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更加智能、更加人性化的家居设备再到每时每刻都在默默感知的各类城市基建设施,生活在 2021 年,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刻都更理解 “物联网” 这一词语的含义。

根据《财富》近期发布的一份数据显示,至 2028 年,全球物联网(IoT)市场规模有望从今年的 3813 亿美元增长至 18547 亿美元,实现 25.4% 的年复合增长率。而把时间移回 2018 年,这一数字却仅为其十分之一不到。于此,不难发现,无论物联网展示出的是一番怎样的前景,现在,这个万物互联的概念都在一步步的向现实落地——它从来都不是一种空想产物。

来自七年前的星辰大海

这一信念同样为涂鸦智能所持有,并且早在 7 年前就已为之付出了行动。从 2014 年时的 “白手起家” 再到拥有超过 44.6 万注册开发者、50 万+涂鸦赋能设备 SKUs、惠及社区和地产、酒店、消费安防、公寓、商业照明等垂直行业和消费者(数据统计截至 2021 年 9 月 30 日)。

另一方面,疫情发生后,人们的生活和工作方式发生了很大变化,居家办公愈发成为一种常态。作为结果,人们会更加希望通过 IoT 设备升级改造自己的居家办公环境。而这同样迎合了当下物联网领域加速发展的潮流趋势。在今年 3 月份,随着这家 “全球化 IoT 开发平台” 的上市,涂鸦智能也在进一步地向它所期望的目标靠近。

涂鸦智能联合创始人兼 COO 杨懿(Alex Yang)向动点出海指出,现阶段,涂鸦在海外市场各个区域中都在非常快速地扩张和发展,无论是客户群体还是客户在本土市场的 IoT 分发销售情况都非常良好——就涂鸦智能的所有开发者而言,这一数字到今年 Q1 末时是 32.4 万。到了 Q2 末则达到 38.4 万,短短一个季度就增加了近 20%(截至 Q3 已达到 44.6 万)。他认为,“这种变化是基于全球的开发者、客户和品牌看到的终端市场需求以及对 IoT 技术的认可——包括对涂鸦智能提供的 IoT 服务的认可和反馈所带来的。”

不过,杨懿也强调,对涂鸦而言,这并不是仅靠疫情带来的机遇所能偶然达成的结果,“我们发现疫情加速了 C 端市场对 IoT 产品使用习惯的增加,但涂鸦在之前六年做的所有储备却可以很好地让我们的客户能够应对这样的机会。因为这其中的产品、技术、供应链都已经准备好了,能在客群出现相应需求的时候及时拿出对应的产品和服务。”

杨懿(Alex Yang),涂鸦智能联合创始人兼 COO

在他看来,涂鸦之所以能够取得现在的成绩是一个顺势而为的结果,而这也正是契合了涂鸦创立伊始的初心,“我们在 2014 年成立这家公司时就认为 IoT 将是未来五到十年最大的一件事情之一。虽然具体会是在哪一年我们无法确定,但我们相信 IoT 就是未来的一大发展趋势,IoT 这个快车道接下来只会越开越快,参与其中的从业人员或者从业公司都会以指数级增长的方式快速加入进来。”

从共识中探索物联网的边界

目前,涂鸦的开发者已分布于超过 200 个国家和地区。针对涂鸦的市场策略,杨懿表示,涂鸦覆盖的国际市场原则上来看是没有死角地区的——除了南极洲之外,涂鸦在其他大洲都有其客群和用户存在。

然而,面对如此庞大的市场覆盖规模,他认为涂鸦的出发点并不难以理解:IoT 最终会是是一种普适性的事物,因为它的使用方向是去匹配人的基本需求。所有人类都在寻找舒适、便利、高效、经济、安全的生活环境,在这些方面提升自己的生活品质。而技术也是普适性的。涂鸦的选择因素几乎就是这些:在哪些地区拥有这样的客群、跟涂鸦拥有一样的理念、相信这些东西能够给当地的老百姓带来价值、他们愿意投入把这样的产品做出来带到那个地方。

“在这个维度上,涂鸦没有任何边界,可以全力帮助对方把他们想要做的东西做出来。或者也可以理解为我们是从需求倒着看的。哪些地方的需求出来,或者有人判断、看好这个需求能够出来,我们就会投入孵化这个市场。”

但这个过程并非能够轻易一蹴而就。在全球化扩张的道路上,杨懿也指出,任何企业一定要尽可能选择跟自己事业匹配的合作伙伴,Google 则是一家已经被证明全球化做得非常充分、非常成熟的企业,并且恰恰也是一家非常开放的企业。涂鸦和 Google 在很多方面都有非常高的契合度,包括对 IoT 的认知、对未来技术怎样改变人类生活的共识。再加上双方都较为开放,愿意把自己做的东西都向彼此开放出来、能够互换。因此,从与 Google 的合作中,涂鸦的出海历程中也获得了很多收获,并且也在互相磨合出一些新的东西。

