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者》封面-卢刚

编者注: 《创新者》是《史蒂夫·乔布斯传》作者沃尔特·艾萨克森历时 15 年撰写的史诗级巨著,这部恢弘的人类创新史作品提名了美国国家图书奖,它全景展现数字时代 200 年,并深度挖掘了互联网的精神内核。动点科技创始人卢刚博士特邀为其中文版作序:生活,创新最好的孵化器。

当我收到为 《创新者》作序的邀请的时候,我正在美国硅谷拜访一些创新公司。 这差不多是我每年固定的一段旅程,因为我从骨子里热爱科技,所以渴望能在第一时间近距离地把握硅谷——这个全球创新中心的脉搏。这一次行程中,从 Airbnb 到 Uber,从 Tesla 到超高速列车 Hyperloop One,让我感受最深的不是某一家独角兽或者黑科技公司,而是一个异常安静的地方:Computer History Museum 计算机历史博物馆。在这个博物馆正门口左边的墙上,写着一个单词 R | Evolution,博物馆特意把这个单词的 RE 两个字母用竖线分开,Evolution 代表发展演变,而 Revolution 则是代表变革:变革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没有发展演变的过程就没有变革的基础。

在高速发展的科技时代,我们崇拜英雄主义,所以面对科技发展的历史,我们对其中的人物往往只聚焦在少数的 “天才” 身上,比如微软的比尔·盖茨、苹果的斯蒂夫·乔布斯、谷歌的拉里·佩奇等。他们是时代的颠覆者,改变了人类的生活和工作的方式。但是我们千万不能忽略他们的前辈们,还有和他们一起工作的那群人。计算机历史博物馆陈列着各个时代的 “科技产品”,就像这本书所记载的一样。互联网不是突然出现的,从超大体积的计算机到可编程计算机,从晶体管到微芯片,从电子游戏到个人电脑,从单机软件到互联网,每一个重要的发展阶段之间彼此紧密关联,每一个阶段都有杰出的代表者,但是就像这本书的封面所描述的:颠覆世界的,不是一位两位,而是一群技术狂人和鬼才程序员。

而每个时代的驱动力仿佛又是来自于一些 “怪人”。他(她)们或出身名门,或固执独行,或追求极致,或不善言谈,或精于商道,或追求开放共享,或坚持以自我为核心,这些与他们所在的社会甚至有些 “离经叛道” 的人们联手改变了世界。

当我踏进计算机历史博物馆,在大厅的展区里正对大门看到了一位女士的肖像,她也是这本书开篇的主人公:埃达·洛夫莱斯伯爵夫人。埃达·洛夫莱斯伯爵夫人的时代或许离我们很远,但她的巴贝奇分析机的注解却奠定了现代计算机发展的基础;不过,真正让我深思的,却又超出了她的专业本身,那就是她的人生对诗意科学的完美阐释。创新的源泉不应该,也不可能来自 “大众创业” 拔苗助长式的口号,它更源于创新者的个性和他(她)所处的生活氛围。当你读完全书的时候,你会发现,科技创新从来都没有孤立于生活而存在,它或多或少都刻上了《创新者》们个人生活的烙印。

而这也验证了一句话:生活,是创新最好的孵化器。

作为科技媒体人,过去几年我去到了很多国家和地区,去感受创新。比如印度,也许你没有多少概念怎么将这个国度和科技创新联系在一起,但是创新在那里不仅仅是指所谓的黑科技,印度的空气质量不好,我们看到有一家创业公司的产品看似粗糙(就是一台可以处理空气有害颗粒的简陋仪器),但这台机器可以将有害颗粒处理为碳粉类的产品,然后人们直接加水就可以写字和打印。

