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疫情冲击,全球各地各行业都不约而同地加速了数字化转型进程,而一些带有创新基因的公司,在应对疫情、恢复发展中的表现,已经成为全球创新转型的样本。技术的加速创新,已经成为后疫情时代各国经济走向复苏的催化剂。因此,激发创新活力,促进技术创新,对本地区乃至全球经济发展依旧有推动作用。

本次 BEYOND Virtual 着眼通过创新重新思考复苏的问题,邀请了高通风投的全球负责人 Quinn Li 和 Splunk 的 CEO 兼总裁 Doug Merritt,共同探讨后疫情时代的创新节奏和创新方向以及亚洲的创新潜力。

高通风投的后疫情布局

众所周知,高通是无线技术发展领域的领导者,是 3G、4G 以及现在 5G 技术方面的先驱。作为高通的风险投资部门,高通风投对高通的生态系统进行了广泛投资,比如说 5G 技术、人工智能、物联网和汽车业,高通风投对这些公司进行投资,希望可以与这些初创公司合作,帮助高通扩大自己的生态系统。

高通的投资是全球性的,它已经投资了 150 家活跃的公司,这些公司遍布美国之外七个不同的地区,在东亚、南亚、欧洲、以色列、拉丁美洲均有投资,过去 20 年里,高通投资了一些非常有创新性的公司,比如 Zoom、Waze、Fitbit、CloudFlare 和中国的小米,随着它们规模的增长,它们很好地融入了全球创新的生态系统。

这次疫情迫使各经济体和大型跨国公司重新思考连接这个话题。自疫情爆发,所有人都必须重新调整工作及生活方式。在疫情刚开始时,很多公司开始在家办公,Quinn 也经常远程工作,与全球各地的国际同事进行联系。尽管如今疫情已经在许多国家得到控制,但是他认为大家会有一个混合型的工作环境,线上的工作环境成为日常,面对面的人际交往也在回归。

实际上在某些领域,生产力并未受损,因为人们节省了通勤的时间,随时都可以在家里开展工作。随着疫情结束,这种混合型的工作环境,仍有赖于高速网络的支持,比如 5G 网。想要在家畅通地进行视频和工作,宽频通讯就变得十分重要,它让人们不仅能通过工作连接、合作,还可以完成私人联系。值此情况,高通投资了 Zoom,疫情期间,Zoom 已经成为家喻户晓的软件,不仅是工作还是个人活动,都能够得到满足。

“很多这样的合作、工具以及技术,让人们可以切实地在线上建立连接,当我们展望未来,也有很多其他的技术正出现在市场上,比如 XR 技术、元宇宙等,慢慢将变成未来生活的一部分。还有供应链和基础设施,是当下两个需要经济来解决的适时的话题。高通建立了骁龙移动平台,用于服务高端智能设备,而目前我认为连通性、处理能力和 AI 技术在各行各业的应用范围会越来越广,尤其是在某些边缘领域,高通需要关注并不断创新,保持在科技领域的领先地位。”Quinn 如是说。

Splunk 赋能数据创新

近两年因为疫情,整个世界都在向数字化转型,Doug 谈到设立 Splunk 的目标是帮助企业实施自我保护,防止网络犯罪和网络犯罪活动,保持其系统的适应性和正常运行,帮助开发人员提高工作效率,写出有效代码,并帮助企业领导人即时了解企业中正在发生的数据,以帮助企业更有效地开展业务。

Doug 表示,“创新文化 Splunk 一直都有,Splunk 的文化一部分是基于工具本身,从本质上讲是一个提问工具,Splunk 收集传统上人们不重视的,丢弃的,没有综合处理以及没有清理的一堆数据,扔进数据湖,然后通过某种语言让人们从数据中了解到更多信息,并获取有用信息。

Doug 认为数据世界令人着迷,毕业后他就一直从事数据业务,看到数据方面一直在发展,它们存储于相关数据库或数据仓库,能够提供虽然很少但准确度高的数据点,借此可以分析其中的联系。

数据来自企业资源计划系统或客户关系管理系统,疫情后,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速度惊人,正好让企业有机会检测之前没有被检测过的业务流程,放到软件中反复使用,以保证客户、员工和合作伙伴可灵活使用。而疫情期间大家不能出门彼此见面,这也为企业提供了更多的数据和潜在智慧,但也给企业带来了更多的风险。

而 Splunk 努力的方向是打开人们的想象力。“我们的数据来自日志,日志中的数据如果认真对待,就会发现其中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力量和洞察力,而发现价值就是 Splunk 文化的根基。公司成立以来我们一直坚持强调创新、颠覆、激情、开放和乐趣的核心价值观,也是我们文化的一部分,我们的价值观倾向于颠覆性的,以创新为导向并乐在其中,既开放又透明等,还有我们一些总体做法如招聘、开发等,都有助于创新。”

就使用技术而言,Splunk 最强势的客户,大多是非常专注于完全数字化的企业,或者是一开始就数字化的企业。他们最初的客户很多都是来自于硅谷,如苹果、谷歌、Netflix,这些企业的数据量大,还要运用开创性的元技术生成、储存数据,Splunk 提出了很好的解决方案帮助他们从数据中获得更多的价值和用途。

