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从投资者的视角来看,在于去年收获了破纪录的风投资金后,金融科技已然在东南亚成为了其中的绝对热门领域。而当我们把目光聚焦到更上层的角度,不难发现事实也同样如此。

在这里,多国央行机构纷纷不断提升对金融领域的监管开放程度,以期刺激创新,提高效率,让更多没有接触到银行服务的居民享受到这种便利。如外媒近日报道,泰国当局正着手制定虚拟银行(virtual bank)相关的政策法规,从而让自身加入到已经包含了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这一火热领域中,推进当地金融科技行业的发展。

过去的这段时间以来,疫情的出现在很大程度上加速了数字支付以及线上交易方式的普及,越来越多的东南亚消费者和商家开始加入到这一进程当中。于此,马来西亚线上抵押借贷平台 HomeCrowd 认为,基于该地区仍相对较低的银行服务覆盖程度,其中的金融科技公司将会迎来可观的增长前景。

HomeCrowd 创始人 Dave Chew 向动点国际指出,根据一份来自贝恩咨询的数据显示,东南亚地区中有超 70% 的人口处于银行服务欠缺的状态。尽管该地区近年来在移动支付方面有了显著进步,并且后者也正在被疫情所进一步加,但就目前阶段来看,东南亚的投资、贷款、储蓄、分布式金融(DeFi)等领域仍有着很大的发挥空间。

以该公司所专注的抵押贷款细分领域为例,他介绍称,传统意义上而言,这并不是一个那么开放的行业。然而,长期以来,“它都在需要一场颠覆···我们选择马来西亚为大本营并从此发,是因为这里是发展金融科技解决方案和于此延伸到其他东南亚地区的理想试验地——在马来西亚,与城市地区相比,农村和偏远地区在传统金融服务市场方面拥有庞大的开发空间。如我们所见,金融科技初创企业往往会聚集在前者地区之中。”

除此之外,他也进一步指出,接下来,伊斯兰金融科技(Islamic FinTech)也将会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细分领域。“马来西亚在全球传统伊斯兰金融领域有着一定的领先优势,因此,它也在其中积累了丰厚的人才资源。现在,这些群体中已经有人在不断更新自己的理念,与金融科技进行接轨···”

全球范围内的高歌猛进

金融科技的持续走热并不仅仅只是疫情下的产物。

根据德勤在疫情前的预测数据指出,到 2024 年,全球金融科技领域的营收规模有望从 2018 年的 920 亿欧元(约合 1012 亿美元)增长至近 1880 亿欧元(约合 2069 亿美元)。

而在标普全球市场财(S&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于近日发布的 2022 亚太金融市场报告中,该机构指出,2021 年期间,流向亚太地区金融科技公司的风投规模创下了历史新高,达到 156.9 亿美元,是上年 58.7 亿美元的两倍。

此外,根据 DealStreetAsia 的一份数据显示,去年期间,东南亚初创公司所获得的 231.8 亿美元股权融资以及 58.7 亿美元债务融资中有 58.3 亿美元的部分流向了金融科技领域,而这一超四分之一的规模正是受该地区电子支付和分布式金融的不断普及而推动。

标普全球市场财金融科技领域分析师 Celeste Goh 在日前指出,疫情的确加快了金融科技的发展速度,并且即使在疫情的阴霾褪去后,它也依然会吸引风投机构加注。不过,“未来的不确定性也可能会促使这些投资者转向那些已经在金融或者 B2B 领域略有建树的成熟金融科技企业,因为同面向 C 端的公司相比,它们的单位经济效益会更优秀。”

东南亚的金融科技进行时

AC Ventures 和 Gobi Partners 是东南亚地区中重点关注金融科技领域发展的两家风投代表。于此,它们希望从这个由不断突破的智能手机普及率和更快的网速所加持的高增长行业中挖掘机遇。

AC Ventures 指出,金融科技在该地区是一个备受欢迎的风口,并不断吸引着来自欧美地区的知名投资机构的青睐。

“随着消费者们愈发倾向于通过手机完成支付交易,我们也不断在这里见证商业模式的创新。并且,手机本身也代表了一种高参与度的平台,它有着丰富的数据能力,能在让金融服务变得更加普惠的同时,进一步释放商业和金融业的潜力。”AC Ventures 创始人兼管理合伙人 Adrian Li 告诉动点国际。

