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AM 教育起初名为 “STEM”,后来艺术(Arts)也被纳入其中,成为综合了科学、技术、工程、艺术、数学的素质教育,这种教育模式迅速席卷全球,当然也包括中国。11 月 11 日,在 TechCrunch 国际创新峰会 2019 深圳站主论坛上,我们邀请到童心制物(Makeblock)创始人 & CEO 王建军,与我们聊聊中国 STEAM 教育的现状。

根据王建军的描述,童心制物成立于 2012 年,目前公司拥有 500 多名员工,去年完成了 C 轮融资,估值达 25 亿。

谈到 STEAM 教育,人们往往会把它与传统教育进行比较,询问这个市场的规模有多大,或是用类比的方式计算,钢琴的市场有多大,艺术的市场有多大。不过王建军表示,他不太认可这样的推论,他认为 STEAM 教育是未来教育变革的方向,而非教育的一个小分支,国外的一些学校甚至将 STEAM 作为主要的教育形式。

不过王建军也表示,STEAM 并非抛弃传统学科所教的语数外,而是将这些学科更好地融合起来,还有跨学科的交叉融合,用更有趣的形式让孩子潜移默化的学到东西。现在比较流行的机器人、编程也只是 STEAM 教育中的一个小分支。

但发展教育也离不开政策和基础设施的配合,基础设施不完备同样会导致 STEAM 教育发展受到阻碍。对于这些阻碍,王建军表示,全球范围内,STEAM 教育的兴起在 2013 之后,中国则更晚一些,2015 年左右国家才有政策推动。

王建军进一步解释称, 对于 STEAM 教育来说,技术是非常重要的工具和手段,推动 STEAM 教育发展的先决条件是技术门槛的降低,这个门槛包括使用门槛和经济上的门槛。此前,技术很难应用到课堂和教育当中,2010 年是非常关键的时间节点,智能手机开始普及,推动硬件成本下降,硬件生态也更加丰富,这也让教育享受到好处。

王建军举例称,智能手机出现之前,蓝牙芯片的成本大约一两百,高昂的成本在教育中很难大规模应用。硬件的普及、智能硬件的潮流,推动了技术成熟,硬件成本下降,用户体验更好,伴随着计算能力的发达,学生和教育工作者才有机会运用这些技术到实际的学习当中。

对于政策方面,王建军表示,教育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国家层面的事情,政府的政策非常的重要。中国大约在 2015 年开始制定 STEAM 的政策,2015、2016、2017 年,是 STEAM 教育快速发展的时期。

王建军表示,他们在展开国内业务时会明显感觉到国家的市场空间有多大,政府有没有相应的政策推动这件事情。有些教职人员在接到领导通知时并不了解 STEAM 教育,但是有了经费,马上开始买东西。

对于成立童心制物的原因,王建军表示,很多人都有各种各样的想法,但受限于门槛非常高,所以大部分人的想法都仅仅停留在 “想法” 的阶段。他希望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帮助更多人实现自己的想法,简化过程,让大家更加专注于自己的创意,而不是非常烦琐的细节。

“最开始创业的时候,只是想从自己的需求出发,当我想把这件事情做成创业的时候,要考虑天花板有多高,可能最多把它做成小而美的事情,但是我不甘。我相信教育需要这样的东西,我觉得它是有价值的,能够解决一些实际的问题,同时希望惠及到大众的消费者。”

王建军介绍称,目前童心制物的产品非常全面。“所有其他同行做的产品,我们基本都有”,编程用的机器人、金属的搭建平台、很小的编程开发板、很昂贵的激光切割机等等。如果按照年龄层次分,幼儿园阶段用的编程机器人,一直到大学阶段要用非常高精度的电机、控制板等的解决物方案,童心制物的产品都有覆盖。

童心制物所有产品围绕 “创造” 这个核心,他们把创造分成机械、电子、软件三个领域,并提供 “足够广的解决方案”,而不只是 “给他 100 个零件,让他去拼”。

王建军表示,童心制物一直在扩大创造底层平台的边界,希望提供更多机械零件,提供更多样化的电子传感器,包括软件编程的手段。与此同时,也希望降低门槛,让使用、编程的门槛更低。

王建军还表示,除了硬件设备外,童心制物还需要进入内容领域,今年已经开始组建内部 STEAM 教育研究中心。在这方面,童心制物会自己做一部分,同时也有一些合作伙伴,基于他们提供的硬件和软件制作内容。他表示,对于一些机构来说,他们首先要的是内容,其次是硬件。

另一方面,发展内容对行业来说也至关重要,王建军表示,目前童心制物无法制作西班牙语、日语的教材,也不清楚当地的教育大纲,海外市场需要依赖合作伙伴。这对于一家中国公司来说,硬件也成为了优势。

对于等级考试制度,王建军也分享了他的观点,他认为很多 STEAM 创业者都希望让教育变得更好,虽然等级考试也并非完全糟糕,但是它也有很多问题。他认为中国家长非常焦虑,孩子也非常辛苦,“所有教育的竞争,最终归根到底都是对孩子时间的竞争,因为孩子每天只有这一点点的时间,所有的学科都想去争抢这样的时间。”

王建军认为,编程只是一个创意表达的工具,STEAM 的目的并非培养未来的工程师,未来不需要这么多的工程师,“STEAM 教育的核心在于创造,而不是把编程工具掌握得多么娴熟。这跟泥瓦匠一样,一个好的建筑设计师是在于能够设计非常好的建筑,而不是把砖头码得多整齐。”

王建军认为,” 分级 “无法起到它的作用,脱离 STEAM 教育的本质,K12 阶段的 STEAM,广度比深度更重要,这个阶段的孩子是带他去看各种各样的东西,接触各种各样的工具,没有这么多的时间深入到很深的领域。

对于童心制物的未来,王建军表示,他们接下来会同步在内容方面继续发展,通过内容给教学机构赋能,让更多教学机构用上更好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