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从 1996 年开始为全球互联网建立网页快照的非营利机构 “互联网档案” 网站发布了名为 “特朗普档案” 的专栏,最早从 2009 年开始收集关于特朗普的所有电视节目,包含公开演讲,电视辩论,采访和关于他的专题片。“互联网档案” 利用旗下 “电视新闻档案馆” 功能统计出超过 700 个新闻片段,建立了这个专栏。

“电视新闻档案馆” 缓存了美国全国电视媒体的所有新闻节目,但一般人使用这项服务只能查看最近几天的节目,如果要查询以往的信息则必须交钱购买。因此,这次公开所有与特朗普有关的片段内容,就意味着任何人不需登录,就可以免费查看并下载这些内容。

“互联网档案” 上一次制作特别专辑是在美国总统发生权力交接的时候,在 2008 年和 2012 年两次的权力交接过程当中,美国各部委的网页的变化都被保存下来,并且放在一个专题当中供人浏览。作为对照,去年底到今年初奥巴马向特朗普进行权力交接的时候,“互联网档案” 上个月宣布他们会保存接近 100TB 的政府网站数据,创下了新纪录。

(这一存档很快就被证明非常有用:随着奥巴马政府相关人员随当届政府一同下台,白宫网站现在整体删除了所有关于 “气候变暖” 议题和 “LGBT” 议题的页面;特朗普曾公开宣称气候变暖是 “中国主张的阴谋”,并宣布要取消此前基于 “政治正确” 提供的对少数性取向者的倾斜政策。)

而它们的上一个电视节目专题页面则是 “911 电视档案馆”,在 911 事件发生后七天之内,美国本土的电视台和全世界其他主要媒体——其中也包括央视——的新闻报道,都包含在同一个网页下供人们追思。

2

目前为止,在所有的美国总统当中,只有特朗普一个人获得如此待遇:他在竞选总统过程当中当着镜头说的每一句话都被记录并且放大。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候,开始做该机构历史上首个关于当选总统的在线档案馆呢?

这可以说暗和了对特朗普上台不满的人们的心情,他们觉得选他的那些选民们,完全无视他满嘴谎话的危害性——无论他们进行了多少次事实核查都无济于事。

为此,“互联网档案” 还特意在开篇词提及,“特朗普档案” 并不是选边站队的一种表态,这是一个试验性的产品,今后会基于对该专辑的反馈,对美国的其他主要领导人也推出同样的新闻页面。

他们表示,随着内容收集量越来越大,他们愿意和世界各地的研究者合作,应用机器学习技术来分析所有的内容数据。目前进入 “电视新闻档案馆” 的所有视频内容,都基于为听力障碍人士提供的 “封闭式字幕”(Closed Captioning),提取了所有人物对话的准确的纯文字版本,任何人可以依此进行视频中的全文搜索,并且定位到具体的某一秒钟。这种已经高度结构化的数据,为未来进行任何形式的机器学习提供了良好的土壤。

然而,即便 “互联网档案” 能够记录所有电视媒体出品的内容,却无法做到将社交媒体上的所有内容都收录进去。他们也难以收集 YouTube 热门频道上出现的新闻。

至少不收录 “信息战”(InfoWars)将是一个重大的遗憾——德州奥斯汀的电台主持人艾利克斯·琼斯创办了 InfoWars,在主流媒体的眼中这是 “经常散播阴谋论和假新闻的保守派网站”,然而琼斯的 YouTube 频道却收获了 1.1 亿播放次数,在所有媒体类频道中仅次于 ABC 和 CNN,大幅抛离 CBS,福克斯和 NBC。

3

制图:Vice

琼斯的报道确实有很多荒诞的内容,他曾说过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是一个谎言,911 是内部人员导演这样的话。然而《华盛顿邮报》的文章形容他是非凡的阴谋理论家,能使特朗普本人作他的听众。实际上,特朗普更是将另一家极右新闻网站 Breitbart 的主席史蒂芬·巴农选为首席策略师和总统高级顾问,进一步引发舆论哗然。

不准确的、甚至虚假的报道,如果引发了重大的影响,那么它是否就真的具有了价值?假新闻本身也许不能忠实记录历史,但如果它们 “创造” 了历史,又该怎么看待它们?这个问题从 1938 年的 CBS 广播剧《火星人入侵地球》就开始了,但时至今日,“互联网档案” 和我们所有媒体观察者也不觉得有一个合适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