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刚,我一直想知道你做这事有没有压力,因为你不说。今天你终于说了实话。”  — 王坚博士

2018 年 5 月 27 日,下午 5 点,2050 青春奖颁奖典礼,志愿者答谢会,第一次,在舞台上,我哭了。该谢谢其器老师,原本给了每个人要感动王坚博士的任务,我在明知道我们需要提前结束的情况下,任性的讲了很多,王坚博士的确落泪了,只是我把自己也带了进去。

我是那种心里有再大的波澜,都基本不会表达出来的人。但其实是双鱼座的我,是很感性的人。所以既然讲出来了,我就该讲清楚吧,我也更想知道我到底为什么会落泪,免得遗憾,也留个纪念:

原本安排的登台,我是想让 chenchen,我们一个 90 后女生去说的,她是这次动点团队参与 2050 最深的人,可以说一个人撑起了探索展位的半边天。她最能代表我们动点的志愿者团队,她们因为 2050 所承受的,一定比我多。(ps. 同事路璐刚给我说,其实 2050 的双微也是我们在发,每天都是弄到晚上 1,2 点,我都不清楚这事。) 而我,只是给了这些年轻人一个很任性的个人决定。

-2050 前-

我其实不能算是最早参与 2050 的人。其器老师在第一次采访完我时说,物以类聚。或许真的这样。特赞的 Fan Ling,极客邦的 Kevin 其实认识好久了,但因为交集不多,几乎没有正式的合作过。这次 2050,最开始是特赞的朋友介绍我给锦木,然后锦木给我约了在博士的博悟馆见到了他(具体过程请见 2050 最初的宣传材料,这里不累述了)。后来第一次志愿者动员会,我发现 Kevin 是主持人,他在台上介绍我说,说我来了,他就轻松多了。当时没完全理解这段话,心里还有点美滋滋的,没想其实掉进了一个 “大坑”。开始博士给的任务是 20 个展位,后来说 100 个,然后 130,150 个,探索展区就这么来了,其间的过程相信团队比我清楚多了,不多写在这里。只想多说一句,在我看来,也许看过的科技产品太多,探索展区里面最牛的几个展品,其实还是博士介绍来的,所以展区的出彩博士有太多的功劳。

-2050 中-

2050 的几天,我觉得我的人格是分裂的。

也许是真的到了这个年龄了,最近一两年频繁碰到和年龄有关的事,去年离开大学 17 年聚会,今年因为得了英国杰出校友回到离开 10 年的英国等等,可今年又被拉进 2050 和年青人混在一起。2050 有青春舞台,其实我特想去唱歌的,但是没有找到能够收留我的乐队,所以没唱成,结果我却成了主持人了,我的搭档还是接近 00 后的专业主持。然后彩排的时候,我不专业的一点不紧张,人家专业的特紧张,因为我不念稿子主持惯了,每次我说的都不一样,搞得人家不知道该怎么接。

我从不跑步的,然后也去跑了,但是后来看到抓拍我的几个视频镜头,我都是在走路的,特尴尬。2050,让我做了太多年青时做的事情。

2050 的几天我真的很忙。公司最近很多很重要的事情,而这边各种志愿群不停的有信息。在杭州几天,每天都在半夜 12 点吃小龙虾,因为白天没时间陪我请来的两个团聚的朋友:英国校友大师讲堂还有我那帮 05 年开始就认识的的老博客们的 “史前互联网聚会”。我真的很愧疚。英国校友大师讲堂,其实人家之前办都是免费参加的,但是我之前没给人家说清楚,后来搞的人家特别担心会有多少人来,担心不好给英领馆交代。“史前互联网聚会” 的 40 多个人,真的是从天南地北过来的,有的真的是 13 年没见面了。这个聚会,其实是我这次 2050 里非常期待的环节,因为我真的很想坐在里面,没有任何压力和商业目的,听这些人分享他们这些年做的有意思的没有任何 PR 的故事。但是我做不到,因为没有时间。晚上晚饭赶不上,第二轮夜宵也赶不上。26 号晚上是青春舞台,结束的很晚,我一结束就往那里赶,路上还收到他们微信说,能买水么?我说啥意思,结果他们把那地方的所有能喝的都喝了在等我。我到了,别人说,你到了,我们就可以散了。其实这些人,没必要到 2050 的,也许到走了都没搞清楚为啥要交这 330 元到 2050 开。我没有接待好他们,虽然他们都不在意这些。最重要的是,我们这些 “老博客”10 几年前作为年青人也在做着和 2050 精神一样的事,现在又在 2050 重逢,这种现实和往事的冲击让我承受不住。

最让我难受的是,我相信我公司很多没有参与 2050 的同事都无法理解我的这种任性。我们离 TechCrunch 大会只有一个月了,除了地点定在了和 2050 一样的展区,其它好多事都没定。每次到展区,我是又开心又担心,因为 1 个月后怎么办?我心里其实特别着急。看到我的同事,我就觉得对不起,因为我的任性,2050 之后,大家没时间休息。

-2050 后-

大家都知道博士的口头禅:不知道我表达清楚了没有。虽然我们每一个主要发起人做的都不够好,但是博士寄托在 2050 上的心思真的我想我应该都知道。05 年,当时我们有一批特别单纯的博客,那时大家没有功利心,大家写博客就是纯粹的爱好和思想交流。那时候我们每年都按自己的方式开大会,每年找个地方,赞助大家一起想办法找,话题也是各自提议,场地什么的大家分别找哪里免费哪里最好。其实那时做的在我看来就是 2050 的迷你版。那时我们没有这个能力和能量,能像博士一样带着我们给大家一个这么大的舞台。但是我们那时的这群人里如今出了不少知名或是不知名的牛人,比如美团的王兴,百姓网王建硕,有赞的白鸦,兰亭集势的文心,拍拍贷的 Jack 等等。我相信我曾经经历的,所以相信博士的愿景,相信 2050 中的年青人在未来一定会出现很多有更大能量的人。

但是,我也真的很想告诉 2050 的年青人,你们所置身的 2050,是一个理想之国。因为这个理想之国的背后,有太多的困难是博士,锦木等等没有走上前台的人带着我们为你们挡掉了;而你们所看到的志愿者们,也是一个非常特殊的群体,他们 “傻傻” 的支持着博士和 2050 的精神。林肯公园有首歌叫 “One More Light”,歌词里说:天空中的繁星,如果有一颗消失,可能没人会注意到;身边走过的匆匆路人,你也可能不会在意。但是 We Do(我们在意)。 2050 就是希望在这个商业的世界里,用它和志愿者的力量帮助更多的年青人,给他们一个哪怕只能延续几天的理想之国。在 2050,你看到的也许不是最现实的,但是你要相信未来一定会变成真的。

2050 的责任和迷茫,动点工作的压力,博客老友见面的感伤,年青人的无畏和纯粹,2050 的曲终人散,等等等等,这些点滴,如果单独出现,我想我都可以压在心底,但是当这些因素都集中出现在 2050 的时候,我再也隐藏不住。

致敬 2050,这个理想之国。

卢刚
2018 年 5 月 28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