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教育发布会,教育市场难买帐

苹果3月底的春季教育发布会,除了发布一款低价的 iPad ,同时宣布了一些校园优惠措施,例如使用学校官方开设的iCloud账户,每人获得200GB的存储空间。

如果单纯就丰富iPad产品线的诉求来考虑的话,那么苹果这款低价iPad产品进一步的拉低了iPad的入门门槛,甚至在承担以前iPod touch所承担的,让低价位消费者实现iOS入门的任务。

但是毕竟苹果自称做这个发布会的目的是为了教育而不是促销。所以新发布是否能够被学校接受才是重点。不幸的是,真正在教学过程中使用电子化教材的学校,似乎并不满意苹果这次的表现。9to5mac 聘请了专门的教育评论员,对这次发布会给出了比较负面的看法。

这篇评论认为,苹果虽然给学校IT部门和老师提供了非常基础的定制化方案,根据ClassKit等如果稍加开发,也确实可以做出适合本学校的定制教学计划。但是学校的主要目的是教学,而不是做开发。所以学校上下可能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顾及教学计划之外的事情。电子教具的目的应该是帮助老师和学生们减轻日常事务的负担,而不是反过来,通过增加他们的认知成本,给他们的生活平添新的压力。

所以在美国学校中,基本都偏向使用早已经定型的工具,并且使用它们的缺省设置。例如,想实现在校内跟学生们聊天,会直接申请一个谷歌G Suite套件,而如果要进行文档处理会直接使用微软Office、谷歌文档或者苹果的iWork办公套件,他们并不在乎这些工具是否专门为学校作了量身定制。

彭博新闻转引研究公司Frost&Sullivan的数据称,去年全球教育技术市场的收入为17.7亿美元。据Futuresource Consulting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第三季度美国幼儿园到高中的学生群体的移动计算出货量占比,Chromebook或Android平板占有60%的市场份额,Windows电脑占22%,Mac和iPad加起来占17%。

正如上文所提到的那样,谷歌服务以及能通过浏览器和家长控制,来访问大多数教学需要的网站的设备,已经足够使用。接下来要做的就是造价足够低廉而且坚固耐用。众多使用谷歌安卓系统的平板电脑,可以将造价压缩到100到200美元,而且都提供相对坚固耐摔的外壳和保护膜,即使在屏幕分辨率、响应速度等指标上有落后,但是也是符合教学要求的完美选择。所以不难解释为何谷歌拥有强大而稳定的市场份额。

接下来微软和苹果大致平分秋色。但值得指出的是,微软现在仅有一个供桌面、笔记本电脑以及可触控平板同时使用的统一的Windows系统。大多数运行在桌面电脑上的软件,都能够顺利的运行。当孩子的教学用不到这些复杂软件的时候,又可以选择Windows 10 S模式暂时封锁。所以,一台电脑理论上可以让学生从小用到大。

苹果的市场份额是由Mac和iPad共同组成的。但现在,苹果显然想方设法在校园市场当中压缩Mac的比例,转而提升iPad的比重。

实际上,Windows或macOS对校园优惠的重要性,不仅在于系统和设备本身,还关系到其他一些针对校园的产品如Autodesk、Adobe等公司产品的运行环境。这些重量级和专业的软件产品显然不能在iOS和Android找到替代。

如果执意要压缩桌面系统的比重,那么苹果想要做到的是,让孩子们在学校时期就认识到iPad也是一种生产力工具,正如他们之前所进行的一系列广告宣传,将iPad作为PC使用,但似乎很难取得人们的认可。

iPad作为生产力工具本身的单薄,短时间之内难以通过刺激开发者解决。苹果这一次在iPad版Pages上引入了制作电子书的工具,但这个工具的专业度显然比不上桌面版的iBook Author。同样你也不能在iPad上使用Xcode的替代品编程,虽然有一款名为Swift playgrounds的游戏,但是仅仅能起到入门的作用。

总之,没有理由让孩子们在学校使用一套设备,到了真实的世界当中又去学习另外一套设备。实际情况下iPad在校园当中的大多数应用,还是需要通过浏览器上网来解决;但一旦沦为一个网络浏览器,它跟安卓平板相比就没有任何性价比上的优势,还不用说屏幕很容易碎,碎了很心疼。

历史上苹果曾经做过针对教育领域的专门发布,第一次是在21世纪初,推出了最后一款使用CRT显示器的Mac产品eMac。但当时只宣布针对教育渠道贩售的做法失败了,后来就变成了廉价的Mac消费级产品,任何人都可以买。此后这种入门级的Mac产品就演变为了不带显示器的Mac Mini。

更多苹果在教育领域的做法,都和eMac类似,最终没有完全起到原本设计的为教育领域提供方案的作用,而是丰富了面向大众的低价消费级产品线。估计这次也不例外,打着面向教育市场的旗号,最终只是给市场推出了一款2000块钱以内的iPad选择而已。如此一来,也难怪我会听到有人阴暗的揣摩说苹果是在变相清理库存零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