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去影院欣赏一部热门大片已重新变得稀松平常,当视频网站的优质内容已经挤占了你的大部分休闲时间,当短视频平台精准的算法推送已逐渐掏空你的大脑…… 手机依赖带来的视力与颈椎等健康问题越来越无法忽视,人们感叹娱乐至死。与此同时,有一群人的文娱需求还没得到基本的满足,他们就是游离在主流文娱市场之外的视听障人群。

随着中国进入小康社会,无障碍事业的发展也迎来了黄金时代。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在获得正常的吃穿住行之后,更多个性化、人性化的精神文化需求随之产生,视听障群体的需要也逐渐被看到。企查查数据显示,全国目前已有 4000 家无障碍相关企业与社会团体,其中,译迩科技就是一家专门为视听障人群提供无障碍视听内容的创新企业。

近日,动点科技对译迩科技创始人、CEO 韩冬雪进行了专访,深入了解了视听障人群对专业化的无障碍文娱内容的欣赏痛点与消费需求。

产业化难题是个悖论

2016 年刚创业时,韩冬雪想做一档关注视障人群的综艺,但由于种种原因,这个项目被搁置了。之后的几年时间里,经过大量的调研,韩冬雪的团队找到了无障碍电影这个切入点。

自 2009 年中国第一部无障碍电影《高考 1977》诞生以来,其制作方——上海电影评论学会发起设立的 “无障碍电影工作室” 在过去的十余年里,已制作了近百部无障碍电影作品,并且这些作品在喜马拉雅、蜻蜓 FM 等音频网站上已获得了上百万的点击率,充分印证了视障人群对于无障碍文娱的需求。

“我们是先关注到了视障人群,然后才了解到他们的需求。” 韩冬雪表示,以前视障人群能欣赏到的几乎都是无障碍音频电影,但事实上他们对电视剧、纪录片、综艺、动画、动漫等艺术形式都很喜欢,而没有人去把这些作品做无障碍的加工,市场在这块是空白的。在视频内容中画面上面展示的是什么,他们是不清楚的。

其二,由于视障人群中仅 30% 左右是全盲,剩余近 70% 的人仍拥有低视力,包括色盲和管状视线等。因此,对于这部分人来说,画面和画质反而显得更加重要。而已有的无障碍电影作品中,90% 都是音频,也无法完全满足低视力人群的需求。中国还有 3 亿老龄化人群,也是视听力下降很明显的人群,他们已经成为互联网的新活跃人群,也都需要高品质的无障碍文娱内容。

对于无障碍电影发展较慢的原因,市场普遍认为除了版权获取难度较大之外,还有难以产业化、无法产生经济效益。

对此,韩冬雪并不认同。“无障碍文娱作品的本质还是文娱作品,视障人群一样有自己的精神需求,且具备一定的消费能力。

此前,韩冬雪的团队与深圳信息无障碍研究会和中国盲文出版社无障碍中心合作进行相关问卷调查,数据显示,在接受调查的近 300 万的视听障人群中,2000~5000 元的月收入和 5000 元以上的月收入人群的占比,其实是高于普通人的。

调研报告还显示,这一群体对文娱作品的付费意愿是大于普通人的。“如果你的内容足够好的话,他当然愿意付费去买。”

韩冬雪坦言,自己做的事情从商业模式上来讲没什么创新的,“它就是一个无障碍版的视频网站,只不过是无障碍人群的商业价值还没有被发掘。”

版权制度有待推进

无障碍作品本质上是对普通文娱作品的二次创作,涉及到改编,版权是一个绕不过去的难题。

目前,译迩科技的版权基本上是由团队一家一家地谈下来的。现在已上线的作品有映美传媒授权的网剧《少主请慢行》、贾樟柯导演的电影《山河故人》,正在接洽的有汉唐光影的电影《77 天》、炫动传媒刚刚上线的动画电影《新愚公移山》。

版权不好拿,即使是已到手的为数不多的这几部作品,过程也十分崎岖。

其中,《少主请慢行》这部作品的网络全版权其实已经给了爱奇艺。为支持译迩的项目,映美传媒需要与爱奇艺签订补充协议,剥离作品的无障碍版权归译迩所有。流程相当复杂,难得的是映美积极地在中间协调促成史无前例的合作。

