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风和集团由吴炯和胡猛于 2010 年共同创立,致力于为个人/机构投资者提供多样化的投资产品及资产管理服务。其目前管理超过 4 亿美元的风险投资以及私募股权投资,管理的股权型基金 5 年来业绩收益超过 200% 。

吴炯来了,采访间瞬间炸锅。这个马云的早期伯乐,总能慧眼识别千里马,难怪外界对他异常好奇。

在 2018 青年创业领袖峰会暨青创大赛总决赛上,风和投资的创始人兼集团主席吴炯的到来毫不意外地掀起了一波关注热潮。在采访间,吴炯被包围的水泄不通,很多媒体争前恐后地希望吴炯答疑解惑,甚至有创业者挤上前来向他毛遂自荐。吴炯全程很礼貌、很亲切地微笑着回答大家七嘴八舌的问题。很明显,这种状况对于吴炯来说,并不是第一次。

独角兽收割机

如果你对吴炯有一些了解,你会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受欢迎。作为阿里巴巴、汉庭、聚美优品、微医的天使投资人,吴炯是一位拥有辉煌成就的 “技术型投资家”。似乎界定独角兽这件事,没有人比吴炯更有发言权。

上个世纪末,吴炯在美国雅虎,领导了搜索引擎及电子商务技术团队。2000 年,他又成为了阿里巴巴的首席技术官以及天使投资人。不过,这个 “不安分” 的技术咖选择了在阿里巴巴上市后离开,创立了风和投资。比起做一个单纯的技术咖,也许他发现发掘和培养有前途的创业公司是更想做的事情。这些年,吴炯投了很多互联网企业,而且成就相当不错。从阿里巴巴,到微医,吴炯就像是一个独角兽收割机。很多人会问,吴炯是有火眼金睛吗?

是的,他的确有自己的判断视角。比如吴炯总是说 “只投熟人”,这个观点听起来非常有趣。当然,他也的确是这么做的。汉庭的季琦是同一宿舍的大学同学,微医的廖杰远是他的多年好友。不过,这并不能说他 “任人唯亲”。“我的朋友圈有很多能人,但是只投熟人的确很难坚持。每个熟人圈子有限,我投了两年以后把熟人圈子都扫遍了,但是你的生意还要继续。” 吴炯解释到,这个所谓的 “熟人”,指的希望用更多的时间考察项目。“我得先和创始人交朋友,然后和他相处三个月或者半年才能决定投不投。这个时候,我们已经是熟人了。” 他说。

这个 “熟人” 的思维也说明了吴炯的天使投资人特性——非常看重创始人。他认为创始人一定要有改变行业,改变人们生活的创业激情。此外,作为曾经马云的早期投资人,他也表达了马云那种备受投资人关注的创业气质:“他非常有吸引力、感召力,你会感觉他做这个事情真的是要去改变而不是只为了钱,而且他与生俱来的幽默感和机智是创业天赋。” 也许这是创业者可以借鉴的一些因素。

当然,对于早期投资来说,市场潜力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素。“这个赛道一定是要有那种激动人心的未来。” 吴炯这样描述早期项目的市场潜力。他有自己独特的评判标准:“我的标准就是在和别人去讲这个项目、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我会觉得很自豪。即使这个项目失败了,我也觉得这是一个值得称道的尝试。” 如果一个早期项目够酷,有值得吴炯津津乐道的亮点,他一定不会错过。“我们选择项目的实际上跳出率很低,所以可能看了好多项目才会挑一个。” 他说。

和微医的故事

回顾当年吴炯投资微医的逻辑,其投资思路可见一二。首先,廖杰远是吴炯的熟人,“我们 2006 年就认识了。” 不过,市场潜力方面,最开始大家都不确定。“当时廖总告诉我,微医这个项目风险很大的,有可能做不起来。但是我当时回答了一句:医疗行业是一个做功德的行业,你真的做不起来,我们也就是做功德了。” 吴炯说。医疗行业周期长,投入多,而且很可能中途失败。这对于投资人来说的确是冒险,对于当时还是医疗行业门外汉的吴炯来说更是高风险。

