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一年中,超过 20 家的新增独角兽企业使得东南亚创投生态变得格外值得关注。然而在 1 万亿美元规模的数字经济市场面前,这也仅仅只是该地区在 “数字十年” 的进程下的众多精彩缩影之一。

自疫情爆发以来,东南亚地区的数字消费者呈现出了 6000 万的增幅,使得其总规模达到了 4.4 亿。基于这一表现,当地初创公司也进一步发掘出了该地区数字经济的发展潜力,并将这一可能性推向一个更新的高度。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个过程中,有业界人士表示,由于全球资本的大量流入,东南亚初创企业的估值已经变得 “不合常理(irrational)” 。但如果我们结合东南亚创投领域此前的发展历程,并不难发现,这种 “不合常理” 所代表的并非是一种 “狂热” 的趋势。相反,它所体现的正是东南亚企业在估值方面的正常回归。

如 500 Startups SEA 管理合伙人 Vishal Harnal 所指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由于资本对这一生态系统关注度的不足,东南亚公司的价值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无论是大量资本退出活动的出现还是众多势头的迸发,东南亚仍然只是在向合理区间回归。或者换句话说就是,这种增长是健康的。而这时,面对这一 “合理” 趋势,如何把握其中的机遇也就成为了所有东南亚科创生态参与者所要直面的一大挑战。

在动点国际记者 Yimie Yong 的主持引导下,Gobi Partners 联合创始人 Thomas G Tsao、BEENEXT 管理合伙人 Hero Choudhary、Catcha Group 联合创始人兼集团 CEO Patrick Grove 在 BEYOND 国际科技创新博览会线上大会上围绕《东南亚的机会:新的资本浪潮》这一圆桌话题就上述问题展开了深刻探讨。

BEENEXT 是一家聚焦印度和东南亚地区早期阶段投资的风投机构。BEENEXT 管理合伙人 Hero Choudhary 首先表示,由于新冠疫情的出现,东南亚的医疗科技、保险科技、金融科技、广告科技等行业领域发展模式都被加速了 2 到 4 年。作为结果,他认为,东南亚在这些方面将大有可为,并且很有可能会是 “下一个全球浪潮的起点”。

不过,另一方面,Hero 也看到,随着越来越多的资本涌入,东南亚的机遇在某些方面正在相对减少,比如人才短缺,“因为优秀的工程师只有那么多···从长远来看 我们要考虑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他透露称,对 BEENEXT 来说,这是其目前的投资组合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 ,“我们在努力培养优秀人才,留住他们,给到他们一条通往成功的道路,这样他们就可以和公司一起成长。”

Gobi Partners 是一家专注于在泛亚新兴市场地区投资的风投机构,成立至今已有 20 年历史,在全亚洲设立了 13 个分支机构,旗下管理资产规模达 12 亿美元。Gobi Partners 联合创始人 Thomas G Tsao 则进一步指出,当下,东南亚创投领域正在迎来其黄金时代。尽管印尼正在以其庞大的市场规模愈发吸引着外界的关注,但对 Gobi Partners 而言,马来西亚、菲律宾、越南却也是同样值得关注的地区。比如马来西亚,“它是一颗深埋已久的宝石。这里有很多所谓的河马型创业公司——因为身在水下,它们看起来没那么大。但当他们浮出水面,你就会看到其庞大身躯···”

Catcha Group 联合创始人兼集团 CEO Patrick Grove 对此也表示出了赞同,而他也补充道,尽管人们会更加关注印尼高达 3 亿的惊人人口数量,但在 “菲律宾、泰国和马来西亚,这里有很多优秀的公司都不为人知···人人都想去印尼投资。道理显而易见,因为这里经济繁荣 。但在这三个地区,我认为你也会在那里找到优秀的企业家。他们的估值不会低,并且将要面对的竞争也不会太大,毕竟资本都集中在印尼···所以不要忘记东南亚的其他地方,不要只着眼于印尼。”

不难发现,尽管东南亚地区正在展现出强大的发展潜力,但在这个过程中,仍有足够多的机遇正在被外界所忽视,而这一问题对那些非本地投资者来说更为严峻。另一方面,从更大的方面上来说,无论是已经动身的本地投资者还是蓄势待发的海外投资者,在这种快速演进下,东南亚当眼的投资环境已然也发生了很大改变。这一生态将何去何从也就更加需要人们思考。

基于多年的从业经历,Patrick 指出,回顾东南亚科技创业领域过去 20 年的发展历程,可能前 15 年间企业们是更多的照搬美国的商业模式。然而在过去五年里,“那些更优秀更成功的东南亚公司实际上借鉴的是中国的创意。你可以在 Grab 公司身上看到这些,并且几乎每个企业家都在追求超级应用策略···未来,我十分希望中国和美国将受到东南亚企业家的启发。”

Thomas 肯定了 Patrick 的说法并表示称,东南亚会是一座横跨于两种截然不同的技术发展路线之间的桥梁,“一端是中国,另一端是美国。而东南亚的初创公司是可以连接两者的纽带···我认为,东南亚的创业公司不仅可以模仿中国,还可以模仿美国和印度,并且把这些东西都变成为自己所有的。这种动态思想的交叉也着实正在东南亚发生。我想这就是它有趣之处,创新的十字路口就在这里汇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