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oking

上个世纪 90 年代起,中国诞生了三个 “第一台”:第一台 Hi-Fi 胆机、第一台 Hi-Fi CD 机、第一台 Hi-Fi 级电子管多媒体音箱,这些全部经由一个人操刀——曾德钧。曾德钧被千禧一代初识是因为猫王收音机,作为中国早期的 Hi-Fi 音响先行者,他被很多人称为 “中国胆机之父”。

实际上,年过六旬的曾德钧是 “连续创业者”。上世纪 90 年代初,他就下海奔赴中国经济特区深圳,算起来,“猫王” 是他第六次创业。太多人给创业贴上了负面标签,而在这一次次的摸爬滚打中,曾德钧感受到的更多是中国创业大环境下的正能量,让他永远比上一次更赋有激情。

“在一个行业中做的时间越长,体会也就越深。” 曾德钧感叹到。39 年前,在目睹了整个行业日新月异的变化后,直觉告诉他,音箱行业会有大机遇值得再去挖掘。于是,曾德钧正式踏入了这个产业。

确实,黑胶唱片、磁带、卡带早已退出历史舞台,收音机也越来越被边缘化,可不管你听不听,它都一直存在。作为人与内容的连接,100 年前诞生的收音机,至今仍未消亡。

maoking
猫王收音机创始人曾德钧

“收音机和现在的互联网音箱是一码事儿,甚至它的操作更简单,不需要通过手机做连接,而是像水龙头,打开开关,音乐顺势流淌,所以我们做收音机是回归人性、回归本真、回归自然。” 曾德钧认为,从这种角度来看,那些收音机唱衰论便不攻自破。

maoking_5
猫王 Radiooo 多士

尽管传统媒体流失了一定规模的用户群,但在曾德钧看来,“广播消亡论” 是一个伪命题,他举例说,“中国去年的汽车销量是 2802 万,每一辆汽车都带有广播功能,收听广播的人群实际上不减反增。” 他表示,收音机在与互联网结合之后,承载的内容更加丰满,不仅能接收传统广播,还能播放网络电台。“当你打开猫王收音机时,收听网络电台和广播的感觉没有差异。” 先让用户愿意接受产品和品牌,再通过内容端提高使用频次,这是他的判断。

创业之初,曾德钧希望拟定的品牌名称琅琅上口还易被消费者熟知于心,他注意到产品有一个像猫眼一样的电子管,同时旨在向美国摇滚音乐开拓者猫王致敬,最终,“猫王” 收音机的名字冲破襁褓。

2013 年,56 岁的曾德钧正式接触到互联网,他表示自己是技术 “工科男”,所以很快适应并熟悉了互联网。“新技术融入到产品中并不困难,难的是怎样让用户获得更好的体验。”

同年,众筹这一概念开始在国内落地生根,曾德钧了解过众筹之后,在朋友的力推下尝试了几把,但他迟迟等不来属于猫王的春天。

maoking_1
猫王小王子

2014 年双十一,京东众筹正式上线。2015 年,踌躇之中的曾德钧最终决定押注京东众筹。在历经近 3 个月的筹备后,2015 年 3 月 18 日,“猫王 2” 众筹项目正式发布。仅仅 2 周的时间,众筹的 1800 台猫王 2 收音机成为 “爆款” 销售一空,最终众筹金额达到了 360 万元。这次,曾德钧看见了希望的曙光。

依靠在京东众筹的营销方式的一夜蹿红,曾德钧头一次见识到了互联网的巨大力量。即便现在回想也不免感慨万千,“(众筹)是年轻人带着我去做的,当时觉得蛮稀奇,(成功之后)我觉得在这个时代要多跟年轻人交朋友并向他们学习,拥抱互联网就能改变自己、改变人生。”

猫王的这次热卖,曾德钧敲定了与京东众筹的不解之缘:2016 年 3 月 30 日,猫王系列新一代产品 “猫王小王子” 在京东众筹首发;同年 10 月 18 日,曾德钧以 “重返 1960 年代” 为主题在京东众筹发起猫王收音机新品 “猫王小王子 OTR” 众筹活动。

