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是看房还是看展,立体化的视觉比图片的形式要生动、沉浸许多,这也是人们所追求的直观体验。世间万物的呈现方式,正在从二维转变为三维,空间想象力正在被具体化。在这样的背景下,3D 建模市场迎来了大展拳脚的机会。同时,致力于人工智能三维数字化技术的企业——四维时代(4DAGE)也在积极思考新的市场可能性。

和 AI、区块链等具有市场爆发性的技术不同,3D 建模的市场发展比较缓和,但却很扎实。如从事 3D 建模的美国企业 matterport,从 2012 年至今,共筹集了 9 轮 1.14 亿美元的资金,投资方中也包括谷歌等。不过,一项新技术想要广为人知,激发更大的商业价值,就必须要 “走入平常百姓家”。

但事实上,目前市场上的主流三维空间技术在成本上都居高不下,难以飞入寻常百姓家。其中,一类方式是激光扫描仪,原理是激光源打出去,对距离内测序,通过点、面构建一个立体。然而,激光扫描仪的核心技术专利权在美国企业手里,设备价格高昂如徕卡(100 多万人民币)、法如(50、60 万人民币)。另一类是基于光栅扫描的原理,如贝壳找房的如视 VR 和 matterport,用光栅发射器再加上相机组成阵列。不过,此方式成本依旧较高,价格在万元级。

为了打破成本的局限,四维时代探索出了新的路径。其基于光学相机和人工智能算法,构建出一套稳定、精确、且低成本的解决方案,如核心产品——3D 相机四维看看 Pro。据四维时代的创始人崔岩介绍,四维看看就是光学相机,可以对空间、物体进行拍照,拍完照片之后,直接把二维的图片转成三维立体的模型,然后对模型进行简单的处理,在网页端展示场景。“我们利用相机、监控摄像头等成熟的光学设备去采集数据,这样可以降低成本。” 他透露,四维时代的 3D 相机价格成本仅千元级。

然而,利用相机实现二维到三维的转变,却带来了算法和数据层面的挑战。“这个过程中,有两个最重要的支撑:一是算法,如何把二维图片转成三维立体,二是数据积累,建立二维图片和三维立体模型的点对点数据库。” 崔岩解释道,用户拍一张图片,然后放在数据库中学习,系统检索分析出相应的三维数据,并且还原立体空间。其数据库中已经有几千万个特征点,即二维与三维的点对点对应。“人工智能说起来很神奇,其实一点也不神奇,两句话就说清楚,第一个就是找相似,第二个就是给权重。” 他说。

值得一提的是,建模过程中最困难的是将二维图片转成三维。如果用传统视觉的方法,在特征点特别少的情况下,算法的准确度会受影响。如白墙、大理石、镜子等环境下,需要分辨出哪些是反光物体,运用人工智能的方法就可以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

但这个难题在四维时代的实力团队面前,很快得以解决。值得一提的是,其创始人及核心团队均是欧洲海归博士、硕士,在人工智能三维数字化重建及数字化虚拟展示技术方面具有世界领先的科研水平及实力。崔岩表示,自 2014 年成立,经过五年的时间,公司在算法上的稳定性已经有很大的提高,此外在精度方面已经实现微米级的进步,这是市场上领先的经验。“5G 时代来临,这个优势会更加明显。” 崔岩认为。

事实上,四维时代的产品优势不仅体现在价格、精确度方面,其在建模速度方面也表现出了明显的优势。贝壳找房公开的建模速度是大概 100 平米需要至少 50 分钟,还不包含拍摄和上传的时间。而四维看看 Pro 拍摄 100 平米,大概 20 个点位。从拍摄到上传再到生成模型,总时间只需要 10 分钟。此外,120 个点位的拍摄并生成模型,matterport 需要 12 个小时,并且需要专业人员操作,四维时代的相机只需要 1 个小时,而且不需要专业人员,大大降低的建模成本。

基于优越的产品性能及技术优势,四维时代推出的产品已经广泛应用于各领域,包括数字工业、数字文博、数字生活等。其可以与民宿相结合,可以帮助用户室内空间更生动地呈现给顾客。其还可以帮助博物馆在空间当中漫游观看,并伴随一些讲解。“通过图片和文字来浏览形式太单薄,通过视频的方式又是一种被动的浏览,所以我们希望提供一种主动的三维方式。” 崔岩评价博物馆的线上游览方式时表示。此外,四维时代也可以对谷歌地图等进行补充,完善他们的室内空间化信息。“我们希望做数字万物,通过技术手段把所有的东西立体、数字化,再长期记录到互联网上。” 他说。

据悉,目前,该公司已经为国内外 116 家博物馆和包括碧桂园、中信、中海等地产企业,港珠澳大桥、世博会等国家重大工程提供数字化解决方案。尽管四维看看 Pro 相机虽然还在内测阶段,但已经与携程达成了战略性合作,将承担其平台上景区的 3D 空间拍摄工作。“我们希望立足 B 端发展 C 端,目前主要是服务好 B 端客户。从商业逻辑上来讲,我们希望像大疆一样。” 崔岩介绍道。

“市场上热点频出,乱花渐欲迷人显,热门生意频出。大企业可以像赌徒一样去布局,不过小体量公司不行。我们要不忘初心且坚持,不能朝三暮四,才能守得云开见月明。” 崔岩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