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 Clubhouse 的热度逐渐趋于稳定,它所带给人们的新鲜感也在慢慢褪去,一如此前的 Gamestop 或者 Zoom 们。这样的沉寂对记忆只有 “七秒钟” 的互联网世界来说似乎并没有好什么值得意外。然而,对 “风口” 求之甚渴的创业圈而言,只要这里的故事剧本足够长,无论是怎样的昙花一现或许都可以是下一个 “起飞点”。

Clubhouse 的百度搜索指数
Clubhouse 的谷歌搜索指数

本周,据路透社报道,字节跳动正在开发一款类似 Clubhouse 的应用。目前这一计划尚处早期阶段,具体上线时间甚至最终是否会上线仍然是一个未知数。不过,“次世代社交一哥” 的入局无疑再次为这个赛道注入了一剂强心剂,毕竟在 Clubhouse 之后并未出现任何与之超越或者接棒的选手出现,而字节跳动显然具备了所有的硬件基础——资金、技术研发、KOL 资源、营销渠道···

当然,对一款还未问世的应用寄予如此厚望未免太过为时尚早,更不用说已经有众多选手正在场中布局。接下来,无论语音社交领域的热度是否不再,无论还会有哪些竞争对手将要出现,这其中都难免会有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于此,我们也来盘点一下当前阶段语音社交领域都有哪些种子选手。鉴于篇幅有限,本文暂只列出中美地区成熟期企业旗下的竞品产品。

国内

米聊——小米

米聊,这一此前曾最高拥有 4000 万用户、400 万月活越活的小米版 “微信”(事实上出现的比微信要早)在 2021219 日停服后,于一周后(26 号)宣布 “重新上线”。根据其官网介绍,新 “米聊” 是一个面向专业人士的语音聊天 App——“在这里,你可以听到各行业专业人士的分享和见解,也可以举手参与分享;同时还可以创建自己感兴趣的话题,与朋友和同行一起交流、碰撞想法。”

据悉,目前新米聊正处于小范围的邀请内测阶段,只有小米公司受到邀请的员工才能进行参与,公测时间未知。对如今市值一度越过千亿美元的小米来说,它所拥有的资源显然不可与当年同日而语。据了解,新米聊的经理由小米联合创始人王川担任,可见这次小米之于新米聊的重视,不知道这次雷军是否能够趁此机会了结社交梦。

对话吧——映客

211 日,娱乐直播平台映客推出了旗下语音聊天室应用 “对话吧”。据映客表示,这款应用从设计到上线只用时 6 天的产品。而据市面用户反映,“对话吧” 从产品逻辑到页面设计再到功能方式均与 Clubhouse 无异——新用户同样需邀请码才能注册,使用邀请码进入 “对话吧” 后,每个用户都可以创建公开或私密类型的房间···当然,这并非重点,作为语音聊天室的核心,“对话吧” 邀请到了朱啸虎、周亚辉、杜永波,以及《最强大脑》主持人蒋昌建等知名人士的加入,并因此吸引了大批用户。截止到 220 日,“对话吧” 的用户平均使用时长接近三个小时。

然而,在上线不到两周后,222 日,“对话吧” 便被全平台火速下架。映客对此回应是因为技术和产品形态还不够成熟,正在完善。目前尚未确定其再次上架时间。

MeetClub——阿里

210 日,有消息指出阿里正在内测一款类似 Clubhouse 的语音社交应用 “MeetClub”。不过目前并未有多少关于此款应用的具体消息,且消息称该应用正处于内测阶段,只有一张宣传海报传出,尚不能确定 MeetClub 是否会 “成功出圈”。不过,鉴于阿里对于社交的一贯追求,想必 MeetClub 的上线也并非没有可能。

飞船——快手

据媒体报道,快手于 35 日发布了一款名为 “飞船” 的类 Clubhouse 应用。这款应用的玩法与 Clubhouse 类似,主打私圈派对功能。目前该应用也处于小范围邀请测试阶,只对邀请用户开放。

