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有一档主角并不是人的综艺火了,它们拥有坚固的盔甲,甚至残暴危险,要么一战成名,要么粉身碎骨,但是却让人揪心掉胆,热血沸腾,这就是铁甲格斗的魅力所在。《这!就是铁甲》播出的当天播放量便超过了 1.4 亿,超越了包括《热血街舞团》、《偶像练习生》在内的超级网综,也将机器人格斗简单直接的推到了观众的眼前。

创客星球作为《这!就是铁甲》的主办方和制作方,致力于推动国内机器人格斗赛事的发展,其创始人茹晨在 TechCrunch 国际创新峰会 2018 深圳站上跟我们分享了他与机器人格斗赛事的渊源。

曾是央视财经节目导演的茹晨,在财经媒体浸淫多年,但已厌倦了平时传播的内容。“在财经媒体更多年轻人传递关注的是最大、最快、最赚钱的公司,这并不是我想要传播的价值观。而创客文化是值得向更多的年轻人推广和分享的,所以这也是创客星球的初心。” 于是茹晨 2014 年选择创业,创立创客星球,关注从财经到科技与年轻人的消费、娱乐之间的关联性。

而选择机器人格斗作为主推方向,茹晨也讲述了他的考量:“文娱综艺行业,从几年前就内容高度同质化,我们坚定的是技术创新将成为内容的看点。机器人格斗这个赛事在国外已经发展了十几年,它符合年轻人娱乐需求,对抗非常的激烈,同时背后的选手创造团队所体现出的创造力、创新精神,包括运动本身的竞技精神都是非常好的传播方向。”

2017 年创客星球成立了国内首个机器人格斗联赛 KOB ,并举办了第一届机器人格斗比赛世界杯,吸引了世界各地上百个团队前来应战。机器人格斗赛事在国外发展历史悠久,在国际上享负盛名的有美国的博茨大战和英国的机器人擂台,这两家赛事从创立到发展已经有将近 20 年的历史,而 KOB 联赛作为刚刚创办的联赛,如何能快速达到举办世界级机器人联赛的标准的?

茹晨解释说:“核心是我们给这个运动更好的技术标准、更高的规格和更大的投入以及更好的宣传推广。老外说我们的投入花了上亿去打造这样的比赛,大家觉得现场的体验是非常好的。他们想象不到,20 多亿次的观看是什么样的概念,在体育里面,也有一个比较粗暴的逻辑,谁的观众多,谁来制定话语权。欧美赛事更多的是基于节目,没有把商业化的赛事体系搭建起来,大家只是当成聚会看待,而我们希望通过赛事或节目把这个运动推到职业化和商业化的状态。”

而选择综艺作为切入点,又是 KOB 与国际赛事上不同的切入点,综艺可以快速的掀起热潮,吸引目光,但是也具有相当大的挑战性,毕竟在《铁甲雄心》之前,将机器人格斗搬进综艺节目中是前所未有的事情。茹晨说做硬科技类综艺节目与往常节目程序不同,寻常综艺都是先做节目 PPT ,先做节目方案,而他们一开始完全没有做任何的方案,而是花了半年时间组建了实验室,把国内优秀的一批制造格斗机器人的工程师吸纳进来,成为全职实验室工程师,为比赛制定标准,搭建赛事团队,最后才将赛事用综艺电视节目化呈现。“它(铁甲雄心)是竞技、技术、娱乐高度融合的全新体系,很难,但是难的同时,也把门槛做的相对的高。” 茹晨说道。

硬科技与综艺的结合还是显的有些格格不入,科技的神秘感晦涩感与综艺的娱乐化之间如何磨合协调?茹晨说,在新兴综艺里面,一定要具备三个要素:新视听,新故事,新知识。“优酷、爱奇艺、腾讯三大视频平台,他们制作的超级网综都是小众题材,在好内容稀缺的市场里面,用户会对新的东西产生强烈的兴趣和好奇心。同时你要保证视听体验是新的,输出的知识是新的,故事是新的,把握好科技与娱乐的平衡,就不会缺乏市场。”

在《铁甲雄心》,尤其是《这!就是铁甲》之后,机器人格斗这一类型综艺节目受到市场的欢迎,同质化的节目也会满满涌入市场,如何增加用户的粘性,茹晨讲道用两点来讨论:“第一,我们开创了硬科技的全新品类。我们的方向是希望以技术上的创新作为内容最核心的变化或者是核心的看点。比如我们的《铁甲雄心 2》,大家可以在上面看到很多技术上的变化,会出现全自动的机器人。第二,我们会把机器人格斗作为一个 IP 来运营。我们通过头部的综艺把品牌客户的专注度做起来,未来,我们的布局还包括了漫画、动画。核心点是我们在做格斗机器人的 IP ,IP 是需要时间去养,它不等同于品牌。IP 是一代年轻人共同情感的体现,它最终是一个社群,有社群才是有 IP,这样才会有充分生命力。

对于 KOB 联赛的未来,茹晨表示:“KOB 机器人格斗赛会分三层,最上层是一年一次的世界杯,未来会和欧美的比赛全部打通,我们会把运动的门槛降低,让更多的人能参与进来。最核心的是搭中间体系,这个运动十几年一直属于爱好者半职业化的状态,没有真正的做到职业化,我们未来要把它打造成超级赛事,职业化是一定要迈出去的一步。”

据了解,目前创客星球的盈利模式以 2B 模式为主,通过节目打通品牌客户线上和线下的营销场景。茹晨表示未来创客星球将去打通 2C 的市场。“我们看到小朋友以及一些爱好者对于机器人的痴迷程度,我们未来有非常大的空间可以切入到消费级的机器人,或者是青少年的机器人教育,把我们头部的 IP 价值和线下的 C 端消费场景做更好的连接,这是大部分内容公司没有做成的内容产业化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