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月 13 日,有媒体报道称 B 站已经在香港提交以保密形式入表,向港交所申请二次上市,初步计划 3 月招股。虽官方尚未回复置评,但随着中概股回归的热潮,中美关系的风雨飘摇,近几年快速发展急需资金的 B 站回归港股的确在情理之中。

值得注意的是,2018 年 4 月,港股进行上市机制改革,在接纳 “同股不同权” 企业同时,也对在港交所二次上市规则做了调整。二次上市企业必须在纽交所或伦交所等英、美市场上市,市值不得低于 400 亿港元,或市值不少于 100 亿港元,以及最近一年度收益至少 10 亿港元。B 站完全满足上述条件,它早已不是以前的 “小破站” 了。

一年股价翻三倍、最新市值达 414.5 亿美元、坐拥 “Z 世代” 年轻人的 B 站,已经从圈地自萌的二次元社区成功破圈,现已涵盖动画、音乐、知识、生活、数码等 16 个品类。截至 2020 年第三季度,B 站活跃用户数量达到 1.972 亿,月均大会员用户数达 1280 万。随着用户数上升到一个新台阶,在 BAT 纷纷加码短视频领域的当下,成功破圈的 B 站在未来又有什么样的机遇和挑战呢?

持续破圈 奠定流量霸主

B 站 2021 年跨年晚会的火爆,让我们又一次看到了 B 站破圈的决心。直播间已经有超过 5000 万观看人数,当晚观看人数峰值一度高达 2.4 亿。

在主持人阵容上,B 站请来了撒贝宁和演员何冰,并在北京、武汉、香港、台北四座城市设立会场。无论是著名钢琴家郎朗携手漫威带来了钢琴组曲《漫威英雄永不落幕》,还是黄雅莉时隔 15 年后再度翻唱仙剑系列《杀破狼》等,都唤起了一代人对青春的回忆。

2019 年起,B 站明显加快出圈脚步,内容生态更加多元,凭借高品质的内容和品牌营销,弱化平台二次元标签,推动品牌升级与用户增长。2020 年可以称得上是 B 站加速破圈的一年。

B 站在国产动画、纪录片等领域进行着长期投入,作品包括《三体》动画版、《天官赐福》、《人生一串》等,现已成为国内最大的动画及纪录片出品方之一。此外,不少电影、电视剧、综艺也开始选择在 B 站播出,包括 2020 年夏天出圈的青春剧《风犬少年的天空》、音乐综艺《说唱新世代》等。

2020 年,B 站还重金加码了电竞直播业务。2020 年 8 月 1 日,B 站与美国网游开发企业拳头共同宣布达成英雄联盟全球赛事战略合作,获得中国大陆地区 2020 年-2022 年连续三年的全球赛事独家直播版权。

在投资方面,B 站也多次注资上下游产业链,构建自己的 “护城河”。2020 年,B 站先后入股包括杭州掌派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千跃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等 8 家二次元游戏相关公司。其中,掌派科技、影之月等 6 家公司均为二次元游戏研发商。为提升游戏变现业务,2020 年 5 月,B 站以持股 15% 的条件投资了画师约稿平台米画师,后者为北京绮心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专业约稿交易平台。影视方面,2020 年 8 月 31 日,B 站宣布以 5.13 亿港元战略投资欢喜传媒;同年 10 月 19 日,B 站与 BBC Studios 联合宣布达成长期战略合作。

在业界看来,B 站的 “野心” 还不仅于此。2020 年 12 月 25 日,有媒体报道,B 站已在测试短视频播放界面,用户在观看视频时,可将横屏播放切换为竖屏播放,并且可以上下切换视频,界面与抖音相类似,播放时长集中在 5 分钟以下,支持显示弹幕。

作为内容生产平台,不管是用户自己生产 PGC 内容,还是网站自身生产内容,以及逐渐加码的游戏业务,B 站需要搞定众多的内容代理方和留存住 UP 主。内容版权费用越来越高,相应的 B 站也需要融资来扩充自己的硬实力。但在拥有几亿年轻人流量情况下,付费模式逐渐成熟被接受,未来的前景还是一片光亮。

