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亿国人几乎人手一个手机,其中的百分之九十四以上都会在手机上贴膜,平均每半年手机膜就该换了,我们要么是在天桥上桥洞里寻找贴膜小哥,要么在淘宝上买张膜自己贴。可这年头,贴膜小哥与城管周旋中越来越难找,去店面贴膜价格飙升;自食其力买膜来贴,又容易手残……

刘辰煜的前歪果女同事贴膜时候就没克服手抖,13 欧买的膜贴坏了两张。看着小姑娘心疼的样子,刘辰煜想如果有一个自动贴膜机就好了。从小酷爱机械设计,拿过全国机械设计比赛二等奖的刘辰煜没有让这个想法付诸东流,认真考虑起实际操作的可能性。他首先调查了贴膜市场的情况,发现淘宝手机膜相关商铺有 15 万家,国内厂家生产膜超过 40 亿张,单张贴膜的利润在 900%,传统贴膜工作者的月收入常在 8000-20000 元。他发现目前厂家平均生产一张手机膜只需要一两块钱,意识到这一个毛利率很大的市场,如果换成机器贴膜的话,售价与淘宝持平,毛利率能达到 90% 以上。

意识到可行性,刘辰煜便投身于自动智能贴膜机的研发中。他介绍说,当前手机工厂生产线中已经有自动贴膜机了,有的新机拿到手就已经贴好膜了,只是针对的手机类型比较单一。面向广大的消费用户,刘辰煜想要设计一款可以识别主流的手机类型,贴膜要足够精准,不能有小气泡。经过半年多的努力,今年刘辰煜和他的团队终于研发出了一台可以识别 40 多种手机 sku(商品种类),一分钟之内精准贴好膜的智能自动贴膜机,他将其取名为魔机 iMOJI,这台机器有 “屏幕自动清洗装置”,“自动取膜装置”、“自动贴膜装置” 等 8 项专利技术 。

魔机 iMOJI 全自动手机贴膜机正面由一块 32 寸触控屏作为主要交互方式,搭配人脸识别模组实现 AI 功能,配置有贴膜仓,清洁仓,垃圾回收舱,售价与淘宝上质量有保障的手机膜基本持平。用户具体的操作步骤是:先自己取下原有的手机膜,再从屏幕上选择自己的手机型号,选择想要贴的手机膜类型并付款,将手机放入贴膜仓,静静等待一分钟看看大屏幕上的广告,就可以取出已经贴好膜的手机了。

刘辰煜介绍,魔机 iMOJI 安装的智能 AI 系统,可以识别出用户的年龄性别实现广告的精准投放,即对于不同年龄和性别的用户播放不同的广告。“现在的人没了手机就基本上不知道做什么好,所以在等待贴膜时候就会自然地观看大屏幕上的广告了。” 刘辰煜说,魔机可以通过图像算法精准投放常规广告,参与手机贴膜后,用户一定几率关注 iMOJI 的公众号,可积攒线上粉丝和目标用户。

目前,魔机投入市场的仅有一台,是刘辰煜作为试点投放来验证他的想法。这一台机器位于长宁区中山公园商圈,人流量巨大,位于常年排队的点都德门口。根据 8 月份一个月的测试来看,该试点平均每天收益可达 682.4 元,毛利率在百分之九十左右。第一台魔机的成本在 4 万元左右,预计在三个月内回本。刘辰煜介绍说,目前他们已经研制出造价 1.5 万元的第二代机器,正在量产中。

未来,刘辰煜透露,魔机将主要投放在人流量大的商场、电影院、地铁站和写字楼中,预计在明年年初在上海投放 250 台。“现在主要的问题是,培养用户的机器贴膜习惯,因为在我们之前没有人做这个事情,所以在人流量多的地方铺货还是很有必要的。” 刘辰煜说道。

魔机 iMOJI 正在进行天使融资中,计划融资 500 万,释放 15% 股权。其中大部分用于机器量产和原材料采购,另外用于市场运营和团队建设等费用。

目前魔机的主要创始团队来自于刘辰煜的母校陆军工程大学,其中卢涌、张海涛分别是其大学机械工程系副教授和电子工程系副教授,曾就职于奥美,有 11 年市场销售经验的魏生武负责其市场和品牌;来自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控制科学与工程专业硕士张娟也是技术团队中的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