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业反Airbnb,出租车反Uber:共享经济在香港遭行业强烈抵制

3月,Airbnb在香港发布最新运营数据,其香港活跃房东有5000名,接待大概46万人次,希望香港政府为共享经济监管松绑。

香港酒店业主联合会就此召开记者会,批评所谓共享经济是“糖衣毒药”,在目前的违法运营状况下,租住者的权益不受保障,对经济也没有贡献。

酒店业主联会执行总干事李汉城的原话颇为辛辣

“他们付出了些什么?我们投资好几亿建酒店,又提供工作机会,遵纪守法。但是一下之间有人走过来说,要跟你共享这些东西,这跟抢有什么分别呢?你不如去开个‘大锅饭’,大家都平均分配好啦!”

与Airbnb的要求针锋相对,李汉城促请香港立法会尽快修订《旅馆业条例》,他们不仅希望法律直接证明共享民宿是无牌经营,更要建议让入住的顾客也要承担刑事责任,以增强威慑力。

无独有偶,另外一个共享经济的典型案例——专车行业也受到香港出租车行业的抵制。

日前,由出租车行业社团组成的“反对白牌车大联盟”(香港管没有获得出租车牌照,非法运营的私家车叫做“白牌车”,即内地所称的“黑车”)发起慢驶抗议行动,约100辆出租车以蜗牛般的速度在闹市区绕行,在中午12点鸣喇叭半分钟,宣泄不满;更有出租司机高喊口号叫“Uber滚回美国”。

Uber自2014年引入香港,严格而言至今始终是非法经营,多次有司机被警方“钓鱼执法”后被捕。但事实上这种网约车服务颇受欢迎,三年内接载超过100万人次。

“反对白牌车大联盟”发言人陈民强指出,在网约车业务的蚕食之下,出租车业界近年来收入剧减20%。

针对民宿、顺风车、共享单车等共享经济业态,酒店业、出租车行业以及(可能的)自行车销售商,都可以被认为是在新经济到来时的所谓因循守旧的既得利益群体。但这种简单的正邪二元对比,并不符合事实,也对原有的经济形态不公平。

实际上,一旦共享经济运营商自身管理不善,则民宿需要借用酒店业监管者的一部分精力,专车需要管理出租车行业的交通运输有关部门来规管,而共享单车可能需要市政、城管等部门,帮一些不具备调度能力的运营商善后。凡此种种,都属于耗费共享经济之外的社会资源来帮他们,体现出明显的负外部性。

面对这种在行业发展之初必然存在的混乱局面,是采取一刀切的政策,不符合标准的根本不给发展的机会;还是先放任其野蛮生长,再慢慢等待监管措施跟上,体现了两种不同的管理和发展思路。

与此同时,传统行业对新兴经济的口诛笔伐,也不是每一次都能获得市民和社会同样的反应。例如,市民们对于酒店业控告民宿的情况可能会支持,但对于出租车行业要求对网约车监管,就多有批评和讽刺的声音 。

在香港,民宿拥有生存空间,其最大的原因还是正规的酒店行业定价实在太高。但李汉城说,计算酒店房价不能单凭定价的数字涨跌,而是要结合通胀因素共同计算。如果计算通胀的话,现在的酒店房价和1997年刚回归的时候相比,是下跌而不是上升。目前3-4星酒店的平均房价是约1000港元,而且这其中含有优质地段的物业费用,提供优质服务的行政管理费用,还有客人可以得到保险的保护。

但是,路透社就指出,很多香港市民认为香港的出租车服务质量参差不齐,拒载、绕路和辱骂乘客等问题时有发生,而Uber等网约车服务待客较为周到,他们宁愿多花钱。

Airbnb的发展如果始终是偏民宿行业的话,那么对于全球的酒店业者来说都是挑战。只不过来自香港酒店从业者的声音还是体现出,在香港这个更具法治精神和遵守规则的社会当中,要做“秩序破坏者”可能需要承受更大的社会压力。

但Airbnb本身作为平台方,也并非仅仅要做民宿市场。事实上,今年2月,Airbnb首度联手酒店分销技术商SiteMinder,帮助精品酒店和民宿在其网站上展示房源。此时它已经开始从专门的民宿平台向OTA方向蜕变,这也自然更有利于其实现将体验业务扩张到全球1000个目的地,及10年后每年服务10亿用户的“小目标”。

至于网约车方面,由于优步现在自顾不暇,美国总部出现诸多问题,所以在香港的运营方面目前仅仅是维持现状。但香港的监管部门,却对网约车的兴起实施开放态度。政府已决定在不远的将来,会尝试对网约车颁发牌照;至于出租车行业,就开始试运行价格较高的精品的士服务,希望通过提升服务质量挽回乘客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