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对人工智能的定义非常严格,如果仅仅是用数据库堆积起来的 “人工智能”,用户会无情地将其称为 “人工智障”。那么,什么样的人工智能不会被嫌弃?

“人工智能不仅要有智商,还要有情商。” 纽洛斯的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家李康认为,理想状态的人工智能必须要有情商。“在将来的十几年中,我们必须要重视人工智能在情感方面的开发。” 他说。

关于情感智能的研究,早在 1997 年,MIT 媒体实验室 Picard 教授就提出了情感计算的概念。他指出:“许多人不知道情感有助于理性和智能行为,普遍认为计算机的情感是一种空洞无聊的东西,就像蛋糕表面上的一层糖霜,可以用来使之更为悦目,但没有真正实质上的意义。” 但是,实际上,计算机通过对人类的情感进行获取、分类、识别和响应,可以帮助使用者获得高效而又亲切的感觉。

近年来,人工智能疯狂地席卷各行业,其中以人脸识别、深度学习和自然语言处理技术为典型代表。在数据库与算法的支撑下,市面上出现了大量的行业应用,如医疗行业的 AI 影像辅助诊断、家居场景机器人、工业机器人等等。不过,大部分应用依旧只是解决了人工智能的 “智商”,没办法让人工智能有 “情商”。如,强大的人脸识别技术也只能知人知面,但是不能知心。

如果说语音交互技术是 “察言”,那纽洛斯的情感智能就是 “观色”。“察言观色” 的能力即是人类情商的重要体现。纽洛斯就是一家让人工智能从人的面部就可读懂 “人心” 的情感人工智能公司。其利用独立发明的血谱光学成像 ( TOI)技术,开发出情感人工智能引擎 DeepAffex。该引擎可实现用普通摄像头通过最前沿的图像分析和深度学习方法获取面部皮下血流信息,使得智能设备能够非接触地精确测量人的生理和心理状态(血压、呼吸、心理压力、情绪等)。

“我们在观察一个人的情感状态,多是以表情来判断。一个人的面部在百分之九十几的时间内是没有表情的。这时候你想要了解一个人的心理状态,就不能通过肉眼观察,只能揣摩心思。” 作为多伦多发展神经科学的教授,李康对人的情感表现状况非常清楚:“一个人平静的面部表情下,可能有内心的波动却很大。然而,这些无法依靠现有的人脸识别技术了解到,因为通过面部点位识别只能看到表面现象。”

如何穿过表层现象看内心活动?李康认为没有现有的解决方案,所以与团队一起研发了血谱光学成像技术。“我们内心有情绪活动时,血管上的血液会有微弱的变化。而人的皮肤是半透明的,光打到脸上后,并不会马上反射回去,光会先穿透了表皮到皮下,将皮下的棕色色素和红色血红蛋白反应出来。这个时候就可以用一般的光学摄像头捕捉这两个信息,我们可以从探测的血红蛋白浓度和提取的面部血流信息来了解一个人的内心状态。” 李康解释了该技术的基本原理。他认为以生物技术的角度出发,可以更加真实、精准的反应人的原始情感状态。你平静的表情可以暗藏紧张、不安、焦虑的情绪,但是血液状态会出卖你的真实情况。

基于核心的血谱光学成像 ( TOI)技术,纽洛斯开发了深情智能引擎 DeepAffex 和人工智能健康助手 Anrua。DeepAffex 是基于云端的情感智能引擎,它可以对血谱光学成像 (TOI)技术获取的面部血流信息进行分析计算,采用信号处理和基于深度学习的模型来识别、测量和预测人的心率、心理压力、血压、呼吸、情绪、个人情绪等。而 Anrua 则是一个可通过手机内置摄像头测量血压、心里压力水平的 App,是便携版的 “DeepAffex”。在 Anrua 上,用户只需面对手机镜头 30 秒钟,即可测试出当前的心理压力状态。

App 上的检测报告

这样一个非常前卫的技术,令我们想象到一些很酷的场景:警察在审问嫌疑犯的时候,可以知道嫌犯是否因为说了假话内心情绪有变化;老师在上课时,可以知道哪些小朋友没有问题。哪些小朋友有些焦虑,哪些小朋友注意力不集中。“你只需要一台手机或者电脑,你就可以做各种各样的检测。” 李康表示,DeepAffex 有着广阔的应用前景,安防、医疗、游戏、教育等都是理想的场景。“我们还曾分析过希拉里在竞选演讲时的心里压力值和血压心率变化。” 他说。

据李康透露,DeepAffex 主要面向 B 端,让其他企业可在产品上增加情感智能功能。目前,其已经和一个国际视频设备厂商合作。” 他们希望把这个产品应用在游戏中,可以增加趣味性与刺激程度。“他解释道。而 Anrua 则主要面向 C 端用户,据悉,纽洛斯已经和一家手机厂商合作,将 Anrua 放在手机应用中推广。“我们的 App 将于今年 9 月份上线。我们的生活充满了压力,但是很多人却没有给自己的压力做评价的策略。希望更多人可以随时检测自己的心里及生理状况,再进行及时有效的干预调节。”

“我们的团队一半是心理学出身。一半是做技术的。” 李康笑称,纽洛斯是文理科结合的成果。纽洛斯的总部位于多伦多,在人工智能火花四溅的时代,这家 2015 年成立的公司一直默默无闻,也尚未融资、拥抱热钱。“我们还是希望与资本的合作不只是在资金方面,资本要懂我们做的事情,并且有产业资源。这样才可以合作共赢。” 李康说。

现在,人们更多的注重人工智能技术的 “智商”,我们暂且称之为人工智能的青少年时代。然而,纽洛斯已经在考虑该技术的成年时代,这是一种前卫的思考与实践,同时又充满了未知的挑战。不过,李康很乐观,他认为这是不可逆的发展趋势。虽然,目前人工智能还有很多需要明确的事情,如商业模式、技术打磨等,但是李康表示把眼光放在未来是一种积极的应对方式:“就像 DeepAffex 做为一个云端引擎,我们就会考虑用流量来赚钱。其实,我认为将来人工智能的商业模式还是依靠流量实现盈利。”

 

题图来源:123R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