中视频行业的 “抢人大战”

曾经的二次元社区 “霸主”,如今踏入更广阔的互联网生态中,势必会面临来自互联网 “大佬” 们的打压,更何况,BAT 们早已眼红短视频和发展中的中长视频领域,大张旗鼓地抢人了。

背靠字节跳动的西瓜视频,在 2020 年年初最先发起 “抢人大战”,最终以头部 UP 主巫师财经出走、大量中腰部 UP 主在 B 站与西瓜视频同步更新告一段落。这场战争在西瓜视频负责人任利锋给出中视频的定义后,拥有了一个更明确的赛道——中视频之战。一夜之间,几乎所有视频平台与图文内容平台,都打起了 PUGC(专业用户生产内容)社区文化的算盘。

除了西瓜视频宣布要砸 20 亿外,百度也不掩饰参战热情,旗下好看视频为吸引优质内容宣布要拿出 10 个亿扶持创作者。重新定位为综合视频平台的腾讯视频,宣布将投入近千亿费用,支持内容生产创作,并表示中视频内容将是后续发展的重点。

2020 年下半年开始,加入抢人大战的,除了已知的西瓜视频外,腾讯视频、百度好看视频,长视频平台芒果 TV、直播平台斗鱼虎牙,甚至连知识社区知乎、生活方式分享平台小红书、小众的 ACG 爱好者社区半次元等平台,也在其中。随后,爱奇艺推出短视频 APP 随刻,优酷在 2020 年年中改版后,PUGC 内容以双瀑布流的形式更新,市面上几乎所有视频平台,都卷入了这场抢夺中视频的斗争。

各平台为争夺优质内容生产者,不惜砸重金,推流量。西瓜视频砸钱 20 亿,百度好看视频砸钱 10 亿,腾讯视频表示要花 2650 万奖励各领域创作者,斗鱼推出的 UP 主激励计划,奖金高达 500 万。不论 B 站战斗意愿如何,它已经被迫卷入了这场视频混战中。

优质创作者一直是稀缺资源,B 站有着其他视频平台难以比拟的 UP 主生态,但据了解,B 站粉丝 50 万以上的 UP 主,甚至是 10 万以上的腰部 UP 主,供应也是不足的,如今它正在被其他平台抢夺稀释。

要想留存住内容生产者,B 站很可能被动的加入 “烧钱抢人大战” 中。这对于其重金还在拓展其他业务的情况下,很难说没有资金压力。根据其 2020 年第三季度财报,B 站净亏损为 11 亿元,较上年同期扩大 171%。B 站此次回港二次上市,传闻从 2020 年预期的 10-15 亿美元增加至 25-30 亿美元,翻了约一倍,这也能反映出 B 站急需资本的助力。

凭借强大的用户粘性和开放包容的 UP 主孵化政策,B 站与用户和 UP 主都是互相成就。B 站的开放生态给了 UP 主成长的机会,UP 主用爱发电成就了现在的 B 站。面对外面 “花花世界” 的诱惑,UP 主们能为爱坚守多少,这是 B 站在破圈之余,需要更多智慧解决的难题。

同时,破圈带来的生态改变已经让很多老用户感觉到不适应。在实现盈利和用户留存之间应该把握什么样的界限,也是 B 站需要探讨的,因为资金不足无法维持下去的 AcFun 便是前车之鉴。但不可否认的是 B 站从诞生小众聚集地到现在破圈二次上市,是一次成功的逆袭之旅。它目前仍旧是拥有最多 Z 世代年轻用户的视频平台,仍旧是最优质的 UP 主孵化地。走过了十一个年头的 B 站,已经从一个二次元少年,逐渐成熟,学会了运用资本的力量,增强自身的硬实力,蜕变成大人护着自己的一方城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