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薅羊毛资本主义羊毛 暖社会主义人心”, 背负着 “国货之光”“ 美利坚韭菜收割机” “纳斯达克泥石流” 多项 “重任” 的瑞幸咖啡,从来不缺新闻。而这次,似乎是准备破釜沉舟了:4 月 2 日美股开盘前,瑞幸咖啡自曝 22 亿元财务造假,消息直接导致股价一夜间触发 6 次熔断,收盘时跌幅达 75.57%,最高跌幅超过 80%。

这家神奇的公司在两年多的时间内在全国开了 4500 多家门店,超过了发展 20 年之久的星巴克,创下 18 个月上市神话,成为 2019 年在纳斯达克 IPO 融资规模最大的亚洲公司。即便伴随着烧钱、财务堪忧、知名机构做空等多重危机,依然没能挡住它一路高歌猛进。

如今,自曝带来的连锁反应包括后续可能面临投资人、监管部门的集体诉讼,这些都将会是压倒瑞幸咖啡的最后一根稻草。

故事小能手 资本大宝贝儿

创业到道路千万条,2C、2B 还是 2VC,很显然,瑞幸选择最后一条捷径,风险再大也抵不过速度快。

回顾瑞幸咖啡的发展之路,瑞幸咖啡一直都是资本的宠儿,从未缺少融资。在上市之前,瑞幸咖啡一直烧着资本的钱。

首先是自神州系这一封闭圈子的系列操作。2018 年 4 月,瑞幸宣布获得数千万美元天使轮融资,资金来自董事长陆正耀控制的家族公司。

此后,知名风投开始入局。2018 年 7 月,瑞幸完成了 2 亿 A 轮美元融资,投资方为大钲资本、愉悦资本、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君联资本。投后估值 10 亿美元。

接着,PE 的影子开始现身。2018 年 12 月,瑞幸宣布完成 2 亿美元 B 轮融资,大钲资本、愉悦资本、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继续加码,中金公司入局,此轮投后估值 22 亿美元。

有意思的是,瑞幸咖啡的天使轮、A 轮和 B 轮投资者,很多都与神州租车关联紧密:方大钲资本的创始合伙人黎辉曾担任华平亚太区总裁,投资神州租车,离开华平后又出任神州优车副董事长以及战略委员会主席职务。天使轮投资者陆正耀,便是神州租车的创始人和大股东。而参与 A 轮、B 轮的愉悦资本创始人刘二海,就是当年主导君联资本投资神州租车的负责人。

国际资本终于上钩。2019 年 4 月,瑞幸宣布获得 1.5 亿美元新投资,其中贝莱德资本所管理的私募基金投资 1.25 亿美元,投后估值 29 亿美元。

好了,上市之前的资本囤积暂时完成。我们现在来看看上半场,能和乐视一决高下的瑞幸咖啡,是如何把成功把故事 “卖” 给投资机构的。

这一阶段,瑞幸描绘了一个 “大国蓝海” 的广阔图景:14 亿中国人,全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崛起的中产,远低于欧美国家的人均咖啡消耗量、星巴克耕耘 20 年未拿下的宝库……这是一个多美好的前景,仿佛在赤裸裸对资本宣告:人多钱多,不来是傻子。

配合着这段时间疯狂的线下扩张(截至 2018 年 12 月 31 日,22 个城市运营 2073 家咖啡门店)和早期投资人不遗余力的站台背书,这个美好故事可信度大大加强。瑞幸还不忘加把火:“2019 年总门店数将超过 4500 家,同时在在门店与杯量方面超过星巴克,成为中国最大的连锁咖啡品牌。” 终于,冲向 IPO 的火箭被点燃了。

2019 年 5 月 17 日晚,瑞幸咖啡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融资规模达 6.95 亿美元,成为当年在纳斯达克 IPO 规模最大的亚洲公司。

在上市之后,瑞幸更是一路高歌。这个阶段,瑞幸又一次展现其超人的故事能力,“消费升级”“中国速度” 的故事还不够性感?别急,我们来加点料:

2020 年 1 月 8 日,瑞幸咖啡发布智能无人零售战略,推出和无人售卖机 “瑞划算”,将覆盖办公室、校园、机场、车站、加油站、高速公路服务区和社区等各个场所。

机器人性不性感?无人零售前不前卫?