2016 年是猫王品牌的盈利之年,其产品的销售额逼近 1 亿元人民币,“猫王小王子”(含 OTR)在一年的时间里售出了约 50 万台,成为了猫王的明星产品。

maoking_3
猫王 Radiooo 波普

不久前,猫王收音机又发布了旗下全新子品牌 RADIOOO,并推出全新 1 系的 6 款产品。其配置了标准化内胆,外观配件及功能配件均可拆卸、重组,所有旋钮可任意更换,根据用户的个性化需求提供可替换的收音机内胆、天线、猫 key(Wi-Fi)等功能配件。RADIOOO 全系均配置其官方音乐电台频道 “猫王频道”,用户可以 24 小时全时段收听。目前 1 系产品 “波普” 已在猫王收音机的京东、天猫官方旗舰店发售。

如今,猫王所属的云动创想公司已经在 2015 年和 2016 年先后获得了 2600 万人民币的 A 轮融资和 5000 万人民币的 B 轮融资,“不出意外的话,我们明年上半年会开启新一轮的策略性融资。” 曾德钧告诉动点科技。

与此同时,猫王的核心用户群也已锁定在了 25 岁左右的女性用户。对于核心用户群的吸纳,猫王坚守着 “四三二一” 的产品逻辑:“四好”、“三有”、“两独”、“第一”

  • “四好” 即好看、好用、好听、好玩。
  • “三有” 即有灵魂、有故事、有逼格。
  • “两独” 即独特、独有。
  • “第一”即做好前面几点,便能做到品类的唯一或是品类的第一,甚至是品牌的第一,因为在这个社会里面,只有第一才能被记住的。

而虽然猫王品牌在市场的知名度进一步得到了提升,但曾德钧却认为猫王还是座小庙。他没有宏伟的创业蓝图,只希望专注于领域内做该做的事情。

maoking_4
猫王 Radiooo 波普

曾德钧很享受与年轻人相处,在和他们无代沟的交流下,自己和同龄人截然不同,譬如他痛恨 “不转不是中国人” 这种字眼,也很抵触心灵鸡汤和养生内容。如果有一天自己的脚步放缓了,他希望新生力量可以将接力棒传递下去。

谈及竞争,不乏一些对手涉嫌抄袭,曾德钧对此却相对宽容,“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他借以此句希望遇到同一品类的竞品公司推动猫王向前发展。

而面对国际音箱巨头,曾德钧则认为猫王很好的借助了互联网基因,“一个没有互联网基因的产品,一定会落后于这个社会,甚至会被淘汰。” 此外,他谈到,社会进步带来的是技术和产品的更迭,这种非延续性同样影响着公司和团队,诺基亚、柯达都是很典型的例子,因为产品和时代无法衔接,丢失了用户群体,最终败给了那些与时俱进的公司。

曾德钧进而分析称,传统厂商肯定会意识到自身是何等处境,甚至极力向互联网靠拢,但这是过程需要循序渐进,不可能一蹴而就,况且,更多的公司最终可能都无法跨越这道槛。潜心研究创新者的窘境是猫王一直在做的事情,音箱产业每一次信号源的变化,诸如从黑胶到磁带,磁带到卡带,卡带到 CD 等等,基本上没有一家传统企业能逃脱这种非连续性的规律。虽然历史如此无情,但曾德钧一点都不担心。

他还透露,猫王去年已经累计销售了超过 50 万台产品,今年年底有望实现 100 万台的销量。“大家觉得收音机能达到这一销量,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料。”

RADIOOO

销售方面,猫王采用线上电商,和言几又、酷乐潮玩等线下实体店双轨并行的方式,“我们目前的线下渠道有 1000 家,明年计划拓张至 2000 家,未来会有更多。” 曾德钧表示,猫王已在一线城市全覆盖,目前助攻二线城市,慢慢向三线城市渗透。

曾德钧表示,猫王的产品传播成本、获取成本、入驻成本相对较低,且产品本身又自带流量,所以,“只要做好自己的产品,应用好现有的商业杠杆,充分地借助互联网,猫王的成长还是比较容易的。”

此外,口口相传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法,他描述说,用户拿到猫王收音机以后 “会尖叫”,他们的标准姿势通常是,拍照晒完朋友圈后,才开始体验,紧接着又在朋友圈里躁动起来,然后可能还会去送礼,“基本上是裂变的方式在往前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