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 “亚洲五小虎”(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越南)而言,发生在这里的故事似乎并没有太多不同。在向中国香港和新加坡城市化进程奋起直追的过程中,这些国家彼此之间并未有太过遥远的距离,并且也同样有着更加庞大的人口和越来越多的中等收入消费群体。

与此同时,这些国度中的年轻群体、互联网爱好者、高技能或者受教育分子在向数字公民转型时所蕴含的巨大的未开发潜能也在一直吸引着大大小小的投资者对这里投以关注。当然,这个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在一些国家,严格的监管措施和保护主义始终是其所要面临的阻碍。而在另一些地方,互联网基建设施的匮乏往往也会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

随着像印尼和马来西亚这样的 “小虎” 成员开始不断正视这些问题、释放出巨大的数字经济潜力,那些在寻找下一片蓝海的投资者们也开始把目光投向了菲律宾。然而,从占据其 10% 到 15%GDP 的旅游业务或汇款业务来看,这一群岛国家却并未展示出太多对于数字变革的拥抱。

不过这一局面也在面临改变,并且变得愈发迫在眉睫。疫情爆发后,由于出行及旅行方面的限制举措,去年期间,旅游业在菲律宾的 GDP 中仅占据了 5% 左右的比重。尽管来自菲律宾海外劳工(OFW)方面的汇款业务下降不大,但这一群体的出海规模在 2020 年间却呈现出了 75% 的降幅,达到近 30 年来最低的水平。并且至去年 12 月下旬,回菲海外劳工也达到了 80 万人之多。

被加速的数字化和内容创作进程

虽然疫情对菲律宾的经济发展起到了很大的负面影响,该地区的数字化进程却也因此得到显著加速。无论大小,这里的传统企业都开始需要经由网络来谋求出路。而除此之外,数据指出,消费者由此产生的线上行为(东南亚地区在 2020 年有 4000 万新增数字用户)也并不会随着疫情的减弱而褪去。根据谷歌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20 年菲律宾总数字服务消费者中有 37% 份群体为新增成员,其中有 95% 的用户表示愿意在疫情之后继续这一行为。

内容创作是其中一个在供需两端都呈现出良好前景的行业领域。

尽管菲律宾用户在疫情发生前就在全球社交媒体和互联网的使用排名中名列前茅,但随着互联网普及率的进一步提升以及疫情后居家时间的增加,这一群体对原创或者本地化新内容的需求也随之明显增多。于此,社交电商和电竞游戏便成为了这一领域中的两大新兴产业。

在这一进程中,Kumu 是从这些菲律宾海外劳工群体中直接受益的一家公司。该公司旗下经营有一款同名的塔加洛语直播应用。该直播应用由两名菲律宾裔美国人于 2018 年推出。不过,他们希望打造的是一个属于菲律宾的超级应用。Kumu 起初是一个单一的消息传递应用,现在,它已经具有了社交电视节目、直播电商、品牌合作等功能。

疫情期间,尽管风投机构纷纷下调了对早期企业的投资预期,Kumu 却依然在去年 4 月份期间获得了 500 万美元的 A 轮融资。到了今年 6 月份,该公司又迎来了其数目未公开的 B 轮融资。此时,Kumu 已经拥有 1120 万规模的用户,并且已经成为了加拿大、澳大利亚、中国香港和科威特地区(均为菲律宾海外劳工常驻地区)的一大热门应用。

在 2019 年时,菲律宾的电竞主播和游戏玩家数量就已达到4300 万。疫情发生后,投资者们自然也对这一领域投来更多关注。今年,如Tier One EntertainmentYield Guild Games这样的当地电竞初创公司也在纷纷获得来自华纳音乐及 A16z 等海外知名机构的投资。

尽管从业务模式上来看,上述两家初创企业分别为游戏人才培养机构和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游戏游玩变现工会。但这一国家的电竞社区同当地的内容创作者群体紧密相连。在与游戏相关的 Twitter 参与活动方面,菲律宾为活跃度排名全球第六的国家。

Gobi-Core Philippine Fund 是一支由菲律宾当地风投机构 Core Ventures 和国际风投机构 Gobi Partners 联合创立的合资基金,该基金已经参与了对 Kumu 和 Tier One 的投资。Gobi-Core  Philippine Fund 的交易流程开发业务负责人 Carlo Delantar 表示,“2018 年时,我们必须得去详尽地评估这家初创公司的状况,并且要去努力接受该地区数字化进程的缓慢节奏。现在,由于疫情这把双刃剑的出现,我们也开始对这里的数字经济抱有更多的乐观。” 而这种转变正是他最直观的一大感受。

“如今我们一直在这波交易和增长浪潮中不断行动,向菲律宾的企业家和创始人进行投资。他们正在着手解决菲律宾数字化转型中的种种问题,并且也在为东南亚的其他市场地区的创新提供借鉴思路。”Delantar 补充道。

风投蓄势待发

今年 8 月份期间,菲律宾贸易和工业部部长 Ramon M. Lopez 透露,截至 2020 年底,流向菲律宾初创企业的投资金额为5.47 亿美元

根据《普华永道 2020 年菲律宾初创公司调查报告》显示,该国一共拥有超 400 家初创公司。然而,只有 12% 的公司从风投机构处获得了资金。与此同时,有 95% 的初创企业表示希望在未来 12 个月内迎来新投资者的加入或达成新的战略合作关系。