一系列操作弄得资本神魂颠倒,纷纷大喊:“闭嘴,给钱!”

1 月 8 日,瑞幸申请后续发行 1200 万股美国存托股票(ADS)。与此同时,瑞幸咖啡还宣布将发行 4 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两项合计将为瑞幸提供超过 11 亿美元的资金支持。

根据 Wind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 2019 年末,共有 158 家机构投资者持有瑞幸咖啡股票,持股总数达 4.6 亿股,而在 2019 年 3 季度末这个数据还停留在 94 家,持股总数也只有为 3 亿股。

超过千万股瑞幸咖啡股票持有者的名单中,既有美国银行、瑞银这样的国际知名投行,也不乏 Capital Research Global Investors(全球资本研究投资者基金)、孤松资本这样的著名对冲基金。

亏损王者 财务美颜达人

瑞幸烧起钱来和它发优惠劵的模样一样令人害怕,像个冰冷的机器。不过,凭借其对财报的一些列 “美颜”,对这种 “东方神奇力量” 不甚熟悉华尔街的大佬们竟然也忽略了端倪。

招股书显示,瑞幸 2018 年净亏损 16.2 亿元;2019 年第一季度,净亏损 5.5 亿元,第二季度净亏损为 6.8 亿元,第三季度净亏损 5.3 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在试运营之前的 2017 年,瑞幸咖啡净亏损 5637 万元。

也就是说,短短两年多的时间,瑞幸已经亏损超过 34 亿元,这还是官方公布的数据,不包过 2109 年四季度的统计。

另外一个有意思的指标是,收入与现金流的比例。一般的 2C 的企业,营收增长的同时,现金流也会成比例的增长,但是从瑞幸咖啡营收与现金流的增速来看,显然不合常理。

2019 年 Q1 至 Q3,瑞幸单季度营收分别实现 4.8 亿元、9.1 亿元以及 15.4 亿元,分别同比上升 90% 以及 69%。瑞幸的经营现金流分别净流出 6.28 亿元、3.75 亿元以及 1.23 亿元。特别是第二季度,营收与现金流的增速显然差距明显。究其原因,可能是因为瑞幸并不是一家 “一般的 2C 的企业”。

另外,关于 “盈利” 的认知,瑞幸也和 “一般的 2C 的企业” 不太一样:瑞幸咖啡一直对外宣传的一个指标是门店盈利,计算方法是从产品净收入中扣除材料成本、门店租金和其他运营成本以及折旧费用。

看起来很合理是不是?但一个关键数据被忽略了,那就是营销成本。这个数据有多关键呢?从其公布的成本占比来看,2019Q2 以来,营销费用一直维持在 25% 左右。一杯咖啡中,1/4 的收入是营销成本,抛出 30% 左右的材料费用,很容易得出卖一杯亏一杯的事实。结果瑞幸通过的 “美颜” 术语,改头换面成了 “盈利”。

2020 年 1 月 31 日,做空机构浑水在社交平台公布了收到一份来自匿名者、长达 80 页的做空报告,直指瑞幸咖啡捏造财务和运营数据。该报告称,长达 11260 小时的门店流量监控视频显示,2019 年第三、四季度,瑞幸每家门店每天的销量分别至少夸大了 69%、88%。

报告收集了 25843 份客户收据,发现瑞幸将每件商品的净售价至少提高了 1.23 元或 12.3%,而在实际情况中,门店层面的损失高达 24.7%-28%。不包括免费产品,实际销售价格为上市价格的 46%,而不是管理层声称的 55%。