而《山河故人》电影的声音部分由一个法国团队制作,因为疫情原因,法国已停止办公。为此,贾樟柯导演的团队也帮忙协调,希望能用技术手段对原有音轨进行剥离,便于译迩团队进行后期的再制作。

“版权难题的解决最终还是希望有相关立法,在这之前只能一家一家死磕”,韩冬雪指出,无障碍电影发展缓慢,其实也与版权使用混乱有关,“要想推动行业正向发展,必须先合法地去做(拿版权)这件事。”

就在采访结束时,韩冬雪得到消息,汉唐光影已寄出电影《77 天》的授权协议和工程文件。

内容产出标准化

怎样保证内容的品质?撰稿是重中之重。既要让用户清晰知道画面内容,又不能带有主观色彩的描述。

目前很多公益组织和机构、个人都有意愿和热情做无障碍电影,但实际上大家的产出物是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的,这其实也导致了作品质量参差不齐。

每个人对于创作都有不同的理解,1000 个人心中有 1000 个哈姆雷特,如何理解作品描述作品,很难统一。

“但既然决定要用标准化的形式来做无障碍电影,我们觉得产出物的工业标准要有,比如说它一定要音画同步,它至少是 5.1 声道,在音质、画质方面要有一个基本标准,因为低视力群体本来就是视力会模糊,我们现在上传的都是至少是高清的画面。此外还有要做好口述解说词的声音渲染。我们现在所有做的片子都能够达到原片没有时长的改动,在有限的时间里把口述解说词清晰完整地表达出来。”

对于无障碍文娱内容制作的流程和标准,译迩把实践中总结下来的经验做了汇总,并在今年 6 月份向中残联的无障碍成果论坛提交。

未来,韩冬雪希望能在标准建立之后,拿到更多的影视版权,找到有同样理念的无障碍影视制作机构、形成一个联盟,产出具有统一性高品质的无障碍文娱作品。当囤积了海量片源的视频网站巨头逐渐看到这个市场之后,译迩想与之合作进行内容的无障碍产出。在拥有统一标准的制作联盟之后,就能形成一个内容制作分发中心。

资金仍是最大掣肘

目前,译迩上线的内容不多,在没有做大范围推广的情况下,已更新的剧集访问量在 4000 左右,5 月 21 日发布的贾樟柯导演作品《山河故人》无障碍版先导片全网曝光 3.2 亿,视频播放破百万。7 月 28 日上线的国内第一档无障碍真人秀《让世界看见我》先导片阅读量 20 万、全网播放量破 3 万。除了影视剧、综艺、动画之外,译迩还在对接纪录片、微电影、优质短视频的资源,逐步实现内容的多元化。

译迩自主开发的无障碍播放器,其操作体验也得到了众多视障伙伴的认可,社群伙伴更表示愿意为之付费。译迩无障碍文娱的 App 也在开发当中,设置了一些新颖的功能,比如为出行不便的视障伙伴设置定时线上放映室,室长可邀请伙伴一同观影、交流,可以满足视障伙伴的社交需求。

此外,译迩也在尝试进行线上线下渠道的打通,希望将制作好的无障碍内容分发到全国各地盲文图书馆的电影放映厅,将有共同文娱喜好的视听障伙伴聚集在一起。

对于译迩来说,资金依然是制约发展的最大阻碍。此前一些做无障碍电影的公益组织运作资金通常还是依靠公益捐赠和政府资金,很难保证持续稳定输出,导致从业人员稳定性也较差。视听障群体的消费习惯需要慢慢引导和培养,在没有足够资金保证内容稳定量产的情况下,商业化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译迩也在尝试对接影响力投资。

目前,译迩还在对接更多的机构合作,制作团队的产出效率与内容品质也在不断提高,对于未来的发展,韩冬雪表示很有信心。“我坚信无障碍文娱一定会有非常好的发展前景,视听障碍人群的需求和价值会逐渐被重视,希望能够对接更多的版权方,有更多内容制作的专业人士加入到无障碍电影制作的团队。在保持数量稳定质量上乘的更新后,视听障人群将会成为付费视频用户的新群体。”

 

图片来自 Pixab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