而现在几乎所有企业都有相应需求,“过去 20 个月在我居住的城市里一些小的精品店现在已经完全在线经营,他们非常熟悉 Stripe(支付平台)和 Shopify(自建站平台)等服务商,而这些企业的网络安全需求相同,客户使用模式的理解相似,有有效的开发需要确保他们为客户提供服务,包括潜在的业务洞察力需求也是相同的。” 现在企业们从生态系统的现状中收到了更好的信号,因为从中获得的洞察力和灵活性对公司至关重要,比如在线互动可以帮助他们优化价格、货源、包装,所以他们积极拥抱线上,用不同方式解读数据。

Doug 认为,Splunk 经历了大规模转型,从为客户提供管理软件的供应商,到成为代表客户进行云管理的服务商。对于刚刚起步的公共云的运算量,对比私人数据中心的运算量,目前仍不敌,但是相关的创新还得加大。“Splunk 还关注了边缘处理,尤其是结合 5G 网络以及低轨通信技术,将会有大量的应用实例接踵而至,这在以前是难以实现的,对此我们已经制定了周全策略,所以感到万分期待。

包括机器学习,过去两三年 Splunk 已经取得不错的进展,推进了核心技术应用和网络安全团队、操作团队的发展。有超前解决问题的意识,如果真的理解了数据模型,就可以有效将其关联起来,采取适当的机器学习,从而防范故障,可以提前检测缺陷,以便排除隐患,但这方面 Splunk 还要付出更多努力。

“还有所有人都很期待机器人流程自动化,这是一个很大的板块,在很多领域已经有自动化绑定的流程,难以想象未来三四年会有怎样的变化。边缘处理和机器学习极大促进了数据的分散,我们需要通过专用系统来个性化处理数据,这就意味着数据要少集中多分散,我认为机器学习和边缘处理将会持续推动这一分散进程。

谈到固定的行业标准,Doug 表示他们创造了越来越多精妙的数据工具,它们的用途各不相同,能够有效地把人们忽视的杂乱且易变的数据、机器数据以及其他数据糅合到一起,最终很多的客户数据汇集成了一个个数据池。

“但其实这些客户内部本身还有很多的数据池,在这种情况下,最后对于同一种类型的数据会出现多个不同的数据池,因为我们想要尽量接近终端用户,生产团队希望减少接近终端用户所需的数据量,而安全团队采取的方法会有所变化,销售团队的策略也不尽相同。我们不断减少储存、运算成本,并已经形成了趋势。我们的指路明灯就在于,要贴近用户,不要因为某个技术理念很吸引人就去追逐,要从客户实用性角度出发。”Doug 如是说。

适应 “新常态”

作为一名全球投资者,在疫情期间,Quinn 的投资方式和投资组合管理也发生了相应的变化。“我们比较熟悉的是和创业者们面对面谈,面谈的形式仍然很重要,面谈的机会也越来越多,但我们也投资过没有亲自面谈的公司,这是一个适应调整的过程。在 Zoom、Teams 上和创业者、公司对话然后决策,其他投资者应该也难以避免。实际上,高通在去年的投资额在增加,投资的公司也比前几年多得多,显然已经学会了线上交易。“因此,Quinn 认为无论作为社会还是个人,都应具有适应能力,而技术也能增强大家的适应能力。

Doug 也认为远程办公非但不会影响公司文化或公司效率,而且线上办公和见面交流两种形式混合办公更有效。“以远程医疗为例,我观察了 30 年,人们总是在视频画面诊断和面对面诊断之间挣扎,但如果远程问诊就很有效的话何必一定要舍近求远,所以我们有必要升级混合工作和远程工作的概念。”

乐观与隐忧

回顾过去两个世纪的历程,再结合过去几十年的发展,人类在完善和优化生存要素方面才刚刚上路。尽管现在一直强调可持续发展和环保,而基于 Splunk 观测到的数据,还有很多的隐患。Doug 认为 “我们的准备工作远远不足,因此对于过去 20 个月内加速发展的数字化转型,我们将共同推动创新数据驱动理念,还有定向软件交付的发展。我们将持续看到过去认为不可战胜的难题被攻克,在能源储存、能源分发、物流、教育、医疗等领域正在抵达转折点,这些已经经过了几十年的投入发展,我们将见证越来越多经过数十年积淀然后一夜成功的案例。”

Doug 也表示最大的挑战在于恐惧以及缺乏慰藉,想要战胜取决于人们思想是否足够开明,是否以发展的心态去看待问题,所以人类只能团结起来一路向前不断学习和迭代。

与此同时,Doug 对亚洲充满期待,他认为目前亚洲市场营收占比还不到 15%,还有很多的机会。亚洲地区让人期待的地方在于创新程度,这个地区文化非常多元化,这促使企业不得不因地制宜,“在日本采用适合日本的方式,在中国又采取另一种方法……这一地区的国家对于技术试验和创新非常开放包容,有足够的活力推进技术快速迭代,而且它们采用的技术是基于自己国家和地区的发展动态,这提供了非常有吸引力的样本。我们已经看到了实例,澳大利亚诞生的理念和来自中、日、韩的理念截然不同,可见无论是亚洲以外的实用经验还是亚洲以内的通用做法,都值得我们学习和引入”。

所以他认为对于任何愿意投入时间的国家以及公司而言,亚洲都是一个极具发展潜力的地区,西方国家的企业要更加努力去理解、尝试和适应,确保引入接地气并且贴近这些国家的人才,“因为这块土地的发展潜力无与伦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