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段时间国内的手机游戏非常火爆,但前几年造出风靡全球、勾起我们好奇心的《愤怒的小鸟》、《水果忍者》等游戏的制作公司,却没能在《阴阳师》、《王者荣耀》等游戏火热的同时,拿出能引爆国内的社交媒体的作品。

这其中发生了什么,海外手机游戏市场和国内手机游戏市场近几年发生了怎样的转变,针对这一系列问题,我们在 TechCrunch 国际创新峰会 2017 深圳站主论坛上,请来了创梦天地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陈湘宇,和大家谈了谈上述话题。

陈湘宇毕业后曾在华为从事技术方面的工作,2005 年,他和几个朋友一起合开了教育网络互动平台 “家校通”,2007 年,他将这个公司卖了出去。两年后的 12 月,陈湘宇和创业伙伴开始筹备创梦天地的前身——深圳市梦域科技有限公司,并于 2010 年开始转型做游戏发行商,2011 年 2 月,创梦天地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乐逗游戏是其旗下运营的游戏中心。2014 年 8 月 7 日,创梦天地科技有限公司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

[iframe frameborder=”0″ width=”640″ height=”498″ src=”https://v.qq.com/iframe/player.html?vid=s0522laclhl&tiny=0&auto=0″ allowfullscreen]

我们为各位读者总结了论坛主要内容:

国外游戏想在中国成功,最大的因素是什么?

针对这一问题,陈湘宇表示一是要有本地化团队,中国市场高度碎片化,支付、分发和用户行为等都是如此,而利用更了解中国产业这一优势,本地化团队可以帮助国外游戏进一步在产业中突破;二是运营思路方法不同,中国缺少游戏教育阶段,所以中国手机游戏用户的结构层次明显;最后是内容,中国玩家和美国玩家消耗内容的方向不一样,这也决定了海外游戏想进入中国,必须要与本地团队合作。

最近两年国内市场比较平静,是因为手游市场没之前那么好做了吗?

“我认为真正的手游市场从去年开始可以从三方面认证。以前的手游市场,中国玩家是推动力。一是有没有持续新进用户,二是有没有持续付费用户转换率,三是付费情况如何,四是有没有持续的内容。” 陈湘宇说,“虽然手游发展至今,移动用户增速放缓,移动用户渗透率达到一个量级,增幅没那么高,但随着移动便利性提高,中国用户付费率有庞大的想象空间,因为微信红包让第三方支付方式造成了庞大的绑卡率和小额支付的便捷性。”

《王者荣耀》很火,国外游戏的声音却听不到了,这是什么原因?

陈湘宇认为这是必然发生的现象,也是一个拐点。当年《愤怒的小鸟》和《水果忍者》勾起了人们的好奇心,移动游戏市场慢慢成长起来,有些作品开始追求世界观和讲故事的能力。现在的手游与文化的关系越来越紧密,国内的很多作品只要达到一定量级,再加上对本地市场的理解,很容易超越海外游戏。

目前很多游戏都跟 VR 这样的新技术联系在一起,现在的 VR 游戏处于什么阶段?

陈湘宇表示短期是悲观的,而长期是乐观的。他说:“首先是计算平台迁移的必然性。从 PC 计算平台到移动计算平台,人工智能是很大的计算平台,迁移是必然的。新的平台会在人的娱乐上带来交互体验,AR、VR 的输入和输出改变,我们更看好 AR。就像汽车,我们知道电动汽车是一个方向,为什么混合电动汽车有效的存在市场很长时间?我们知道 VR 是必然的,但在人认知虚拟现实的过程中,一定要了解虚拟和现实之间的差距。”

他还提到他们公司和《Pokémon Go》公司一起投了英国的一家公司,今年还会推出一款基于 LBS 的游戏。《地铁跑酷》也会在下一个版本加入 AR 支持,《纪念碑谷》也增加了 AR 功能。

如果说 AR 在短期内是很好的载体,那 VR 在于内容还是硬件?

陈湘宇认为 VR 在于硬件,好的硬件能给用户带来美好的体验。“如果我戴着 VR 设备,我无法感受他超越我以前的体验,也不便捷,戴起来没让我感觉它是先进的东西,它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VR 硬件一直没有本质性的提升。”

此外,陈湘宇认为,游戏发展至今,韩国游戏国际化做得很好,中国游戏做不好有以下原因:

“一是教育,原来的教育更多的不是为了创意,我们认为问题在有限制的区域内解决,欧美让你打破边界解决问题;二是工程学问题,欧美做内容有很多组件和工程,塑造内容是工程学。中国更多是导演制,最后复盘慢慢剪,美国有预演功能,(导演)胸有成竹;三是管理能力问题。美术人员是这个组织里最核心的人物。任何核心是所见即所得,即可以做美术,也能用程序的方式表述场景,这是游戏设计公司不能达到的。” 陈湘宇说。

最后,被问及创业团队的合伙人之间的配合问题,陈湘宇表示:

有几点心得,我们四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性格,三个做技术,Jeff(创梦天地的合伙人)一个做商务的。有三方面合伙人沟通很重要。一是简单的沟通,什么话都能简单沟通。简单这个词说起来容易,做起来挺难的。尤其是面临低谷时,如何做到简单。大家知道做公司好的时候少,难的时候多,这时候能否简单沟通很重要。难的时候,合伙人都在等谁做决定,简单沟通,一旦做了决定就不要质疑。

二是不考虑太多看不清的事情,能看得清的一定会拿下。我们定了拿下《愤怒的小鸟》、《水果忍者》,说拿下就拿下。尤其是创业前几年,千万不要做你没想清楚的时期,否则你会很累。你认定要过这个坎,必须过这个坎。三是我认为几个合伙人要配合,就像打篮球比赛,该后卫出手时,后卫出手,不要越界。

 

(照片由全球独家云摄影 V.Photos 拍摄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