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数:用区块链技术,让价值回归数据生产者 | 创业

虽然如今比特币的价格有所下跌,但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代币依旧火爆。只不过,由于行业还属于太早期,某些行业乱象似乎也不可避免,比如一些企业蹭热点,为发币而发币,根本不在乎自己在技术上是否能实现以及是否真的解决了行业某个痛点。

不过,动点科技最近接触到了一个名叫量数的区块链项目,看起来似乎比较靠谱。

不可忽视的团队背景

据了解,量数项目的带头人是黄何,大家对这个名字可能并不太熟悉,然而这个名字在创业圈内绝对值得记忆。

2011 年,黄何在香港进行二次创业,创建了一个名叫 Talkbox 的语音聊天工具,该 APP 最大的特点就是按住屏幕即可发语音进行交流,相比打字更加方便,没有门槛。于是,Talkbox 很快便在东南亚和中国火了起来,到 2013 年,其用户累计已达 1300 万。后来包括米聊以及微信也都加入了类似的功能。

不过,巨头的入场也导致了 Talkbox 的衰落,到现在,Talkbox 已经沦落为少数人的记忆,但黄何依然没有丧失创业的热情。

2014 年,黄何又带队前往电子邮件文化更浓郁的美国,做了一个名叫 MailTime(简信)的电子邮件应用。在 MailTime 中,用户可以像即时通信软件那样发送和回复邮件。在黄何看来,传统即时通信软件都是一个封闭的网络,即你只能用微信给微信用户发信息,而电子邮件则是开放的,你不仅可以用 QQ 邮箱给 QQ 邮箱发邮件,还可以用 QQ 邮箱给网易邮箱发邮件。

果不其然,MailTime 很快又火了。后来,该项目不仅成了历史上第一个进入 TechCrunch Disrupt 旧金山创业竞技场决赛的中国团队项目, 2015 年甚至被选入美国顶尖的孵化器 Y Combinator。“现在,MailTime 已经有了五百万的用户。”黄何表示。

量数

再后来,基于“五百万” MailTime 用户贡献的“上百亿”条数据,MailTime 又成立了一家名叫量数 AI 的大数据分析公司,正式开启商业变现之路。

“电子邮件最大的价值并不在于用户粘性,而在于平台所积累的用户数据,而且值得一提的是,它所采集的数据还与其他 IM 产品不一样,比如微信微博只能采集到自己用户的数据,而我们则不同,不管是 QQ 邮箱用户还是网易邮箱用户,只要用户授权给平台,平台即可以收到该用户所有历史以及将来的邮件。因此,MailTime 收集到的数据量要比其他任何数据采集方式采集到的数据都要多。”不过,在各种数据中,黄何表示他们最看重的便是电子收据数据,而这也是 MailTime 大数据变现的核心。

据介绍,在欧美,用户在网络上发生任何消费行为之后,都会收到一份来自商家的电子收据邮件,而且欧美国家至今依旧非常重视电子邮件,这一点与国内电子邮件的颓势恰好相反。而 MailTime 正是利用这些数据为客户做消费洞察服务。“比如我们可以通过这些电子收据分析出苹果手机销售量的变化情况等。”而为了保障用户隐私安全,黄何还表示他们绝不会利用邮件信息做用户画像。

实际上,这种消费洞察其实也非常受客户欢迎,“需要这种消费洞察的主要有两种人,一种是投资人,他们需要参考这些数据判断该公司是否值得投资,二是该公司的竞争对手,他们也需要通过消费洞察了解竞争对手的业务状况。”黄何表示。

不过,在做大数据的过程中,黄何发现大数据行业具有两大急需解决的问题:

  • 首先,“现在很多大数据公司都是先做一个免费软件,一旦用户开始使用这个免费软件,就意味着他开始出卖自己的数据信息了,然后这个公司把你的数据拿走卖了(可能会有脱敏处理)赚钱,但公司赚的钱却跟你没有半点关系。”黄何发现到用户关心的不仅是自己数据的安全,同时也在关心相关数据所产生的经济价值,用户认为自己理应分得一杯羹。
  • 另外,由于传统大数据行业对数据的匿名以及脱敏处理,购买数据的买家其实很难对数据进行溯源,即很难验证数据是否造假或充水。“我们的客户此前就经常问我们如何让他们相信数据的真实性。”

于是,黄何决定用区块链项目量数解决上述问题。

MailTime 中的所有有价值数据都将上链,一旦有客户为某份消费洞察报道买单,为该消费洞察贡献了数据的用户即可获得相应比例的代币奖励。

在黄何看来,数据上链之后,消费洞察购买方便可以通过区块链的溯源功能查到这些数据具体都来源于那些数字钱包,即无需知道数学钱包背后的用户即可查明数据的真实性。

而另一方面,为用户贡献的数据买单,其实也并不意味着公司吃亏了。

“大概在 2017 年初,我收到了一封来自某市场调研公司的信,希望我填写一份名叫《 2016 美国消费者信心指数》的消费调查,信中除了有 20 多页的调查问卷外,还夹了 2 美元的现金,并表示如果做完问卷并邮寄回去,它还会再给 20 美元。要知道,这家公司已有百年历史,是全球最大的消费者洞察公司,在经历了大数据的洗礼之后,其依然具有百亿美元的估值。究其原因,就是它愿意为消费者贡献的数据买单,保证了数据的质量,同时这也增强了数据买家的信心。”黄何说到。

安全性问题

基于区块链的数据交易所概念,笔者也曾听过数个版本,其中最普遍也最“去中心化”的方案是用户上传数据,然后买家直接向用户购买数据,去掉了任何中间商。而量数平台目前却并不太“去中心化”。比如,量数平台依然需要“中间商”(即量数平台自己,“中心化”变现为其负责数据交易的撮合和仲裁)以及“数据供应商”。

对此,黄何表示这也是在目前区块链底层缺乏高并发能力下的无奈之举,“未来随着技术的成熟,能去中心化的地方也都将去中心化。”

不过,这并不包括“数据供应商”。黄何认为用户直接对接数据购买方的数据交易所是不合时宜的,“行业一定要有数据供应商。”

“首先,用户其实是没有理由直接上传数据到平台的,必须需要中间商;另外,数据供应商还有一个重要工作,那就是对数据进行清洗和脱敏处理等,用户将原始数据直接放在平台上其实是没有太大价值的,而数据买家也不会购买单一用户的数据,更不会购买未经清洗处理的数据。”黄何如此解释。

据了解,目前量数平台上的数据供应商只有他们自家的 MailTime,但黄何表示他们未来一定将不断引入或者孵化更多数据供应商。

而这就牵扯到安全性问题了,众所周知,同样是非完全去中心化(甚至可以说成是中心化)的数字货币交易所近年来遭遇到了各种黑客攻击事件,同样是非去中心化的量数是否也有黑客袭击的风险呢?

量数平台并不像代币交易所那样沉淀有大量资产,因此,黑客攻击量数的意义并不大。”

据悉,量数现在有一个 15 人的团队,在旧金山和香港设有办公室。目前融资风险投资约 350 万美金,代币投资约 2000 万美金,投资方包括 Y Combinator、Zynga 创始人 Mark Pincus、真格基金、丹华资本、硬币资本、Draper Dragon、连接资本、节点资本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