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造肉” 这个概念,已经并不稀奇。美国植物肉公司 Beyond Meat  在去年 5 月创造了 2008 年金融危机以来最佳 IPO ,便是市场对 “人造肉” 的认可。“人造肉” 也就是用植物基来模拟真肉的外观和口感,在欧美等国家逐渐流行起来,头部与肯德基、汉堡王、赛百味等餐饮巨头合作开发了多款产品。

相对来说,国内 “人造肉” 市场比较空白。未食达 Vesta 的创始人解子涵前年在荷兰的时候吃到了一款植物肉的汉堡,其口感外观与真肉几乎无差异,自称为 “吃货” 的他瞬间就对植物肉市场颇感兴趣,想要研发一款国产植物肉品牌。

曾在科技投资领域工作的解子涵深知一款新兴产品核心在于技术研发力量。于是,他请到了世界科研机构食品研究院研究员、三星米其林厨师、世界 500 强企业高分子化学家、以及顶级名校食品工程系博士组建成为技术研发团队,在 2019 年成立未食达 Vesta 植物肉食品公司,着手以分子料理思路去解构肉,用天然植物代替肉的成分。

解子涵介绍,欧美早期的仿荤技术的确源于中国,但产品升级后,在口感、口味、营养成分等方面都有很大突破。在进行消费者盲测时,大多食客尝不出植物肉与动物肉的区别。但欧美的产品应用以煎、烤、炸为主,在中国市场里,大家最爱的火锅、⻧、酱、炖这些烹调方法,欧美现有的产品居然都无法胜任。 

所以,未食达 Vesta 需要研发出独特的食品技术。“如何打造出适合中国市场的植物肉,我们做了很多研发的工作。” 解子涵介绍说,人造肉的主要原料是植物提取制成的组织蛋白。现有的组织蛋白产品,一碰到热水,蛋白质会迅速吸水,使得原先坚韧的蛋白质结构被水分子破坏。而动物的肌肉微观上有一层一层的结缔组织包裹的纤维状结构—-筋膜。炖煮后筋膜阻碍了水分子的渗透,赋予了肉独特的口感,也是传统素肉很难模仿真肉的原因之一。 未⻝达的科学家经过三四个月的研究独创了纳米筋膜技术,应用微胶囊包裹原理,将一层薄薄的凝胶层覆盖到了纵横交错的的植物组织蛋白的微观结构。“不要小看这层凝胶层,应用这项技术的组织蛋白,在耐煮性能上比市售产品提高了至少 14 倍。 ” 解子涵说。

攻克技术难关后,未食达 Vesta 近日正式推出了它的植物肉品牌 “烩粹 HUICUI”。同时,烩粹 HUICUI 宣布即将与待煮拉面品牌 “拉面说” 合作推出植物肉意面,产品预计将于 4 月上市售卖。这一款产品会采用植物肉肉酱,肉酱的原料为纯植物基,定价会在拉面说产品的主流定价区间内。

为何选择拉面说进行产品首发,解子涵解释说:“在速食面这个蓝海市场已经被填的很满的情况下,拉面说作为一个新的消费品牌仍能异军突起,是因为它给消费者提供了一个新的消费方案,这与我们品牌的理念不谋而合。” 他表示,食品和餐饮品牌们希望能给自己的用户提供足够差异化、同时又健康美味的产品,对植物肉产品有着旺盛需求。同时,首款产品也是双方根据中国市场需求量身打造,口味、口感都根据国内消费者的喜好进行了专门优化,解子涵对这款产品的销量非常有信心。

“评价植物肉的成功与否,只要包括外观、口感、味道、营养成分四个维度,其中最难的是口感。” 解子涵说,烩粹 HUICUI 的产品面世前,他们曾做了 3~4 轮的内测,每轮有上百个测试样品,通过收集参与者的反馈来不断调整,最终达到了与真肉基本无异的口感。解子涵透露,烩粹 HUICU 植物肉产品销售价格目前与大宗采购猪肉的价格持平。

解子涵介绍,Vesta 目前已经拥有了一定的量产能力,此次与拉面说意味着 Vesta 能够稳定、持续地向客户供应植物肉肉酱。此外,Vesta 还在与不同公司平行推进合作事宜,整体思路是为客户量身定制植物肉半成品产品,并在 toC 销售时进行品牌联名。

从国内植物肉的现状来看,to B 市场比 to C 端更容易切入,消费者当前还缺少一个常态的,能够购买、尝试并开始理解接受人造肉的产品。对于大众对植物肉的接受度,解子涵表示并不担心,认为这是新产品打开市场的必经之路。

