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起,00 后们将陆续从大学毕业进入社会,成为新一代主流消费群体,大消费也因此再度火热,市场正急不可耐地想要收割 Z 世代的消费需求。

12 月 15 日,下城区创新创业大赛现场,作为嘉宾出席的创享投资合伙人兼华北区负责人朱春涛接受了动点科技的采访。

成立于 2014 年的创享投资专注于文体娱乐、消费升级、前沿科技、TMT 创新等具有高成长性领域的早期股权投资机会,管理团队成员来自于腾讯、网易、掌趣等一线互联网企业和同威、建银国际等知名创投机构,拥有丰富的企业运营管理经验和深厚的产业背景资源,团队以往投资的欢瑞世纪、合润传媒、天上友嘉、摩奇卡卡、重力聿画等已成为明星项目。

巨头当前,小公司依然有机会

在创业者的挑选上,创享投资钟情于两种类型的创业者,一是成熟的创业者,比如从大公司辞职创业的高层,懂得行业的痛点和难点;二是优秀的年轻创业者,曾在专业领域有过商业化的尝试。此外,创始人的成长性、使命感、执行力也是创享投资所看重的特质。

核心点在于,创业者要把握好科技创新和商业化的结合点。” 技术发展到大规模商用乃至引起商业化的革命或社会变革需要时间,在这段时间里,能把商业和科技有机结合的创业团队是创享投资所认可的。

在成为投资人之前,朱春涛曾有过两次创业经历。

2006 年,在腾讯已小有成就的他毅然辞职,和好友一起开了家游戏公司,这一年他 24 岁。这次失败的创业经历让朱春涛发现了自身能力与市场需求之间的差距,也让他明白公司运营中可能会出现的问题。二次创业时,朱春涛多了一些商业化的考量。

这两次创业也让朱春涛看到,面对腾讯、阿里这样的巨头公司,小公司的机会也是真实存在的,这让他对小型早期创业公司的发展有了更多期待,也是他进入创业投资领域的契机。

“一个初创公司不可能一来就改变世界,脚踏实地去深挖行业痛点,成为某个垂直领域的头部公司,或是通过某种连接开拓自身业务,这样才有机会从初创公司变成中小企业,进而发展成为大企业。”

中国有 14 亿人口,是全球最大的统一语言的消费市场,这是一个很大的优势。而大型公司自身缺乏一定的灵活度,也给创新型企业留足了生存空间。

而中国也正处于一个文化大变革的时代,代际之间的消费逻辑急剧变化。这当中存在很多创业机会,朱春涛认为,1% 的转化率都足以做出一家上市公司。

“首先,不要有大公司恐惧;第二,不要有大公司依赖;第三,只要摸清客群,就一定能找到自己的创业路径。”

Z 世代的消费以自我实现为核心

Z 世代是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而成长起来的一代人,移动互联网很大程度地填平了城市和乡村间的认知差异。没有了结婚生子的压力、买房买车也不再是刚需,这一部分人的消费需求主要围绕着自我而产生,花样百出的消费方式的最终目的不外乎自我取悦、自我实现和自我提升。

基于此,Z 世代的消费需求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美妆、追星、旅行、游戏体验、盲盒收藏…… 都是他们消费的方向,甚至于娱乐出现泛化的现象,所有的消费方式都会包裹上一层游戏的外壳。

而近些年国货品牌的崛起,也使投资机构重视起以年轻一代消费群体为受众的国产新兴消费品牌。

自 2014 年成立以来,创享投资始终致力于文创领域。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文化作为人类的精神活动,在社会发展进程中也不断与经济基础进行协调和适应,文创产业立足于人们的精神诉求,也在发生日新月异的变革。

IP 作为新文创的核心,承担着内容引流、影响力变现等等职能,具有极高的价值。从 IP 的生产、获取、分发到变现,IP 的运作涉及了授权谈判、二次创作、产品营销等流程,这当中又诞生了一块新的产业,单个产品有机会做到很高的产值。

