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世界卫生组织新发布的一组数据预计,到 2050 年全球患痴呆症的人数将达到 1.52 亿。当然,痴呆症仅仅是一类脑部疾病的总称,包括阿尔茨海默病、血管性痴呆等。除了痴呆症,脑部疾病还有很多其他分类。作为人体非常重要及异常复杂的一个系统,脑部的相关研究也汇集成了一个专业的学科,即脑科学。

随着相关技术的发展,脑科学近几年的发展速度特别快。不过,因为这个学科相对来说比较年轻,大部分研究成果还躺在实验室,没有走出来和大众见面。“作为研究者,我们希望研究成果能够进入实际应用流,造福更多的人。” 作为一名脑科学领域潜心研究者,智精灵科技(以下称为 “六六脑”)的创始人向华东希望新突破可以反馈给有需要的人。这种愿景成为了六六脑成立之初就坚定的目标。

来自哈佛大学、麻省总医院、欧洲脑科学研究所、美国纽约长老会医院、北京宣武医院等科研及临床机构的数位脑科学博士、博士后共同创办了六六脑。该公司专注于前沿脑科学的研发及创意应用。

当然,要将实验室的最新科研成果普及并非是易事。尽管拥有一腔热血,但做产品并不是拍脑袋就可以决定的事情,一切都要 “从长计议”。向华东在这样的思维下,首先考虑的是真正要切入市场,必须先找到既有的市场需求和相对成熟度比较高的应用。“我们选择从认知训练切入。因为认知训练可以帮助大脑疾病患者进行大脑学习记忆,逻辑思维控制协调,包括情绪和语言等认知功能的康复。” 他补充道,而且通过现有的医疗技术也可以反复验证神经生理上的良性变化。

确切的来说,向华东口中的 “认知训练” 应用是六六脑科学健脑云平台,该平台基于前沿脑科学研究成果,提供专业、系统的脑功能评估、 监测和健脑训练方案,创新地将脑科学和临床技术与云技术、社交游戏形式相结合,让用户通过轻松的游戏式健脑训练,就可达到经临床验证的脑功能提升和康复效果。简单来说,其可通过多媒体软件的方式,刺激大脑,通过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结合提供更优质的应用体验。

“我觉得通用的平台性技术的结合,可以带来更好的应用体验。” 向华东说。首先,基于互联网,可以打通传统认知训练在时间和空间上的限制。六六脑的健脑产品可以让患者在家登陆账号即可使用,也支持医生在医院里远程了解患者的训练情况。

而人工智能则是帮助优化解决优质资源稀少,分布不均的问题。它可以把少数顶尖医生的知识、经验,通过数字化做成一套标准化的东西,下沉到基层医疗机构。据悉,通过人工智能技术,六六脑的健脑产品可以做到患者只需要输入病史、年龄和基本信息,系统就可以自动通过智能算法,计算出其需要什么样的训练。

“这套训练的算法的水平应该说已经超过很多医生的水平,因为它集合了最新的研究成果,以及最顶尖的专家的临床经验形成。” 他说道。“但是我们不会去把医生的作用完全替掉,只是把以前很多手工做的事情变成自动化,给医生提供辅助意见。” 向华东解释道,医生具有对系统给出方案的的最终的确认权和裁定权,即:系统会给医生推荐方案,医生做最终的选择方案确认。

“医生可以把它当成傻瓜相机来用。” 向华东表示,如果是一个非常有经验的医生,非常了解其患者,六六脑也会为他们提供专业相机的功能,即所有的细节参数都可以调节,可以把自己的经验融入进去,最终保存形成自己的方案,分享给其他的医生去参考。“所以实际上是人工智能和人工的结合。” 他补充说道。

据向华东解释,基于人工智能,六六脑的产品可以不断的优化。在初期,人工智能系统的训练数据主要来自于已有的专业专家知识,其主要作用是提升效率与下沉优质医疗资源。当系统不断积累数据之后,又可以进行自适应学习,形成更多的创新。“这种自适应学习可以弥补前沿的专业经验的在细微上的不足,它可以做到基于每一个患者的不同特点,调整个性化的参数于方案,” 他说。

“我们其实是先把相对成熟、风险低的技术应用起来,然后再逐渐加入一些更专业的脑科学相关技术。” 他解释道,认知训练通过互联网软件可以实现,其互联网属性是非常好的先发优势,可以形成一个平台,积累很多用户,产生海量数据,这些大数据对后面新技术的应用来说会是较好的基础。

此外,据向华东透露,六六脑在产品的版本划分方面目前主要有两类:一是医疗版本,针对脑瘫,像阿尔茨海默症,脑卒中等导致的认知障碍疾病群体。二是面向健康人的或健康亚健康人群的类似消费级的应用,如大脑的筛查、测评、老年痴呆的提前预防,儿童智力的提升等。“我们先聚焦在医疗领域内,这是最刚需,也是最能够去验证应用效果的。” 他表示,目前公司的商业模式主要是提供医疗级产品。

据悉,六六脑目前合作医院已经达上千家,其中包括一百多家三甲医院。“国内排名前十的精神科、康复科、神经内科,90% 都在用我们的系统。” 他说。此外,在融资方面,六六脑已经完成了 A 轮融资以及一轮由业内专家投资的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