据了解,未食达 Vesta 在去年 6 月份宣布获得 IMO Ventures 的天使轮融资,是国内第一家获得融资的植物肉食品公司。

“人造肉” 这个概念,已经并不稀奇。美国植物肉公司 Beyond Meat  在去年 5 月创造了 2008 年金融危机以来最佳 IPO ,便是市场对 “人造肉” 的认可。“人造肉” 也就是用植物基来模拟真肉的外观和口感,在欧美等国家逐渐流行起来,头部与肯德基、汉堡王、赛百味等餐饮巨头合作开发了多款产品。

相对来说,国内 “人造肉” 市场比较空白。未食达 Vesta 的创始人解子涵前年在荷兰的时候吃到了一款植物肉的汉堡,其口感外观与真肉几乎无差异,自称为 “吃货” 的他瞬间就对植物肉市场颇感兴趣,想要研发一款国产植物肉品牌。

曾在科技投资领域工作的解子涵深知一款新兴产品核心在于技术研发力量。于是,他请到了世界科研机构食品研究院研究员、三星米其林厨师、世界 500 强企业高分子化学家、以及顶级名校食品工程系博士组建成为技术研发团队,在 2019 年成立未食达 Vesta 植物肉食品公司,着手以分子料理思路去解构肉,用天然植物代替肉的成分。

解子涵介绍,欧美早期的仿荤技术的确源于中国,但产品升级后,在口感、口味、营养成分等方面都有很大突破。在进行消费者盲测时,大多食客尝不出植物肉与动物肉的区别。但欧美的产品应用以煎、烤、炸为主,在中国市场里,大家最爱的火锅、⻧、酱、炖这些烹调方法,欧美现有的产品居然都无法胜任。 

所以,未食达 Vesta 需要研发出独特的食品技术。“如何打造出适合中国市场的植物肉,我们做了很多研发的工作。” 解子涵介绍说,人造肉的主要原料是植物提取制成的组织蛋白。现有的组织蛋白产品,一碰到热水,蛋白质会迅速吸水,使得原先坚韧的蛋白质结构被水分子破坏。而动物的肌肉微观上有一层一层的结缔组织包裹的纤维状结构—-筋膜。炖煮后筋膜阻碍了水分子的渗透,赋予了肉独特的口感,也是传统素肉很难模仿真肉的原因之一。 未⻝达的科学家经过三四个月的研究独创了纳米筋膜技术,应用微胶囊包裹原理,将一层薄薄的凝胶层覆盖到了纵横交错的的植物组织蛋白的微观结构。“不要小看这层凝胶层,应用这项技术的组织蛋白,在耐煮性能上比市售产品提高了至少 14 倍。 ” 解子涵说。

攻克技术难关后,未食达 Vesta 近日正式推出了它的植物肉品牌 “烩粹 HUICUI”。同时,烩粹 HUICUI 宣布即将与待煮拉面品牌 “拉面说” 合作推出植物肉意面,产品预计将于 4 月上市售卖。这一款产品会采用植物肉肉酱,肉酱的原料为纯植物基,定价会在拉面说产品的主流定价区间内。

为何选择拉面说进行产品首发,解子涵解释说:“在速食面这个蓝海市场已经被填的很满的情况下,拉面说作为一个新的消费品牌仍能异军突起,是因为它给消费者提供了一个新的消费方案,这与我们品牌的理念不谋而合。” 他表示,食品和餐饮品牌们希望能给自己的用户提供足够差异化、同时又健康美味的产品,对植物肉产品有着旺盛需求。同时,首款产品也是双方根据中国市场需求量身打造,口味、口感都根据国内消费者的喜好进行了专门优化,解子涵对这款产品的销量非常有信心。

“评价植物肉的成功与否,只要包括外观、口感、味道、营养成分四个维度,其中最难的是口感。” 解子涵说,烩粹 HUICUI 的产品面世前,他们曾做了 3~4 轮的内测,每轮有上百个测试样品,通过收集参与者的反馈来不断调整,最终达到了与真肉基本无异的口感。解子涵透露,烩粹 HUICU 植物肉产品销售价格目前与大宗采购猪肉的价格持平。

解子涵介绍,Vesta 目前已经拥有了一定的量产能力,此次与拉面说意味着 Vesta 能够稳定、持续地向客户供应植物肉肉酱。此外,Vesta 还在与不同公司平行推进合作事宜,整体思路是为客户量身定制植物肉半成品产品,并在 toC 销售时进行品牌联名。

从国内植物肉的现状来看,to B 市场比 to C 端更容易切入,消费者当前还缺少一个常态的,能够购买、尝试并开始理解接受人造肉的产品。对于大众对植物肉的接受度,解子涵表示并不担心,认为这是新产品打开市场的必经之路。

据了解,未食达 Vesta 在去年 6 月份宣布获得 IMO Ventures 的天使轮融资,是国内第一家获得融资的植物肉食品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