当你去到以色列,耶路撒冷神圣的宗教氛围会让你窒息,而在特拉维夫,你也能看到非常多的科技创业公司。我的一位以色列朋友 Saul Singer 写了一本书描述他的国家,书名《创业国度》。他告诉我说差不多每 8 个以色列人就有 1 个在创业。而创业的原因是以色列没有市场只有贫瘠的本地资源,还有和邻国常常的战火纷飞,所以以色列唯一出路就是科技创新。生活的危机感,造就了以色列的创新意识。

当你飞到地球的另一个地方,夏威夷,这个风和日丽天堂般的地方也许看似和苦闷的创业环境没有一点关系,但是在那里也有一些创业孵化器,它们组成的联盟就叫 “Startup Paradise 创业天堂”。而其中一家名为 “BlueStartup”,其孵化的项目大都与能源有关系,因为夏威夷有独有的自然资源,所以,创新需要因地制宜。

这几年,因为中国移动互联网市场的飞速发展,日本不再是移动领域的领头羊,但在许多方面仍然保持着它高科技的含量,比如知名科学家石黒浩教授的仿真机器人,其外貌和神态与真人已经难辨真假。

我们再来看美国,Boston Dynamics 公司的机器狗的行动方式和真狗已经非常相似,它们可以组队前进,摔倒了可以站起来,并且甚至可以模仿人类保持平衡,行走在障碍物上——当你看到这一切,你一定会猛然意识到星球大战的场景实际离我们已经不远。这是美国的黑科技,更是美国海阔天空的自由文化的一种反映,创新就是应该无拘无束敢于打破一切传统。

北欧的设计之都——芬兰,这是《愤怒的小鸟》、《部落战争》等风靡全球的手机游戏的诞生地,正是它的设计理念和文化驱动了当地的手游行业,使其当 Nokia 日落西山后仍可以在全球科技领域占有一席之地。

而提到俄罗斯,你可能会想到电视里的俄罗斯村庄,所以当我们走入俄罗斯,得知那里最大的创业活动便取名为 “Startup Village(创业村庄)”。不过,那里的创业大赛有一个特别的创业领域,航空空间技术,这是俄罗斯的民族文化和骄傲。

说起台湾,我们首先一定会想到当地的夜市和美食,那里的生活很安逸。但也许正是这种安逸,让台湾的年轻人更希望有精品店式的创业文化:有几十家连锁店不重要,只要有一家精品店就好。

所谓一方水土孕育一方人,生活在每个人眼中不一定都是诗意的,但是如果更多地去感悟生活,我们的创新,无论产品的形态是什么,一定会刻有生活的印记。

这也许就是我所理解的诗意科学。

科技不能仅限于代码本身,它本应该更多的与人的生活的方方面面融合在一起。这或许正是我们中国的创业者们所欠缺的:我们常常忘记了生活的需求和意义。我们常常争论我们与硅谷的差距。其实不是我们在科技技术方面的能力差距大了,而是我们中国的创新者们离生活远了。我们在一味地追求科技革命,这没有错,但是我们忘了,科技已经成为我们的生活的一部分,我们的生活环境、我们的设计能力以及我们对时尚的理解都和我们的创新力密不可分。

我们可以模仿出 GoPro 相机这类在极限运动爱好者中很受欢迎的产品,但是我们中有多少人是真正极限运动的爱好者? 我们可以复制 Airbnb 的短租模式,但是我们又有多少人体验过背包族的自由生活?不是每一个人能够像《创新者》记录的那些大师们去改变世界,但是创新本就没有被定义等同于高大上的黑科技,能够改变生活的点点滴滴的点子也可以是创新。

在今年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发布的国家创新力指数年度报告中,中国排在第 25 位仍然处在第二集团中。万众创新,其实我们离理想还很远。《创新者》与其说是一本书,更像是一本记载现代计算机科技发展的编年史。我相信每个人从这本书里都能尝试去发现创新的规律,但或许每个人的发现点又各不相同。我们也许做不了创新者,但最重要的是通过这本书,我们能更好的理解创新能够成功的轨迹:这是不同背景的一群人执着努力的点点滴滴的汇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