯行,比真人开车还要安全。而在行驶过程中,无所事事的我则可以全程收听新闻或者直接补一觉,直到到达目的地,等我下车,汽车又再次向前开动,当 Uber 专车为我赚外快去了。

这不是科幻,这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图森科技想要带给我们的未来。据了解,图森科技的网站域名为 tusimple,难道无人驾驶真的 “too simple”?

0dcb0a6b-c9d7-4e13-9bfd-3a2c7a54003f

如上图所示,从传统汽车到全自动驾驶汽车大概分为 5 个级别,包括 L0 驾驶员模式、L1 辅助驾驶阶段、L2 半无人驾驶阶段、L3 高度无人驾驶阶段和 L4 完全无人驾驶阶段。L0-L2 阶段的实现主要依赖 Adas 普及, 是实现 L3、L4 的基础。需要指出的是,L1 级别的自动驾驶目前几乎所有乘用车都已经达到了,而 L4 级别的全自动驾驶即使是最先进的谷歌无人车到目前为止亦未能实现。

为此,图森科技同样将自动驾驶同样分为两部分实现,即以自动驾驶技术与 ADAS 高级辅助驾驶技术相结合,以 ADAS 技术的进步最终促成自动驾驶技术的实现。图森科技工程总监郝佳男告诉动点科技:“全无人驾驶虽然好,但没有必要一口气吃成一个胖子”,为此,他们具体规划如下:

  • 当前已具备车道线检测(LDS)、车道偏离预警(LDW)、车道保持辅助(LKA)、前向碰撞预警(FCW)、行人检测预警(PCW)、交通标志识别 (TSR)、自适应灯光控制(ALC)、盲点检测(BSD)、自适应巡航控制(ACC)、自动紧急制动(AEB)、驾驶员疲劳检测(DFM)等 ADAS 功能。
  • 2017 年除上述外,还具备堵车路段自动驾驶(Traffic Jam Autopilot)、高速路段自动驾驶 (Highway Autopilot with Lane Changing)、自主代客泊车(Autonomous Valet Parking)等自动驾驶功能。
  • 2018 年除上述外,还具备公路列车(Road  Train)功能,即一组由领队车加上数台无人驾驶车辆所形成的车队,仅领队车的驾驶员进行驾驶。汽车通过无线传感加入车队后成为 “车厢汽车” 进行无人驾驶,其驾驶员可从方向盘中解放出来。

作为行业新秀,图森互联如何与巨头竞争?

众所周知,在当今自动驾驶领域,有两家企业最为耀眼,一家是谷歌,其采用以激光雷达为主以摄像头为辅的解决方案,自 2009 年曝光原型车以来,到今年 6 月,谷歌表示它的研发测试里程已经超过了 270 万公里;而另一家则是特斯拉,其基于以色列机器视觉公司 Mobileye 的单目摄像头技术,以计算机视觉配合毫米波雷达为解决方案实现无人驾驶,自 2015 年 10 月以来,其自动驾驶功能总共行驶超过 1.6 亿公里。另外,包括宝马、长安汽车等众多整车厂商也都已经公布了自己的无人驾驶规划。

6de8b5ad8865d802f073557317828581

那么,图森科技凭什么进入这一行业,并企图分得一杯羹?对此,郝佳男向动点科技表达了以下两个观点。

  • 第一,对于谷歌,由于其主要采用的是 Velodyne 公司生产的激光雷达,该雷达可以旋转着向外发射多条激光,实时制作汽车周围环境的高分辨率数字地图,但价格高昂,约 7 万美金左右。而且该雷达目前基本都是手工制作,难以工业化生产,想要大幅度降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此,谷歌无人车最终的落地也不会太容易。
  • 第二,对于 Mobileye,由于其在 ADAS 方面已经有了 10 多年的技术积累,如果仅仅比传统算法,的确没有哪家企业能与 Mobileye 抗衡。但如今自动驾驶领域已经越来越多地使用深度学习技术了,而这一技术是直到最近一两年才得以突破的。因此,在技术方面,其实大家都处于同一水平,至少没有隔代差距。

为此,区别于谷歌百度,在技术方案的选择上,图森选择了可商业化、低成本的硬件传感器,具体包括摄像头、惯性制导、GPS、毫米波雷达等,配合基于深度学习的感知、判断、控制算法作为图森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而这,也是众多无人驾驶企业想走的道路。

竞争集中在人才和数据上

据了解,由于网上有众多的开源包和开源示例,深度学习的门槛其实已经比以往低很多了。“但一旦跑出来的结果不如预期,怎么分析结果?或者速度稳定性等达不到要求,怎么在别人开源软件上做改进?其实这才是最考验创业团队功力的地方。” 图森科技首席科学家王乃岩如此告诉动点科技。

20160811110841

为此,图森科技表示其竞争力很大一方面就体现在人才储备上。据了解,CTO 侯晓迪,加州理工学院博士,计算机视觉和认知科学领域专家,是计算机视觉领域全球华人博士中学术文章被引用最多的作者。首席科学家王乃岩则是 2014 Google PhD Fellow 计划中国仅有的 4 个入选者之一。

而且,目前其在美国圣地亚哥和北京还设立两座研发中心, 团队成员约 70 人(北京 50 人,美国 20 人)。均来自加州理工大学、香港科技大学、卡耐基梅隆大学、南洋理工大学等国外知名高校和清华、北大、上海交大等国内知名学府。

“由于深度学习刚刚兴起,行业内人才相当匮乏,基本上都是走一个就少一个,而且现有互联网企业中也没有相关人才积累。” 王乃岩还表示:“目前深度学习的人才更多来源于最关注前沿学术的学生团体。”

“而在大数据方面,深度学习只是一个工具,其还需要众多标注 ‘正确答案’ 的数据来喂养。深度学习所需要的数据量比传统方法要多出一到两个量级。” 郝佳男如此强调大数据的重要性。” 而王乃岩则补充道他们现在每天可以获得数百小时的行车视频数据。

技术型企业如何做营销?

其实,如何做好营销一直都是技术型企业的短板,但图森科技对此却一点也不担心,郝佳男表示其 CEO 陈默是一名连续创业者,曾独立创立运营三家公司,并成功出售退出。

另外,郝佳男还表示他们跟车厂以及政府关系都处理得很不错,并对未来产品落地非常有信心。

据了解,图森科技实际上是做图像识别起家的,主要为新浪提供汽车品牌和型号识别、基于广告流量的标签业务、广告投放物料的审核等服务。其于 2015 年获新浪 A 轮 5000 万投资,目前正在寻找 B 轮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