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黑洞门引发的图片版权纠纷仍在继续发酵。继 “视觉中国” 之后,4 月 16 日,新三板挂牌公司全景视觉科技网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全景网络”)收到全国中小企业股转系统的问询函,要求全景网络说明如下三点事项:维权式营销模式是否具有商业可持续性;说明公司的非自有图片的来源及业务合规性;是否存在将未取得授权许可或已过权利保护期的图片用于有偿授权,是否违法法律规定,将国徽、国旗等图片用于商业用途。

作为图片平台界的 “维权” 大户,全景网络的主业似乎不再是图片销售,而变成了到处打官司。仅 4 月 15 日当日,据媒体曝光的 “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案件” 在济南中院开庭,案件原告均为全景网络。被告则来自山东的多个行业,包括企业在内共 10 余家。

诉讼维权并要求赔偿仅仅是全景网络的惯用套路,将侵权用户发展为平台客户才是全景网络的最终诉求。

一图一万元 和解撤诉居多

据 “金融街侦探” 报道,至少有 79 家自媒体遭遇过全景网络起诉,索赔金额为一张照片一万元。通过梳理裁判文书网中全景视觉在河北省公开的 72 件图片著作权侵权案件, 律师刘朋发现其中有 43 件是由全景视觉主动撤诉,而在公开的 27 件案件中,全景视觉都只起诉了一张图片、索赔金额为一万元。

“只要我想查,很多公司都会被查出有图片侵权问题。” 全景网络总裁兼 CEO 吕辰在接受《财经》杂志采访时曾对自家公司的图片识别技术充满自信。据《财经》杂志在《全景视觉:从图片交易到图片生态》一文中提到,“只需要在系统里输入微信公众号或是网页链接,就可以快速找到被侵权的图片来源。此外,通过区块链技术,能够实现版权登记和版权监控,也能更有效的保护图片版权。”

全景网络真的是在保护图片版权吗?有网友指出,像视觉中国、全景网络采取的多是一种 “进攻式维权”。即 “指他们故意将图库中的图片去掉水印散布到各种免费渠道,等着年轻的设计师们上钩,然后再发律师函要求索赔。有很多刚入行的新人在工作的时候,使用某张图片,一般是直接去百度一张拿来就用,而这种做法,中招概率极大。“

全景网络 2015 年股权转让书显示,公司主要产品及服务是图片销售平台, 及其增值服务视觉内容管理平台和影棚及器材租赁。公司的商业模式是依托互联网, 打造海量版权图片的交易平台, 通过版权使用权与版权所有者进行分成的模式, 盈利模式的核心在于 “平台” 和 “渠道”。

公司年报显示,从 2016 年开始全景网公司法务部门针对侵犯公司知识产权行为进行维权诉讼,2017 年公司继续开展维权式营销,法务团队继续增加员工,形成业务重心。

截止 2018 年 9 月,全景视觉发起了六百多起赔偿诉讼,而这些诉讼至少带来了数千万利润。不过,2018 年业绩快报显示,公司 2018 年营业总收入 1.49 亿元,同比增长 6.25%,但同时伴随着大幅亏损,利润总额从 2017 年亏损 211 万元变成 2018 年亏损 4744 万元。

股东背景强大 立争图片界 BAT?

天眼查信息显示,全景网络背后不乏出现明星股东背景,如新东方俞敏洪,高德侯军,蓝标赵文权等,他们和吕辰同为北大系出身。

“我们想做图片的 BAT,我们是图片的百度、图片的淘宝、图片的腾讯,我们希望打造中国最大的图片搜索引擎、中国的图片检索系统,用图片这种方式建立全新健康的社交方式。“2015 年,吕辰曾在公开场合立下如此豪言壮语,也就是在同年,全景网络登陆新三板,开启从传统图片供应商向互联网图片生态圈的转型之路。

相比行业竞争对手视觉中国在 2014 年通过 A 股市场借壳上市的春风得意,全景网络不仅前脚错失美国互联网图片公司 Getty Images 递过来的橄榄枝,后脚冲击纳斯达克失利并最终止步于新三板。

全景网络的前身全景图片网成立于 2002 年,2004 年形成了一定规模的网上图片库,面对国外图片公司收取高昂版权费用的压力,吕辰开始寻找融资并拿到了人生的第一笔投资-来自美国中经合集团的 600 万美金,而这次投资的操盘手则是现任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时任美国中经合集团执行副总裁张颖。

《中国电子商务》于 2006 年在《张颖,突袭的艺术》一文中写道:“吕辰把全景网络的现状和对未来的设想写了一页纸, 拿着这页纸 ,他跟张颖谈了大概不到一个小时,之后没过一个星期,张颖就带着几个投资经理 来到全景的办公室楼下,那次 “ 突袭” 后,中经合很快决定给全景投资几百万美元。“

尽管距离 “突袭” 投资事件已过去十余年之久,有意思的是,张颖对图片公司的关注度却未降低,他曾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吐槽同为图片公司的视觉中国。针对首张黑洞图片版权一事,张颖转发微博称:“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视觉中国的。”

去年 7 月,张颖就在微博直言视觉中国漫天要价,索要几十万人民币巨额赔偿,要挟企业签年度合同。张颖认为,从该公司收入角度来看,这样的手段 “战果颇丰”,还说 “侵权确实不应该,但这种漫天要价的商业模式更不应该,现在还变成了这家公司的核心商业模式,也是好笑了。”

截止 17 日上午,视觉中国网站仍然显示无法访问的状态,而全景网络已可正常浏览使用,搜索 “国旗”“国徽”“名人” 等关键词无法显示,在遭遇市值缩水和估价暴跌之后,讲好图片故事何去何从,或许还要看两家图片公司的整改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