瑞幸当时迅速否认了指控,短短几个月后却不得不自曝造假丑闻,可见状况到了何种地步。

根据 4 月 2 日瑞幸的公告:“投资者不应再依赖公司以前的财务报表和截至 2019 年 9 月 30 日的 9 个月的收益发布,以及从 2019 年 4 月 1 日起至 2019 年 9 月 30 日止的两个季度,包括先前对 2019 年第四季度产品净收入的指导,以及与这些合并财务报表有关的其他信息。”

换个说法:我之前的财务数据全都不作数了。

瑞幸背后的男人

创造 “瑞幸神话” 的最大推手是其背后的早期资本,其中有三个重要的名字无法绕开:神州系创始人陆正耀、愉悦资本创始人刘二海、大钲资本创始人黎辉,外界称其 “铁三角”,其中陆正耀为瑞幸咖啡背后的实控人。

在瑞幸咖啡的股东名单里,陆正耀持股 30.53%,黎辉的大钲资本持股 11.9%、刘二海的愉悦资本持股 6.75%。瑞幸在 1 月 8 日更新的招股书显示,瑞幸的实际控制人陆正耀和钱治亚已经分别将他们持有的瑞幸股份抵押了 30% 和 47%。1 月 8 日,瑞幸咖啡的早期投资机构大钲资本通过瑞幸咖啡的可转换债券和股票发行套现了 2.32 亿美元。大钲资本表示,此次减持后,已收回当初对瑞幸资本的投资。

刘二海多次为瑞幸咖啡站台,今年 1 月份,钱治亚在当选 “2019 经济年度人物” 时,刘二海还出席说:“瑞幸咖啡成功不仅仅是技术和我们能干,最主要的是中国人自信,喝着中国人的咖啡也感到很爽,价钱又便宜,质量又好。”

今日午间,瑞幸咖啡大股东、董事长陆正耀和瑞幸咖啡 CMO 杨飞二人都在朋友圈发布了一张海报,海报上写着 “今天更要元气满满!我们加油”。不过,神州系另一在港上市公司神州租车并没有 “元气满满”:开盘暴跌,盘中一度跌超 70%。神州租车在港公告,短暂停牌,等待发布澄清公告。

瑞幸咖啡 CMO 杨飞则配文:“资本的事我也不清楚我也不想问大家也别问我。我就知道经历这么多看到这么多,做人呢,两件事最重要: 必须实事求是,永远元气满满!#谢谢关心,我们反思”。

故事的结局

本次财务造假风波后,瑞幸咖啡将面临多方压力:财务底裤被扒下来可能并不是最大的麻烦,监管方可能的处罚,集体诉讼、投资市场的信任破产都在步步逼近。

3 月 25 日,已有美国多家律师事务所发布声明提醒投资者,有关瑞幸咖啡的集体诉讼即将到最后提交期限。

4 月 3 日,针对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事件,中国证监会发布公告称,中国证监会高度关注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 Inc.)财务造假事件,对该公司财务造假行为表示强烈的谴责。不管在何地上市,上市公司都应当严格遵守相关市场的法律和规则,真实准确完整地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将按照国际证券监管合作的有关安排,依法对相关情况进行核查,坚决打击证券欺诈行为,切实保护投资者权益。

墙倒众人推,京东零售集团 CEO 徐雷今天也在朋友圈怒斥 “这样的中概股老鼠屎对中国企业的形象影响是破坏性的,对中国创业企业的负面影响是深远的,经此事,全社会很多的经济成本会提高,因为信任已经被破坏了,而信任是最昂贵的。”

油煎火烹的瑞幸咖啡是否能抗过这致命一击,能不能像它发起优惠劵那样毫无顾忌?现在看起来是这样,今天一家瑞幸咖啡门店在点餐台挂出了显眼的宣传物料:“不要问,问了也是照常营业!”“国货之光,支持民族品牌”。

得,我们白操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