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 “今年过节不收礼”,你头脑中马上会跳出 “收礼只收脑白金”。

无可否认,广告已经深及骨髓。在铺天盖地的广告洗脑时代,谁也不能独善其身。不过想要在满天广告飞的信息时代玩出花样,让别人眼前一亮可不容易。如果你没有杜蕾斯这样惊人的文案能力,你还可以选择提供车载户外新媒体服务的公司——碧虎科技

注意力经济时代下,新媒体广告还可以这么玩

“随着信息的发展,有价值的不是信息,而是注意力。” 诺贝尔奖获得者赫伯特·西蒙这个观点被称为 “注意力经济”。而广告媒体是 “注意力经济” 中的关键介质。

广告最主要的两个关键因素是,内容和投放。内容方面,像杜蕾斯一样优秀的文案强者层出不穷。不过广告的投放就没这么乐观了。广告的投放目前有两种逻辑:

  • 一是制造注意力,如铺天盖地的博眼球式线上线下广告宣传。很明显这样广撒网的烧钱模式只适合 “不差钱” 的大公司;
  • 二是利用已有的注意力,如电梯媒体分众传媒,将人们等电梯的 10 分钟无聊时间,变现为一个估值 1000 亿的公司。这样有重点且灵活的方式可以覆盖更多的的企业。

不过,碧虎科技的出现让新媒体广告的投放又多一种可能性,在充分利用现有注意力的同时也在制造更大的广告效应。碧虎科技在传统的车载户外新媒体应用场景上加入了互联网技术,让营销玩出了新花样。

成立于 2015 年的碧虎科技,致力于汽车物联网服务的研究与商业化,通过云计算和专利软硬件产品建立人车互联网生态体系。其目前已经研发出了打通互联网交通入口的产品——聚骄车屏。该产品是碧虎科技全球首创的智能在线车载移动户外广告新媒体 ,将云计算、超短焦微投技术和营运车辆 LBS 定位完美结合。

碧虎的创始人王剑锋曾在媒体报道中表示,人们只有在开车、走路的时候,才有可能稍微放下手机看看路面,车载广告将是广告投放的最后一片净土。他向动点科技解释到:

“我们对人群的注意力做过分析。人在开车状态下有两个特点:一是只能听和看前方;二是被动的接受信息。平时我们在玩手机的时候可以主动选择我想看的信息,但是开车时,人目视前方,前面车辆后屏上的广告会强制人接受,而且不会被人们排斥。”

不过在出租车上面贴广告不是见怪不怪吗?何来创新?王剑锋先与动点科技分享了一个小故事。

“我每天开车时间在两小时左右,期间堵车的时间远超过 10 分钟。“王剑锋深刻的体会开车一族的痛苦:“而且,我在开车期间需要集中注意力,不能玩手机,这个过程其实很无聊。有一次我突然想到,如果前面的车后屏上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就好了。”

什么是好玩的事情?王剑锋认为与传统出租车贴海报的无聊模式不一样,出租车后屏上应该有新颖、美观、有趣的广告。在车身上投放广告不足为奇,如何将 “老瓶装新酒”,让车载广告可以有趣得让人眼前一亮?聚骄车屏就是他探索的答案。

硬件软件齐头并进,线上线下协作发力

“创业就是’ 替天行道’,行的什么道?行的是发展的’ 道’。所以,碧虎的创新是前所未有的,我们走了一条没有先例的路。” 王剑锋说。那么,这条没有先例的路究竟是怎么走的呢?

硬件方面,碧虎科技给出的解决方案是先在出租车后屏上贴一张透明的膜,然后再利用超短焦投影技术将图像投放到屏幕上。所谓的超短焦投影技术就是在投影仪离屏幕非常短的距离内,可以投放出清晰正常的图像。但是因为用于车辆内的超短焦投影技术研究 “前无古人”,无法借鉴经验,碧虎科技在硬件研发的路径上经历了不少的跌跌撞撞。

王剑锋回忆道:“一般超短焦投影技术是用在家庭环境下。这样的民用投影仪在高温下的耐用性和温差大情况下的稳定性都很差,不适用于车内。车内的投影仪需要更严格的标准。” 不过,幸亏王剑锋曾经在摩托罗拉有过丰富的工作经验,所以对严格的硬件军用标准非常熟悉。他带领一支来自惠普、摩托罗拉、海能达的研发团队突破了早期在硬件上的瓶颈。

