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月 13 日,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视频网站爱奇艺发布 2020 年 Q2 财报,截至 2020 年 6 月 30 日,爱奇艺二季度总营收 74.12 亿元,同比增长 4.24%;归母净利润-14.42 亿,亏损环比有所收窄。

财务数据之外,爱奇艺还披露了公司遭美国证监会(SEC)调查的情况,据披露,SEC 的调查是针对 4 月份做空机构 Wolfpack Research 出具的做空报告而来,而爱奇艺也已对此进行长达 4 个多月的内部审查,目前两项调查都在进行中。

美东时间 8 月 14 日,爱奇艺股价一度应声大跌近 20%,之后股价小幅回升。截至发稿前,爱奇艺股价 19.27 美元,紧贴着 18 美元的发行价。

做空到底有没有实锤?

今年 4 月初,做空机构 Wolfpack Research 发布长达 37 页的做空报告,指出爱奇艺主要存在 3 处造假:

  1. 虚增营收。Wolfpack 指出爱奇艺将 2019 年收入虚增了 80 亿~130 亿元,即 27%~44%。主要手段是夸大递延收入、对易货交易中的内容版权进行过高估值等。
  2. 夸大用户数。Wolfpack 通过 3 个独立来源的数据证明爱奇艺将其日活跃用户数高估了 42%-60%。
  3. 烧假钱欺骗投资者。Wolfpack 认为爱奇艺通过对双重会员的不恰当核算:一方面计入全额营收来夸大营收数据,另一方面将其合作伙伴的份额认列为费用,夸大开支以 “烧” 掉虚假现金,隐瞒欺诈行为。

做空报告来势汹汹,甚至在标题(The Netflix of China?Good Luckin)中暗戳戳地用此前被浑水做空的瑞幸咖啡来讽刺爱奇艺财务造假。爱奇艺也迅速回应称,该报告包含大量错误、未经证实的陈述以及与爱奇艺有关的误导性结论和解释,“引用数据与结论严重失实,与实际情况不符”。

英联资本投资者关系公司创始人张姝曾表示,本次做空爱奇艺和瑞幸事件的性质不同,该报告的扎实程度有待商榷,存在调研样本不足、数据多样性不够等问题,再考虑到爱奇艺在公司治理方面的优势和 Wolfpack 从前的失败案例,本次指控如要坐实还要做很多工作。

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蔡凯龙也指出,从 3 方面来看,爱奇艺财务造假的可能性不大:

  1. 做空报告发布至今已时隔 4 个月,时间越长,明显造假的概率就越低,爆雷可能性的就越小。
  2. 从最新财务数据看,爱奇艺第二季度营收与净亏损数据都超出市场预期,这减小了爱奇艺财务造假的可能性。
  3. 目前除创始人之外的大股东百度和高瓴资本并没有减持股票的迹象,这也让爱奇艺财务造假的可能性进一步减小。

月费能涨得起来吗?

抛开财务造假的疑团,爱奇艺的持续亏损问题也正在被投资者正视。《动点科技》浏览相关论坛发现,有投资者认为爱奇艺的行业属性就是亏钱,虽然烧了十年但未来什么时候赚钱还看不到边。对于这样一家公司,财技不是重点,应关注行业逻辑和护城河还稳不稳。

如今视频网站烧钱是基本操作:一集热播剧的网播费动辄上百万,再加上自制剧、自制综艺、营销推广费用…… 国内三大视频网站基本都在亏损,爱奇艺背后的百度虽日薄西山,可烧起钱来也不输优酷与腾讯,每年肉眼可见地输出了大量优质内容,即便如此,爱奇艺的会员增长并不尽如人意:截至二季度末,爱奇艺订阅会员规模达 1.05 亿,同比增长仅 4%,甚至与一季度末相比还少了 1400 万。

分开来看,爱奇艺的四块业务中,会员服务与内容分发的收入在 2 季度实现明显增长。而被寄予厚望的在线广告收入却同比下滑 28%,其他收入也下降了 6%。

即使碰上疫情给在线娱乐行业带来的红利,爱奇艺的用户增长也不可避免地陷入了瓶颈。这样一来,增收的方式只剩下一个:提升客单价。

爱奇艺 CEO 龚宇曾多次强调,包月订阅收费是爱奇艺未来的主要收入,也是扭亏为盈的唯一路径。在二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中,龚宇再次表示,爱奇艺给用户提供优质内容,但会员定价实在太低,“目前爱奇艺月费是 19.8 元,该收入无法覆盖成本。”

2019 年底,爱奇艺会员及海外业务群总裁杨向华就对外公开表示,爱奇艺正在酝酿会员费用上涨。之后爱奇艺在今年一季度推出超前点播、5 月推出星钻 VIP,虽然一次次被用户骂上热搜,甚至告上法庭,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措施的确给爱奇艺的营收带来了正面的影响。眼下看来,就算用户再不乐意,爱奇艺月费上涨是势在必行。

曾有互联网分析人士撰文指出,“长视频就不是一个好生意,规模壁垒完全依靠内容采购建立。”

爱奇艺对标的国外流媒体巨头奈飞(Netflix),近两年的日子其实也不好过,虽然实现了账面盈利,但资产负债表每年都在扩大,其运营方式也是在透支未来的营业收入来维持当前内容采购与制作的开支。

过去几年中,奈飞一直保持着较高的内容更新频率,同时其订阅费用也水涨船高。2019 年 1 月中旬,奈飞宣布把美国服务的收费标准上调 13% 至 18%,付费服务的月收费标准从 11 美元(约合人民币 76 元)上调至 13 美元(约合人民币 90 元)。这也是自 Netflix 12 年前推出视频流媒体服务以来,收费标准涨幅最大的一次。调查显示,24.3% 的受访者认为其订阅费用过于昂贵。

强如奈飞,也不得不面对 Disney+、Amazon Prime、HBO Max 等后起之秀的威胁,何况尚未实现收支平衡的爱奇艺。横向上一面要小心另外的两巨头,一面要提防后浪 Blibli、芒果 TV,纵向上,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来势汹汹,爱奇艺的流量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