据了解,在 IP 授权业,每年全球前 150 强授权商的排名中,中国只有华强方特、奥飞、天络行 3 家公司上榜。国内还没有巨头公司入局 IP 授权业,这也是创享投资所观察到的机会,朱春涛透露,对于 IP 授权相关产业链上的公司,创享投资也正在关注。

关于疫情对新文创产业的影响,朱春涛认为主要有两方面,一是线上用户数量在短时间内有了较大增长,二是随着隔离的逐步解除,人们被压抑的消费需求得到释放后,线下实体店的业绩又重新反弹。

社交需求和自我实现作为马斯洛需求层次中重要的两级,所对应的线上聚会、虚拟游戏等产品在今年上半年有非常大的增长,朱春涛认为虚拟经济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此外,服务中老年人和视听障群体、降低其使用新科技的门槛也是文创赛道的创业者值得关注的新方向。

品牌、设计、供应链缺一不可

今年 7 月,动画内容开发公司重力聿画完成了由艾莫基金领投,弘毅投资、微光创投、盛景嘉成跟投的 2000 万人民币 Pre-A 轮融资。8 月,公司孵化的美食 KOL“我是不白吃” 以虚拟主播的身份力压一众真人主播,名列上半年抖音 KOL 综合价值排行榜榜首。

作为重力聿画种子轮的投资方,朱春涛在早期就看到了这个团队的潜力,“做的东西有灵气,也有商业逻辑。”

影视专业出身的重力聿画创始人朱宇辰有着超强的学习能力和优秀的商业触觉,在校期间就曾自己拉团队做动画内容开发并进行早期的商业化尝试。

“在创业这件事上,投资机构只是打辅助的,主力依然是公司自己。” 有了艾莫基金、弘毅投资、微光创投等资方的进入,朱春涛对于重力聿画未来的发展也十分看好。

朱春涛介绍,今年以来,创享投资了一些科技与消费结合以及半导体等领域的创业项目,其中包括桌游社区的文化类项目,“桌游是现在年轻人比较喜欢的一种娱乐方式,我们比较看好线上线下消费渠道融合的商业逻辑。”

据了解,创投汇智·下城区创新创业大赛已连续举办三届,为下城区人才招引、项目落地打造了一张金名片。

在本次大赛中,创享投资曾参投的两家文创消费赛道创新企业元浪文化和钛搏科技成功入围决赛,并最终斩获大赛的二、三等奖。在朱春涛看来,这两家企业都称得上新消费赛道的三好学生。

所谓三好,指的是品牌、设计、供应链。朱春涛指出,品牌有势能、内容与产品结合得好、价格有优势的文创产品,才能被消费者接受。

品牌方面,钛搏科技能拿到漫威、星际迷航等头部 IP 的授权;设计方面,钛搏科技的设计团队来自联想台式机设计的整编团队,手握众多设计专利;供应链方面,联想为其做供应链支持,使其在价格上秒杀一众山寨企业。

而元浪文化的团队有阿里内部 IP 授权企业阿里鱼的创始人、阿里大家居负责人和阿里母婴负责人,以 IP 授权的逻辑轻松对接负责人手中的全国供应链。同时,元浪文化受委托运营着国内外多家重量级博物馆的 IP,通过元浪文化的 TP 运营,国家博物馆天猫旗舰店的月销售额实现了 3 倍的增长。

在同样的经济环境中,不同的机构有着不同的投资风格,对风险的考量也不一样。朱春涛坦言,创享投资也经常碰到与头部机构一起抢项目的情况。

对于创新项目的泡沫风险,朱春涛指出,大部分创业项目早期都存在一定的泡沫,泡沫也刺激了资本的进入,维持企业的生存,但最终能留下的项目必定有自己的 “绝活”。

“今年的投资压力其实不小,因为疫情挤压掉了很多不够成熟的企业和项目,能继续经营的至少在商业逻辑上是有底气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