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需要懂代码,AR/VR 的内容创作也可以像制作 PPT 一样简洁?

提及底层系统和开发工具,很多非行家的人士都会有距离感,毕竟这是一个听起来就颇具专业性及高门槛的领域。不过,睿悦信息 Nibiru(以下简称 “Nibiru”)想让这件事情变得既专业又容易操作。

Nibiru 是一家 AR/VR 系统及内容引擎供应商,主要研发产品包括 Nibiru XR 设备终端系统、Nibiru Studio、Nibiru Creator 等行业应用软件工具。目前,其开发引擎支持超过 100 个场景和 2000 家行业客户,涉及教育、医疗、工业、文旅、零售等行业。目前,其已完成币 B+轮融资。

据不久前 3D 引擎公司 Unity 发布的《2020 年商用 AR/VR 热门趋势报告》显示,2020 年将是商用 AR 和 VR 技术(称为 XR)的转型之年。一方面,从投资角度来看,XR 已度过 “是否值得投资” 的前期阶段,而进入了技术成果实际运用的商用阶段。另一方面,XR 已经准备好进入 “增长阶段”。该行业的蓬勃发展离不开底层的基础系统及开发工具,所以,底层研发的机会也随之而来。

针对市场的环境,Nibiru 联合创始人刘峰瑞认为,从整个产业链上来看,需要有端才有内容。但现在的端还不够普及,内容也不够丰富。“如目前,内容的制作成本相对较高,在产生大量内容阶段前一定要有高效的工具出现。现在市场上较多使用的开发工具在制作轻量级应用、内容时需要极高的时间成本和人力成本。” 他也表示,行业中从端到硬件、操作系统还没有统一的标准,在这样标准尚未统一的大生态环境中,产品的协调与适配会更难。

“所以,我们的发展战略中,开放是核心诉求。” 刘峰瑞介绍,Nibiru 拥有数个 AR/VR 通用型行业应用工具,最具代表性的便是:AR/VR 应用开发引擎 Nibiru Studio 以及内容、交互式视频创作工具 Nibiru Creator。“未来,其他厂家包括一些垂直领域的工具也可以在我们的系统上运行。” 他补充介绍了对于未来产品设计的一些思考。

Nibiru Studio 渲染前
Nibiru Studio 渲染后

值得强调的是:Nibiru Studio 的显著特点是 AR/VR 专属和开发易用性。此外,其与 Nibiru 系统无缝对接,可最大程度减低渲染延时。据悉,Nibiru Sudio 已应用到多个行业场景领域。目前在航天、电力、资源、运输、气候等国家级重要领域都有应用场景落地。

Nibiru Creator 界面

而 Nibiru Creator 最大特点则是 “简单易用”,针对一些轻量级交互场景应用,非专业人士拥有素材,然后通过拖拉拽,即可形成自己的故事线。如在一个旅游场景中,需要为游客提供一个全景的虚拟导览图,相关负责的文员即可通过 Nibiru Creator 进行创作。值得一提的是,Nibiru Creator 的效率优势很明显。总的来说,让行业用户简单易用是 Nibiru 的典型特点。

除了效率的提升,Nibiru 的两项通用型工具还具有明显的特点:支持平台方面具有通用性和丰富性。据悉,Nibiru Creator 上制作保存并导出后,可在 PC 端,手机端,VR 一体机端、TV 端,等多平台观看和交互。Nibiru Studio 在 PC 端完成后可以导出一体机和手机端或其他嵌入式终端,形成完整的 VR&AR APP 三维应用或游戏。

未来是数字的时代,5G 与 AR/VR 的结合也成为了行业内的关注焦点。作为一家前瞻性的创新企业,Nibiru 也在为这个交融时代的爆发作准备。据刘峰瑞介绍,Nibiru 目前跟 5G 结合主要在两方面体现:一是与产业链上游的运营商一起研发解决方案,在技术上寻求合作。二是从下游的场景里面,为目前拥有的工业、零售等领域的客户提供方案。

值得一提的是,Nibiru 的创始团队拥有丰富的行业经验,这令 Nibiru 在发展的规划以及定位上都较理智、清晰。首先,2014 年,成立之初的 Nibiru 并没有随市场的热度全力押注硬件的研发,而是看到了底层开发的机会。此外,从大环境上来看,国际上的科技巨头如谷歌、Facebook、苹果、微软都在 AR/VR 行业内居主导地位,它们通过一系列产品来定义产业发展模式,标准及构建起自己的 AR 生态。这对于创新企业来说是否会是很大的挑战?刘峰瑞表示,Nibiru 的思路和他们不同,很多大厂主要是着眼于 C 端市场去构建自己的一套标准,打造生态,因为他们之前在 C 端上已经占住了量,而 Nibiru 的策略是从 B 端到 C 端的发展路径。

刘峰瑞认为:“不可早不可晚,要在合适的时机,需要找准自己的点然后快速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