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说电视剧中,我们已经感受到了佛教寺庙总是卧虎藏龙,高手如林。但是将寺庙与各种黑科技结合在一起,也许很多人尚且闻所未闻。北京龙泉寺就是这么一个将佛法和高科技结合的寺庙。

相信很多科技圈的人都知道龙泉寺与微信创始人张小龙的故事:当年张小龙在龙泉寺小住时,正是微信研发的困难时期。非常苦恼的张小龙得到了寺庙内僧人的指点,后来自己闭关研发,终于成功。这就是 “中国最强科研实力寺庙”——龙泉寺,里面的很多僧人都是 IT 界的极客,例如龙泉寺信息技术中心的创始人贤信法师,毕业于北京工业大学计算机系,曾经是一名程序员。佛法和科技,听起来似乎是不着边际的组合,他们有着什么样的故事?

在 TechCrunch 国际创新峰会杭州 2018 主论坛上,贤信法师以 “佛法、科技创新与初心” 为主题,分享了最淡然的佛法与最酷炫的科技之间的碰撞。

“我出家是因为对佛教的信仰,个人觉得这是非常有价值的。当时寺里的 IT 方面什么都没有,但我觉得很需要这方面的建设。因为自己的 IT 背景,所以我从零开始做起,后来找到一些志愿者一起做,慢慢形成了一个团队和信息中心。” 与世俗的很多功利性起因不同,贤信法师的选择与行动只是遵从内心的方向。这样做科技的态度吸引了很多志愿者,他说:“志愿者愿意参与说明这件事的价值被大家所认可。大家觉得有意义,所以不带任何功利心参与其中。”

很多人捉摸不透佛法与科技怎么联系在一起,贤信法师则很简单的解释: “其实中华传统文化和现代的科技文明并没有那么远的距离。” 他认为,佛法和科技有相共的地方。“它们最大的共同点是讲究实证,一个是对外在世界的实证,一个是对内心的实证。另外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追求的方向都是求真,科技是追求外在世界的真、物质世界的真,佛法是内心世界的真。很多在科学上做出探索、在技术上做出探索的人,最开始是抱着想为人类做贡献的心,佛教提出最慈悲的追求也是相共的,这是他们的共同点。” 他说。

既然有了 IT 中心,龙泉寺也会开始研发科技项目。这些研发志愿者也许来自一般的科技公司,但是在这里的研发氛围却和在公司不一样。“我们把工作当做自己的一种修心方式。在工作过程当中遇到问题时,正是我们实践佛法的时候,我们会自己反省。” 贤信法师说道。

据介绍,龙泉寺信息中心刚开始成立的时候是从基础的佛门信息化建设做起,近几年主要在研发人工智能技术相关的项目,如贤二机器僧和对佛教《大藏经》的整理项目。《大藏经》是对佛教所有经典总的集合,容量有上亿字。原计划成千上万的人要花 10 年完成这个项目。但是人工智能出来以后,可以从传统 OCR 识别转变到用机器学习技术,提高准确率也提高效率。目前的人工智能技术已经可以给古典经书做标点。

而贤二机器僧的诞生则是一个机缘巧合。“2015 年的时候来了一个人工智能专家的参访团,正好我叫了动漫中心的法师和他们交流,然后他们在会议上产生了贤二机器僧的创意,而且当年就做出来了。” 贤信法师回忆道。目前市面上的机器人数不胜数,但是贤二有他的独特之处。“贤二有两个特点:第一是内涵,它的很多回答都是来自出家人真实的修正经验,这是可以触动人心的。第二是形象,它的小孩子形象非常可爱,和过去高冷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形象是不一样的,大家会感到亲切。” 他说。据贤信法师透露,随着人工智能发展,贤二可能会有更多的技能,如果在语义识别层面上有突破的话,包括对中国的古文、佛教的古文的突破,贤二就可以读经书,梳理经书里的脉络和联系。

贤信法师虽然一直都对科技非常热爱,但他表示出家前后的心态是不一样的。“出家以后,我对科技的看法反而变得更积极、更辩证,以前相对消极一点。” 他认为呆在行业中会感受到焦虑或者浮躁,但是出家以后则会看到科技正面的贡献。“现在感觉科技这是比较纯粹的,它就是一种工具。它的作用取决于用它的人的内心。我们的内心是善的就会往善的方向用,我们内心有憎恨就会往不好的方向应用。” 他说。

对于世间来说,很多人是看到了技术所带来的经济利益,不过龙泉寺并不考虑这个因素。对于佛家而言,普世意义更重要。现在贤二公众号已经有 130 万粉丝,从商业角度来看,贤二已经是很大的 IP。但是贤信法师表示贤二机器僧只有一个,只为放在寺庙中,并不会大规模商业化。他说:“佛教在社会上本位价值不是经济上的价值,而是净化人心。一个宗教团体要立足自己本质价值才能够给社会提供真正的帮助,信仰层面才是我们的核心。”

而纯粹的初心正是很多科技创新者所缺乏的品质。贤信法师在谈到对国内创新环境的观点时表示:“中国的科技创新有一点浮躁,仅从技术和商业两方面去考虑。但是像美国的科技创新,把科技、人文、商业结合的非常好。我们缺少平衡科技的维度。” 他以曾经的一个实际例子解释道:“比如亚马逊的第一家实体书店,我进去以后最大的感触是感觉到非常浓厚的人文气息。他们可以表明一句话在哪里被 10 万个人标注过,一看非常触动人心,你感觉到同时和 10 万人达成了共鸣。他们在创造这样的实体店的时候考虑的不仅仅是用数据来赚钱,他们的数据、他们的人文情怀和经济利益是融合在一起的,这个维度是我们可以参考的。”

“中国现代科技创新非常需要在自己的文化中找到一个根基。” 贤信法师表示,现在的科技创新很多是从西方文化里长出来的,所以国内科技创新想要突破的话需要看清楚自己的文化能否支撑这个创新。

出家近 10 年的贤信法师,在这 10 年看到了太多普通人得到佛法利益以后非常开心的笑容,所以他对佛法的价值坚定不移。而在佛法与科技的结合过程中,无论是志愿者,还是是兄弟都依旧坚持初心,毫不功利的做事。所以,贤信法师表示,佛法与科技创新的融合,他还会坚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