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白领疫情失业做起了外卖骑手” 这样的新闻我们近期经常看到,一边感叹世事无常,一边好奇做外卖骑手能赚多少钱。一名北京的导演张天奇却身体力行的去做了外卖骑手,因为疫情影响剧组无法开工,他召集同事一起在北京大街小巷里穿梭,体验了一把骑手的生活。

体验外卖骑手,首先需要一辆电动车,但是线下的租车行大部分需要交昂贵的押金,还要签协议、按手印、拍照等繁琐的手续,最后他找到了一个可以支付宝免押租车的平台——“云马租车”,一月起租,租金在 500 元左右。最后他如愿以偿地带领着自己团队,骑着云马租车租来的电动车摇身一变成为 “外卖小哥”。

除了像张天奇这样想体验生活的人,在疫情期间,也有很多人转行全职做起了外卖跑腿骑手。外卖行业在近两年的发展也突飞猛进,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 年中国在线外卖市场规模达 2845.5 亿元。对于选择初做骑手的人来说,租车成为一个理想的选择。

据了解,云马租车是一个外卖配送车信用租赁平台,成立于 2019 年 10 月,通过代理商模式为外卖骑手等小哥提供免押信用租车服务。“我们不是一个共享模式,而是针对外卖骑手的租车平台,在租期内,这辆车就只属于你。” 云马租车的创始人王士佳说。王士佳是连续创业者,曾创办外卖供应链服务平台 “联亿”。

专门给外卖小哥的电动车,也要按需定制。王士佳介绍说,云马租车旗下的车辆都是按照其设计要求由代工厂定制的,这包括车辆的尺寸,专门放外卖箱的货架,电池的续航里程等。比如,云马租车的电动车采用的锂电池为国轩高科定制,续航里程能达到 150 公里,完全能满足骑手一天的出行需求,不需要在工作期间花时间充电或换电。

另外,王士佳介绍,云马租车电动车的亮点设计在其车辆管理系统。系统能够自动监测到车子的行驶轨迹,经停地点甚至可以监控到外卖员有没有闯红灯违法交通规则等行为。目前这项功能正在研发测试中。

在车辆投放渠道上,云马租车采用的是 S2B2C 的模式,通过招募城市和地区代理商来占领市场,云马招募的代理商聚焦于饿了么、美团承包商,给跑腿公司提供人力的第三方招聘,以及电动车批发商,锂电池代理商和市场物流配送承包商。

据了解,云马租车目前为代理商们上线了 PC 端的服务系统用于统计车辆电池使用情况、电动车的行驶轨迹等。另外给外卖员上线了支付宝小程序,用于免押租车和提车还车服务。王士佳说,外卖小哥只需要在支付宝小程序上免押下单,据其显示的最近提车点提车,代理商收到订单之后将车辆扫码出库,还车的时候再线上操作入库。

盈利模式方面,云马租车前期主要现金流来自代理商缴纳押金及加盟费用,初期盈利以租金分成和平台服务费为主,团队认为,当用户积累到一定体量,可实现保险及流量变现,开始大规模盈利。王士佳介绍,一辆电动车价值约 3000 元,目前月租赁费用平均 500 元,回本周期在 7~8 个月。目前每个月电动车租赁业务带来收入 200 多万元。而团队最近与国轩高科达成战略合作协定,国轩高科为云马租车定向投放了价值五千万元锂电池。王士佳透露,在未来云马租车的业务也将延伸到锂电池租赁领域,另外品牌化之后,他们将考虑与电动车品牌合作,逐渐减轻运营的负担。

据王士佳介绍,当前云马租车聚焦一二线城市,目前已经开拓了杭州、合肥、北京、佛山、南京等十个城市,截止目前投放了过 10000 辆电动车,注册用户有 20000 人。据了解,云马租车曾获数百万元种子轮融资,目前云马租车正在开展新一轮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