递爪

递爪,这是一款由果壳孵化、在行出品的语音社交应用。它的诞生早于 Clubhouse(具体来说要早 8 个月),但再度火爆却是因 Clubhouse 而起。根据其官网描述,“递爪” 主打 4-6 人的匿名语音社交,可让用户在一个设置好开场时间、话题的聊天局中讨论感兴趣的内容。这些聊天局的话题由后台拟定,涉及职场、科普、留学、心理咨询等各个方面。具体体验方面,该应用同样是由主持人发起房间,可以邀请好友或观众上麦平等共聊。

而在数据表现上,据递爪在访谈中透露,其 DAU 在一万多左右。与 Clubhouse200-400DAU相比,递爪显然还有着很大的成长空间。

Tiya——荔枝

Tiya 是荔枝面向欧美市场推出的一款出海语音社交应用,于去年 10 月份进入美国市场。据荔枝方面表示,与 Clubhouse 主打播客、派对不同,Tiya 是一款基于场景切入的声音社交产品,更加偏娱乐化、场景化、年轻,而非 Clubhouse 所面向的美国精英阶层。不过,得益于 Clubhouse 所带动的语音社交热潮,Tiya 同样获得了显著的增长。据荔枝在 23 日发布的致股东信指出,Tiya 一度进入美国社交排行榜前四名,在全球 50 多个国家的社交排行榜也达到了前十名。

目前,根据七麦数据显示TiyaApple Store 的社交应用排行榜中处于第十二名的状态。值得一提的是,在 Clubhouse 所带来的语音社交热潮的推动下,荔枝的股价一度在 4 天内暴涨近340%

国外

Facebook

对什么火就掺和什么的 Facebook 来说,它也来加入语音社交大军并不让人感到意外。据纽约时报于 210 日的报道Facebook 正在开发一款类似 Clubhouse 的应用,但目前该应用尚处于早期开发阶段,其具体形式和发布日期待定。当然,鉴于 Facebook 近年来的一贯作风,也许这场风风火火的语音社交大开发潮的最后,会是以 Facebook 收购其中的某家企业收尾。

Spaces——Twitter

没错,Twitter 也加入了这场语音社交热潮。根据我方报道Twitter 于本月初已经Android用户开放了音频聊天室功能 Spaces。而实际上在 1 月份,Twitter 就在 iOS 客户端上有限开放了这个与 Clubhouse 类似的新功能,并一直在测试。

Twitter 表示,Android 用户目前还只能加入、参与聊天,不能创建自己的聊天室。iOS 用户可以加入并收听 Spaces,但目前只有少数人可以主持聊天室。 Twitter 称,目前是把 Spaces 当作 “一个很小的反馈小组”,女性用户和其他边缘群体的人会被优先考虑。该公司没有提及 Android 用户何时可以主持 Spaces 聊天室。不过 Twitter 方面回应,AndroidiOS 用户都将能够 “很快” 启动并收听 Spaces

Fireside——Mark Cuban

Fireside是一款由达拉斯独行侠(小牛)队大老板马克·库班(Mark Cuban)与 Falon Fatemi 联合推出的一款类似 Clubhouse 的应用产品。不过,它的定位是 “次世代播客平台”,类似于播客平台 Anchor(被 Spotify 收购)与 Clubhouse 的混合体,即主打较为专业的实时聊天对话。目前这一应用正在 iOS 平台小范围内测中,推出时间也仅不过一个月

结语

事实上,站在现在来看,Clubhouse 为什么能火——是因为马斯克们加入了 “带货”?还是这种匿名化的纯聊天方式为日益复杂不堪的在线社交提供了一种发泄方式?亦或是 Clubhouse 正好赶上了被疫情所放大的在线社交潮,成为了这其中的象征?——这背后的原因我们仍不得而知。因而,对那些想要复制甚至赶超 Clubhouse 的 “Clubhouse” 们来说,谁最有可能拿这场下语音社交竞赛的接力棒,也就意味着谁将有权利来书写这整个故事的脉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