不过吴炯一直把微医看成一个互联网公司。“微医本质上是互联网平台,只不过是为医院服务。这是一个资源配置的事情,不涉及药物创新、医疗检测的精确、医生水平的提高等问题。” 他说。其实,吴炯对微医的市场前景还是很乐观的,这种乐观主要基于他对市场的判断:“医疗领域的低效率问题,可以通过互联网技术改善。”

他举了个例子说明:国内缺乏好的医生资源,很多人认为这是国内医疗系统的问题,但其实这个问题在很多医疗系统发达的地区也存在。难约大牌专家是大家共同面临的问题。“对于这个问题,我们可以通过优化资源配置来解决。让水平高的医生看最值得看的病人,和其研究领域更匹配的病人,而且真的是需要救命的病人。通过什么来匹配?那就是互联网。” 吴炯说。

“不追热点,不追独角兽” 是吴炯的一贯作风。“如果某一个领域,大家都挤破头进来,我就算了。就像吃饭一样,我看到某一家餐厅门口已经排长队了,我们会选择到隔壁那家。” 他说。但是,吴炯不追热点,但是却每一次总能在一个领域变成爆点之前已经进入,在独角兽还在襁褓的时候开始扶持。

就像 2013 年投资微医的时候,当时互联网医疗被提出来,很多人在观望,吴炯随着自己的理性判断入局。接下来的两年,他出任了微医的执行董事长。“我觉得我对公司的主要帮助是把阿里的一些文化建设管理体系,还有战略规划的制定经验,给他们做了介绍。”

现在,经过互联网医疗的一番洗牌,微医已经成为了互联网医疗的领头羊,准备上市,这让吴炯非常自豪。但是关于互联网医疗,商业模式的问题依旧困扰着整个行业。说到这个问题,吴炯倒认为完全不用担心。“不着急,你把地圈住了,地下面肯定是有油的。淘宝 2003 年开始做,一直到 2011 年才开始赚钱。滴滴打车可能最近这两年还是亏损,但它为什么市值这么高?因为他把地圈住了。” 所以,他认为从技术生长曲线来说,互联网医疗现在还是在顶峰,在走向成熟的阶段,前途可期。

也许现在更多人把智慧医疗的视角都放在 AI 医疗上,那么,互联网医疗是否冷下来了呢?“互联网医疗还没有冷下来,它还没有变现。它一旦开始盈利,就会进入一个快车道。目前互联网医疗的状态相当于电商在 2008 年、2009 年时的状态。” 他认为,以目前医疗发展来看,以后综合医院都会消失,医院里的每个部门会独立出来成为连锁机构:” 比如现在已经有了第三方独立影像中心,它是机构不是医院。医院会被分拆,互联网就是链接这些分拆模块的纽带。“所以,至少在吴炯看来,接下来还会是互联网医疗大战宏图的时候。而目前对于微医来说,怎么深耕行业、提高服务品质是最大的挑战。

总的来说,吴炯觉得互联网医疗的发展与电商很相似。经过目前的行业洗牌,很多公司死去,留下来的可能会成为行业巨头。所以,对于互联网医疗的新兴创业公司,吴炯认为他们需要找新的思路:” 新进来的公司肯定不能做跟微医他们做一样的事情。跟在别人后面是创业的大忌。以后互联网医疗可能也就是两三家巨头,你做老四老五就活不下去,你得做前三。“

听着吴炯津津乐道地表达他对互联网医疗的看法,对于互联网医疗,他不再是门外汉了。成长对于投资人来说,更急迫。“投资人难就难在知识要不断的更新,所以学习能力非常重要。我们要快速理解行业的精髓。这对智商是有要求的。学习能力强实际上最重要就是要有一定的智商。” 吴炯笑了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