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一场突发疫情意外点燃了社区团购行业的火,从低线城市一路向广州、深圳等城市蔓延,互联网巨头几乎全部下场,生鲜零售业迎来变局。

12 月 3 日,2020 在线新经济沙龙在上海徐汇西岸人工智能中心正式开启,论坛由上海市徐汇区商务委员会指导,上海西岸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亿欧 EqualOcean 主办,腾讯广告协办。活动以 “生鲜零售新变革,社区团购硝烟再起” 为主题,邀请到了徐汇区商务委的相关领导,美团、滴滴、食享会等社区团购企业代表,以及腾讯广告、九曳、蔬东坡等产业链上下游服务商,共话社区团购变局中的机会.

技术正在重构零售业的 “人货场”,对消费者而言,技术可以改变零售内涵,将不同类型的消费贯穿到一起,给消费者无缝体验。对于商家而言,技术可以重构供应链,降本增效。

在活动开始,上海西岸开发(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赵峥表示:“西岸正瞄准科技前沿和产业高端,以高品质园区建设推动加快发展新经济形态,培育产业新动能,拥抱新经济。” 在生鲜零售的变革中,除了技术的驱动外,“场” 的驱动也不得不提。中国高达 97% 的社交行业渗透率,不仅紧紧抓住了不同圈层用户的注意力和时间,也深刻改变着消费者的决策与消费链条,逐渐成为企业开拓商业增量的关键阵地。

而在这一过程中,腾讯则是其中无法绕开的一股力量。腾讯广告零售中心高级总监杨雪峰表示:“当前社区团购玩家正面临着两大问题:一是流量组织的效率,因为企业能够获得盈利很大程度决绝于这一点;二是供应链,这是每个企业都要修炼的内功。”

亿欧 EqualOcean 董事总经理王彬发布之后发布了《2020 中国社区团购行业研究报告》,他表示:“社区团购与其说是商业模式,我们认为更多的是消费升级的新基础设施,所以我们在今天做的都是很伟大的事情,无论环境怎么变,只要奔着这个初心做,社区团购一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短视频、直播电商等新基础设施加速了商品生产者的创新方式和迭代方式,新品牌飞速涌现,社交生态的飞速发展也正在颠覆营销人的已知世界。为此,腾讯广告购百及生鲜行业负责人安晓佩分享了新时代下的腾讯经验,“腾讯广告通过帮助企业主场内场外数字化升级,从精准引流、用户直连、品牌共建三个方面,以智慧营销全面实现生意增长。”

在活动现场,腾讯广告发布了其 “腾讯生鲜数字扶植计划”,腾讯广告零售中心高级总监杨雪峰表示:“腾讯广告会用我们的腾讯资源,协助区域零售企业,包括生鲜行业从业者,共建生态,帮助大家携手共赢。” 之后,上海西岸开发(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赵峥、腾讯广告零售中心高级总监杨雪峰、腾讯广告购百及生鲜行业负责人安晓佩、腾讯广告生鲜行业经理梁婷婷、亿欧 EqualOcean 董事总经理王彬共同上台启动了这一计划。

除了互联网企业在加注社区团购之外,实体零售商今年对社区拼团的热衷度进一步提高,以多点为例,今年疫情期间多点就与北京 4000 多家社区达成合作,建立了 6000 多个社区抗疫提货站。

多点 Dmall 社区拼团业务部负责人荣健分享了多点的经验:“我们通过城市大仓把品牌的商品注入到中心门店,通过中心门店注入到前置仓,通过前置仓,再通过小程序的触达或者其他方式的触达,把它注入到商圈里面实现购买。”

发网物流燎圈创始人李玉祥表示:“交付是在社区团购平台月销突破一千万时,碰到最大的问题,包括互联网巨头烧钱的速度变慢了,因为现在它面临最大的问题,一分钱卖出去的货怎么送出去,别看量很大,但是送出去是一个大问题。” 生鲜的火热也与资本的追逐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据统计,截至 2020 年 6 月,生鲜行业融资 150.1 亿元,超过 2019 年全年。

弘章资本投资副总裁方智祺认为:“站在投资人视角,万亿时代已经过去了,阿里、京东已经定了。千亿平台也定了,就是美团,美团就是千亿往万亿走的过程。那社区团购是什么?社区团购是做百亿,冲千亿的平台,这是资金链驱动的底层逻辑。”

在活动的尾声,产业链上下游的佼佼者们也站在各自的角度畅想了社区团购的终局将走向何方。九曳创始人张冰表示:“虽然大家都觉得抓用户很重要,但是长期来看关键的两点是采购端供应链和供应链物流环节,采购端更核心的是品质,物流端既关系着你交付成本,也关系着你交付的服务体验。” 蔬东坡创始人罗明表示:“平台能不能做起来,关键看整个社区团购利益共同体能不能形成,如果都是以牺牲经销商利益作为代价,那这个平台就是有问题的。” 腾讯广告购百及生鲜行业负责人安晓佩表示:“我作为平台角色更多地会想除了头部需求之外,腰部玩家的需求是什么,我们需要和服务商一起做更多的讨论和共建,我们会做这方面的赋能。” 冰雪蜜脆园、汇农苹果电子科技执行董事李涛认为:“想实现源头直采,平台方最需要突破的是人才环节,因为这是个很考经验和技术的事情,将这方面的专业人才和基地结合,把品控做起来,才是最重要的。” 同程资本联合创始人刘欣则认为社区团购的爆发并不是突然的,“中国有这么多年轻的创业者,只要模型可行,从资本角度来看,总有钱投进来,疫情其实并不是那么充分的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