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法拉第未来中国公司落户广州,注册资本 20 亿美元

12 月 31 日消息,据彭拜新闻,贾跃亭和许家印之间因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下称 “FF”)融资一事而爆发的矛盾,在 2018 年的最后一天有了最终的结果。

12 月 31 日,恒大健康(00708.HK)公告,恒大健康与贾跃亭控制的 FF 达成了重组协议。

据协议,恒大不会再继续投资 FF,而此前已经投入的部分将变成:1,通过此前收购的香港时颖公司持有 32% 的 FF 优先股权;2,并 100% 持有合资公司全资附属公司 Evergrande FF Holding (Hong Kong) Limited(FF 香港)及重组协议项下的权利,作价合共 2 亿美元。公告显示,FF 香港持有法拉第未来的境内相关资产。

同时,双方所有原协议将终止,恒大无需再向 FF 注入资金,并同意解除现存的质押。此外,双方还同意撤销及放弃所有现有诉讼、仲裁程序及所有未来诉讼的权利。贾跃亭可以在 5 年内回购恒大持有的 32%FF 股权。

澎湃新闻从公告中看到,贾跃亭在 5 年内行使回购权利的价格各不相同,从第一年至第五年分别为:6 亿美元,7 亿美元,8 亿美元,9.2 亿美元和 10.5 亿美元。也就是说,如果贾跃亭能在第一年回购这部分股权,将不用对恒大做出任何额外回报。

今年 6 月 25 日,恒大健康宣布以 67.46 亿港元(约合 56.33 亿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 100% 股份,间接获得 Smart King 公司 45% 的股权,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Smart King 为时颖公司与 Faraday Future 原股东成立的合资公司。

按照签订的协议,恒大在三年内投资 20 亿美元,占合资公司 45% 股份,按照协议约定在 2018 年底前支付 8 亿美元、2019 年支付 6 亿美元、2020 年支付 6 亿美元。恒大在 2018 年 5 月 25 日已提前支付完毕 2018 年底前应支付的 8 亿美元。

彼时,许家印和贾跃亭同时向外界传达双方要在电动汽车领域干一番大事业的决心。然而,双方之间的 “蜜月期” 在维持了不到四个月之后,就走向了分裂。此后,贾跃亭和许家印之间的矛盾愈发激烈。

10 月 3 日晚间,恒大健康突然宣布,贾跃亭向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这是双方之间合作走向破裂的开端。

关于提出仲裁的原因,FF 方面称,解除所有协议的唯一原因是因为恒大未能实现其意图,继而拒绝支付其已同意支付的资金。同时宣称,提起仲裁是因为 “投资方恒大单方面对于与 FF 母公司早前所签订的投资合约条款出现多条违约”。

显然,作为第一大股东的恒大完全不认同 FF 的说法。恒大健康认为,公司认为已履行相关协议项下的责任,已聘请国际律师团队,将采取一切必要的行动,捍卫恒大在相关协议下持续享有的权利,保障公司及股东的利益。

除了以公司的名义对恒大提出仲裁之外,FF 美国员工在美国洛杉矶高等法院提起集体诉讼。指控恒大健康、夏海钧和彭建军企图通过欺诈手段夺走 FF 控制权和核心知识产权,并提出要求 FF 从恒大收回 FF 中国的资产、业务经营权和管理权除此之外,贾跃亭本人在美国举行的 “Faraday Future Evolutionary” 战略会上控诉恒大觊觎 FF 的全球控制权。

终于,在 2018 年的最后一天,这场引来市场关注的 “战争” 落下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