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新加坡出海成绩单:投放量不如国内三线城市

被中国称为“新四大发明”之一的共享单车,在海外市场探索的情况到底怎样呢?此前在美国、日本等不同市场都有相应的观察出炉。通过新加坡20日的一条新闻,我们有机会了解一下共享单车在新加坡的发展情况。

新加坡为共享单车企业发牌 集体规范用户停放

新加坡国会20日三读通过《停车处(修正)法案》(Parking Places (Amendment) Bill),加强管制提供“无车桩”共享服务的经营者,以及部分用户乱停乱放共享单车的情况。

根据该修正法案,提供“无车桩”共享服务的共享单车、电单车及滑板车等个人代步工具的经营者须申请执照。如果无照经营最高有6个月监禁,或并处1万新元罚款。

今年中之前,共享自行车的经营者可以向新加坡陆路交通管理局提交申请,最快可以在今年第4季度颁发执照;电单车滑板车等共享业务经营者的申请会在明年开放。

之所以必须申请执照,是因为经营者要承担起有效监管用户行为的义务。

修正法案规定,用户在一年之内乱停乱放超过3次,那么所有有牌照的经营者,都会对其暂时禁止租车一段时间。所有申请执照的经营者,都必须分享乱停放单车的用户资料,以便集体对屡教不改的用户施加禁令。

同时,牌照制度还可以让政府部门看到每个经营者投放的车辆规模,以及与其具体业绩挂钩。

今后,只有能妥善管理乱停车问题,确保运作良好的经营者,才能继续扩大车辆投放的规模。而如果有新的经营者想要进入,政府在考虑令其在固定区域内试运行,以少量的车辆证实可以有效管理之后,才决定是否发放正式牌照。

6家企业一共投放10万台车 只有一半有效利用

新加坡政府之所以要立法对共享单车监管,而且采取的是白名单牌照制度,就是因为共享单车企业的投放已经引发了乱停放、干扰公众秩序的问题。

媒体报道显示,新加坡目前有6家共享单车经营者,还有正在路上的第7家。目前投放市场的除了普通自行车之外还有电单车。

ofo和摩拜截至去年10月,在新加坡投放各约1万台车。此外,当地车辆经销商Eco Biz International将引入中国小米生态链的小白单车开展业务。至于新加坡本地企业就有oBike、GBikes、SGBike三家,仅投放普通自行车。

除上述6家公司以外,一家名叫Neuron Mobility的公司也曾同时测试投放20辆普通自行车和50辆电动自行车。不过公司创始人说,投放只是为了确认用户到底是喜欢普通的脚踏车还是电动车。目前来看,用户喜欢电动车的多一点。

报道称,上述所有单车企业总共经营约10万辆共享单车,即便如此也仅有约半数是经常有人租用。剩下的车辆则乱停乱放和被挪作私用。

有市民向报纸反应说,她坐轮椅上街,但是停放的单车挡住了道路,只能请别人帮忙挪开。《联合早报》也同时记录过另一段当地一男一女故意破坏电单车,并将其扔到沟渠离开的视频。单车乱停乱放还延伸到了新加坡的公共房屋“组屋”,有投诉显示两辆小黄车阻塞了楼道。由于公租房的申请条件比较严格,在这种房内出现扰乱秩序的行为,尤其受到当地人的批评。

此外在新加坡的东海岸公园和双溪工业区,也偶尔会出现将多辆共享单车倒放在地堆起来的局面,更是让连随地吐口香糖都要控制的新加坡人不能容忍。

10万台的投放量,简直不能跟中国的三线城市相比。根据每日经济新闻去年10月份的数据表明,在国内主要城市暂时停止单车投放前,诸如郑州、福州、南宁等城市都投放了10到30万辆车。

然而即使是这样的投放量都让新加坡人感到治理的压力,这就是上述新的修正法案出台的背景。

设置“黄格子”公共停车处 先扫二维码再停车

新加坡解决单车乱停放问题的手段比我们更先进吗?

新加坡陆路交通管理局会在今年下半年,在所有的公共停车处设置二维码。所有共享单车经营者,要规定用户在停放单车时先扫码,以证明自己没有乱停车,否则要继续付费。

不过用这种方法,暂时不清楚怎样规避人们先把二维码用手机拍下来,然后在附近属于停车处外面的位置停放的问题。

更先进的方式是采用所谓电子围栏技术,在车辆和停车处附近放置能相互识别的RFID标签。

根据《联合早报》,6家运营商中只有SG Bike已推行这个技术。该公司于去年8月底在武吉班让投放300辆车时,已在指定停放区装置RFID器材,并且对随意停车,而且五分钟之内没有找好位置再停车的用户扣除1到5新元的罚金。

至少从摩拜和ofo这两家所投放的车辆来看,目前还没有收回车辆并重新部署RFID标签的可能性。不过新加坡政府是不管企业怎么实施的,它只看结果。

按照现有规定,每辆被发现的乱停放的单车,会对经营者处以500新元的罚款;而不能有效管理单车的经营者,在修正法案通过之后,可以获得罚款最高10万新元、缩减车队,以及暂时吊销甚至撤销经营执照等更严厉的处分。

如果按照新规定,必须严格在政府所规划的停车区域停车的话,无桩共享单车的使用体验,会近似于之前的有桩单车。如果找不到停车位,就只能走更远一点。因此市民们会关注是否有足够数量的停车位提供。

就目前的投放量与停车位的比例来看,暂时不是问题,但以后怎样就不好说。目前在新加坡的地铁站、巴士站、组屋区及公园,共有超过17万个停车位;到2020年计划增设另5万个停车位。

除了上面说到的拍二维码之外,用户钻空子的可能性还包括:盗用他人的身份骑车,或者把别人停好的车辆搬出停车位等等。对此,多位区议员同样建议从执法处罚方面加大力度,比如增加罚款,或者勒令参加社区服务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