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

恒大健康今天发布公告称,恒大收购时颖有限公司,时颖 2017 年 11 月 30 日与 Faraday Future 原股东(FF,实际控制人为贾跃亭)订立合并与认购协议,时颖在三年内投资 20 亿美元,占合资公司 Smart King 45% 股份,按照协议约定在 2018 年底前支付 8 亿美元、2019 年支付 6 亿美元、2020 年支付 6 亿美元。时颖在 2018 年 5 月 25 日已提前支付完毕 2018 年底前应付的 8 亿美元。

公告称,贾跃亭半年耗尽恒大当年 8 亿美元,又向恒大提出再提前支付 7 亿美元,未达目的后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融资同意权以及解除所有合作协议。

恒大健康在公告中称,原股东利用其在 Smart King 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操控 Smart King,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就要求时颖付款,并以此为藉口提出仲裁 ,要求剥夺时颖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同时解除所有协议。

此前,恒大集团旗下恒大健康以 67.467 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 100% 股份,入股 45% 成 FF 第一大股东。

以下为公告全文:

内幕消息及恢复买卖

本公告由恒大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 (“本公司”) 根据《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 (「联交所」) 证券上市规则》(“上市规则”)第 13.09 条及《证券及期货条例》(香港法例第 571 章)第 XIVA 部发出。

兹提述本公司日期为 2018 年 6 月 25 日,内容有关本公司收购时颖有限公司(“时颖”),其持有在 Faraday Future 的投资之主要交易公告(“该公告”)。除非文意另有所指,本公告所用之词汇具有该公告所界定者之相同涵义。

时颖于 2017 年 11 月 30 日与 Faraday Future 原股东(FF Top Holding Ltd(.“原股东”),实际控制人为贾跃亭)订立合并与认购协议,时颖在三年内投资 20 亿美元,占合资公司 Smart King Ltd(.“Smart King”) 45% 股份,按照协议约定在 2018 年底前支付 8 亿美元、2019 年支付 6 亿美元、2020 年支付 6 亿美元。时颖在 2018 年 5 月 25 日已提前支付完毕 2018 年底前应付的 8 亿美元。

2018 年 7 月,原股东提出时颖的 8 亿美元已基本用完,要求时颖再提前支付 7 亿美元。时颖为了最大限度支持 Smart King 的发展,与 Smart King 及原股东签订了补充协议,同意在满足支付条件的前提下,提前支付 7 亿美元。

原股东利用其在 Smart King 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操控 Smart King,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就要求时颖付款,并以此为借口于 2018 年 10 月 3 日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1) 剥夺时颖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2) 解除所有协议,剥夺时颖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

本公司认为时颖已经履行相关协议项下的责任。 Smart King 提出仲裁严重伤害了时颖及其股东的权益。时颖已聘请国际律师团队,将采取一切必要的行动,捍卫时颖在相关协议下持 续享有的权利,以保障本公司及其股东的利益。

本公司将适时刊发进一步公告。

恢复买卖

应本公司要求,本公司股份(“股份”)已于 2018 年 10 月 4 日上午九时正起于联交所短暂停牌,以待刊发本公告。本公司已向联交所申请于 2018 年 10 月 8 日上午九时正起恢复股份于联交所买卖。
本公司股东及潜在投资者买卖本公司证券时,务请审慎行事。

香港,2018 年 10 月 7 日

承董事会命 恒大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 董事长

时守明

于本公告日期,本公司之执行董事为时守明先生、彭建军先生及李四泉先生;而本公司之独立非执行董事为 周承炎先生、郭建文先生及谢武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