目前,其超短焦投影是全球唯一一款可以在车上使用的,不仅适应车内复杂的环境,而且投影仪大小合理,不会占用出租车内大量空间。

软件方面,碧虎科技集合云计算和 LBS 技术,研发了一个可以从云端管控广告投放的大数据管理系统。“云计算是我们的核心。” 王剑锋强调。传统的线下广告成本高,受众覆盖率不准,而线上广告却无法预测效果与相关数据。王剑锋表示,通过集合云计算和 LBS 技术,再结合硬件投影,碧虎科技可以将线上线下广告的优点集合,同时还可避免传统方式所带来的问题:

“我们把每一块车窗玻璃变成一个展示广告位,并且是流动化、精准化地传播。云计算和 LBS 技术的结合可以实现千车一屏和千车千屏。千车一屏可以面向需要大面积、大声势宣传的广告主。千车千屏主要面向一些经费有限的创业公司、酒店等一些需要客流量的场所、有信息定制需求的个人。”

一位男客户给女朋友的惊喜

假如一家酒店想要在聚骄车屏上做广告,他们可以通过 App 购买了这个服务,并选择广告播放时间,如下午六点。下午 6 点时,系统会定位到这家酒店周围 1 公里内的出租车,并在这些车上播放酒店的广告。酒店也可以通过 App 实时监控广告投放的车辆状态。

目前,碧虎科技按每次广告收费,一次广告时间是 15 秒。不过,王剑锋补充说明了:“我们考虑到路上实际情况的不一样,现在给产品增加了新功能。现在我们以车速为标准切换广告。车速超过 17 公里每小时,15 秒换一次。低于 17 公里每小时,10 秒钟换一次。也就是说堵车等红灯的时候,广告会换得频繁一些。”

除此之外,因为是通过云计算处理,聚骄车屏后台系统可以直接快速切换信息,免去了传统出租车还要将车辆召回重新贴海报的过程,可以保证信息的时效性。目前,聚骄车屏在社会公益,紧急信息传播方面也有明显优势。如,聚骄车屏曾经帮助上海市公安局紧急发布了孩子走失的消息。

车屏广告是建立互联网交通生态的入口,目标是让乘客免费坐出租车

碧虎科技创始人王剑锋

已经连续融了三轮资金;已经拥有京东、支付宝、交通银行等数十家大广告主客户;已经与上海多个政府部门合作并取得相关支持;已经与上海的强生等出租车公司合作,产品装车量达到 10000 辆······

作为一个行业内首创该方案的公司,碧虎科技用两年的时间已经交出一份很乐观的答卷。不过,王剑锋表示:“我们不止于此。”

据王剑锋透露,上海的出租车一共 50000 辆左右,碧虎科技的 “野心” 是在 2018 年承包一半——也就是装车量达到 25000 辆。同时,其也将在深圳等一线城市开始上线服务。“我们这个项目很多时候被人看成是一个传统的出租车媒体,但我们最终却是一个车联网服务商。现在我们以营运车辆为切入口,不断的增加装车量,覆盖市场。装车量的积累不近可以形成相当的竞争实力,同时也可以比较低成本地吸引更多的 C 端流量。” 王剑锋补充解释:

“我认为很多车联网企业最终没做起来的主要原因是他们没有盯住营运车辆。营运车辆是一个高频次车辆,影响力会成倍增加。一辆出租车从 A 点移动到 B 点收取的几十块钱打车费,实际上是位移价值的变现。那么我们现在通过对车的改造,挖掘了它在移动过程中更多的价值。如我们安装在车内的设备带有 wifi 和 GPS 功能,车辆会在行驶的过程中产生了大数据。以后乘客在车辆内使用我们的 wifi,也会将行驶里程形成大数据积累。这些数据累积起来,可应用的场景就非常广了。”

大数据时代,AI、互联网区块链等技术都是获取数据的入口。所有的人都在等待数据累积,应用爆发那一天,不过王剑锋表示,具体的应用场景现在还需要一段时间成长成熟。“不过,我的目标是让乘客免费坐出租车。” 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