在这样的情况下,像 Gobi-Core 的本地风投机构以及菲律宾的家族集团——如 Ayala(Kickstart Ventures 的背景方)和 Gokongwei(JG Digital Equity Ventures 的背景方)——已经针对上述需求迅速采取了行动。

然而,就国外风投机构而言,它们在这一方面的行动却显得迟缓了许多。尤其是在 “亚洲五小虎” 中,菲律宾对它们的吸引力已经排在了最末尾的位置。

另类资产调研机构 Preqin 在其 8 月份的报告中以该区域过去十年间的投资数据进行了比较。报告发现,2010 年到 2021 年一季度期间,菲律宾从从 PE/VC 基金经理(由 18 位基金经理和 5 个联合投资人构成)处一共筹集了仅 3 亿美元的资金。

另一方面,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则分别在此期间筹集了 135 亿美元和 50 亿美元。而印尼和越南各为 8 亿(53 位基金经理和 5 位联合投资人)以及 12 亿美元(37 位基金经理和 3 位联合投资人)。

到了这里,故事的剧本走向也就相对清晰了许多:机会就在这里哪也没去,尽管菲律宾在融资方面表现不佳,但这些基金和风投机构迟早会向这里投入更多的资金。只要有更多的风投涌入,其结局自然会显而易见。

今年 7 月份时,总部位于菲律宾的基金机构 Gentree(同时也是 Kumu 的投资方)拨出了首笔 4000 万美元以投资早期和成长期的东南亚初创公司。该机构表示,也计划将这一资金覆盖到菲律宾地区。

Gentree 副总裁 Mark Sng 在宣布拨款时表示,菲律宾有 7000 多万互联网用户。作为体现,人们的日常交流、生活娱乐以及技能转化等日常行为模式正在不断向线上转移,并且在生活和工作中日益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我们希望推动这种增长,并为菲律宾和东南亚的消费者/企业带来更好的选项。”

可以看到,现在,不仅是当地的初创企业得到了发展,这一地区中的风投机构也发现了将东南亚企业成功经验复制到菲律宾这一策略中的惊人潜力,而这两者将共同营造出一个更加充满活力的生态系统。

是下一个印尼么?

或许你会觉得这种说法似曾相识,但事实正如我们所见,另一个拥有大量受过教育、高技能以及年轻中等消费群体的东南亚群岛国家正在加速自身的创投生态建设——菲律宾已然走上了印尼曾走过的道路。

那些回国的菲律宾海外劳工不仅在开启自己的创业经历,其中部分群体甚至还走上了风投的道路。而除此之外,这个国度也正在愈发吸引来自知名海外企业家的关注——如 Coins.ph 的 Ron Hose 和 Runar Petursson(Coins.ph 在 2019 年被 Gojek 收购),并不断向东南亚的初创企业伸出橄榄枝,推动它们在这里驻足。

2020 年期间,菲律宾在东南亚总投资规模中近占据了 2% 的比例,其总交易笔数也仅达到该地区的 5%。但较 2018 年与 2019 年相同的 1% 的投资总额占比和 4% 的交易占比相比,却也是一种增长的体现,而这也意味着菲律宾尚且有着更大的增长空间。

虽然相比之下印尼有着绝对的优势(70% 的总投资占比和 27% 的总交易份额),菲律宾却也在逐渐拥有着该国所具有的庞大的年轻中产阶级群体、支持性的投资政策以及日趋健全的风投生态体系,并且这两个国家之间的生态系统和社会经济构成并没有太大差别。

事实上,亚洲开发银行预测,菲律宾的 GDP 增长水平有望在 2021 年达到 4.5%,并在 2022 年继续增长,达到 5.5%。而这一数字还是基于当地政府扩张性财政计划和宽松货币政策前提下所做出的保守估计。

菲律宾当局也意识到了这其中的机遇。就像印尼政府此前所做的那样,自 2019 年以来,菲律宾政府围绕初创企业、创新、乃至数字银行许可制定出了诸多新规。其贸易和工业部也更进一步,创建了一只 500 万美元规模的风险基金,以投资于当地的初创企业。

当前,由于菲律宾的投资和交易市场仍处于起步阶段,其大部分交易是发生在种子期或 A/B 轮公司间,这对有限合伙人和外国风投机构来说却也不失为是一个巨大机会——他们仍有机会在这些企业估值飙升之前获得上车车票,就像在印尼所经历的那样。

Delantar 表示:“仅在今年,我们就见证了 10 场 B 轮融资从菲律宾产生。而这一数字在几年前几乎为零。所有这些 B 轮初创公司都是来自于金融科技、电商或者物流领域,而这些也正是疫情对数字化进程加速作用下的直接产物。”

他进一步强调,“现在,我们终于看到了风投和初创公司们一直所在期待的正在加速发展的数字化进程,而这其中依然有着很大的上升空间,无论是从业务发展空间还是盈利规模而言。所以,如果有人把目光转向了菲律宾,那么他所期待的就在这里,并且已经到来。”

注:本文原文来自动点国际(TechNode Global)发布文章Philippines: Southeast Asia’s next big breakout market?,原作者为 STEPHANIE FRANCES AUGUSTIN。动点出海经编译后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