他表示,“就怎样利用好 Google 的渠道和生态来说,涂鸦的第一个本能可能会是要足够开放,但凡没有对立的东西都可以展开协作、寻找一加一大于二的地方。涂鸦和 Google 合作的核心其实是技术。我们大概是最早做到平台级整合 Google Home 的公司。从 2016 年刚开放到现在,涂鸦平台上的所有产品、所有开发者已不需要再做任何代码开发,光靠平台的一个虚拟软件按键就能够打开 Google Home 的功能。现在,我们已经把双方的技术完全整合,使其直接变成双方客户能够完全获取的一种技术成果,这是我们做的第一件事。

第二件事就是,我们双方也还在不断探索在这样的技术整合情况下,还会拥有哪些新的可能或者新领域的客群从中产生。比如 Google Home 在不断增加新语言的支持,如印地语、阿拉伯语等等。在这些新语种成熟以后,涂鸦会是第一批完成功能上线的合作伙伴。我们也将一块开拓新的、以前不能覆盖的客群。

最后,到现在我们都同和 Google 在 CSA 联盟一起探索未来怎样创建一个更大的,并且不仅限于我们两家同时又能覆盖整个 IoT 行业的更加完整、更加稳定、更具可持续发展以及更安全通用的技术标准。”

并不仅仅是指向 “元宇宙” 的未来

现阶段,“元宇宙” 正在愈发成为社会各界对未来畅想中的一种主要缩影。作为连接现实空间与网络世界的重要桥梁,物联网技术自然也为元宇宙的落地提供了更多可能。随着 “元宇宙” 概念的不断发酵,这一领域显然也在面临着更多的承载。

杨懿坦言,“元宇宙” 话题确实很热,很好地匹配了物联网行业中各方不断跨界的现状。然而,这种趋势却并不会太多的影响到涂鸦的发展定位,它仍在保持着足够的理性和冷静。“涂鸦自己不是一家做 IP 或者产生内容的相关公司,所以,虽然涂鸦有很多客户是和元宇宙中的某些行业相关,但我们没有直接去做更多的内容。

另外,元宇宙跟真实世界连接的时候可能会使用某些设备产生连接。这些连接的本质其实是让设备能够形成互连互通的体系,跟元宇宙产生数据层、应用层、交互层的关联。涂鸦现在提供的也是通用的物联网基座。即,将任何可能被应用到元宇宙的设备的底层数据层都通用化、标准化,然后让那些可以做元宇宙应用的公司把这些设备变成元宇宙和真实世界连接的纽带。通过对涂鸦的这些核心工作的锤炼,我们希望可以通过这些基础性的工作内容为其他的参与者或者创造者提供更大的想象空间。”

当然,把时间的尺度继续推向更大的层面,“元宇宙” 却也并不代表着物联网行业的全部。就涂鸦的未来发展而言,杨懿强调称,“首先,我会想起创立涂鸦的初衷——相信 IoT 会是未来互联网的核心部分,其中会有非常多的从业者存在,会像现在的互联网从业者一样,数千万家公司都能够从中涌现。涂鸦希望提供给大家的是一个非常易用的技术基础,能够让从业者的技术门槛降低下来。所以,我们想要创造的是一个全球化的易用、通用的 IoT 开发平台,这是我们的出发点。

长远来看,我们希望能够加速 IoT 的发展。现阶段我们看到 IoT 已经越来越火,不像我们创立之始的 2014 年。那时,大家对这个行业的描述是外热内冷:媒体报道非常热闹,但行业里没有人愿意动,因为动的人都活不下去,没有办法生存。我们现在看到的则是越来越多的人真正能够在 IoT 行业留下来,真正成长。

涂鸦在今年上市,也是希望能够给行业客群一个信号——这件事情真的能够做成。我们期待未来能够看到有更多的公司,特别是现在互联网从业的公司都能够纷纷进入 IoT 把整个行业做大,把多元化做得足够充分,让创新点能够足够多地催生出来。就像是现在的手机一样,用户去市场上买一台手机时,很少会有人说要去买一台功能机,而是默认去买一台智能手机。基于这一点,涂鸦一直在致力于和每个领域的客群一起,在未来把 IoT 智能设备变成一件默认的事情:消费者在市面上购买不同类型的产品时都会去默认它是智能的、是和互联网连在一起的而不是孤立的。这就是我们在持续推进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