“尽管在过去的两三年里东南亚金融科技领域呈现出了爆炸性增长,但与印尼在去年一年中达成的 8 万亿美元的贷款规模相比(数据来自 OJK),它的身影并未在东南亚金融服务业中拥有太多展现。AC Ventures 将持续对该领域寄以厚望,不断发掘其中的优秀团队和商业模式。”

据了解,AC Ventures 在东南亚金融科技领域的投资组合中已经包含了数字支付解决方案独角兽 Xendit、代理型金融科技初创公司 PayFazz、金融科技超级应用 KoinWorks、支付聚合平台 Oy!、股票投资平台 Stockbit、B2B 账单及支付管理应用 BukuWarung、共同基金投资平台 Bibit、伊斯兰 P2P 借贷平台 Alami 等企业。

此外,他补充道,AC Ventures 也在见证一大波关于薪资管理以及开金融方面的企业在完成其首轮融资,走出自身的第一步。同时他也认为,在 B2B 领域,由于疫情的加速,保险和员工健康水平支持也将是一些值得关注的模式,“今年,我们也在从这个逐渐成熟的市场中发掘出了一些新的模式,比如创新型信用评分、抵押贷款金融科技以及面向年轻人群体的银行服务···”

Gobi Partners 合伙人 Kay-Mok Ku 则强调,作为为该机构着重看的佼佼者领域之一,Gobi Partners 在金融科技领域的投资足迹正在不断充满这片区域,而这其中也包含着如印尼消费信贷初创公司 Jolo、Uangme,以及泰国财富管理平台 Finnomena 这样的知名选手。

在他看来,在东南亚,由于传统银行业渗透率较低,拥有更加开放的监管环境、以及更大规模市场和年轻消费群体的地区会更有吸引力,比如印尼和菲律宾。而他也进一步表示,“消费支付和信贷服务或许会是金融科技领域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但在更发达的地区中,数字保险和财富管理服务也将有机会在此一展身手。”

作为背景,截至今年 3 月底,菲律宾已经批准了六家数字银行,而印尼已经有了七家持牌数字银行机构。

Adrian Li 随后也发表了他对印尼的一些观察。他指出,在印尼的金融服务领域,这里已经出现了数次颠覆浪潮,比如从电子钱包所催生的数字化支付交易和 1.0 版本的银行转账公司,再到基于 P2P 支付模式基础所衍生出的更多服务和产品。“随着信用评分在传统银行和数字经济之间的数据化整合,大量的 P2P 借贷公司得以出现,而 AC Ventures 也在其中收获了像 KoinWorks 和 Julo 这样的优秀选手。

再后来,这一市场在催生更复杂的投资活动方面有了进一步的发展,比如在线经、个人投资以及加密货币等细分领域。与此同时,我们也见证了保险科技初创公司的涌现。这些公司对现有的如电商、旅游保险、针对灵活就业人士(如骑手和司机)的保护等方面的数字市场服务进行了完善。本质上来说,这是一种为新商业模式奠定一定基础数字基础设施,它能够让后者更好发展。”

最后,他也认为,随着金融服务渗透率的增长,新的解决方案也可以出现在支付平台本身之上,如可以提供更加友好用户界面或者集合了众多头部支付方案的支付聚合平台。

目前,就东南亚金融科技领域而言,在费用管理或者数字银行行业中,新的着力点正在不断出现,其中的参与者们正在从企业端客户、银行服务上游环节(pre-banked segments)以及伊斯兰金融等方面展开深耕。

诚然,把目光转向那些尚未得到充分开发和服务不足的细分市场有利于把整个行业的想象空间变得更加庞大。而这也如贝恩、谷歌和淡马锡联合发布的一份报告所显示的那样,2021 至 2025 年期间,东南亚地区金融科技领域的发展前景将会相当可观——其数字贷款规模预计将达到 1160 亿美元,金融科技投资资产管理额预计将达到 920 亿美元,而其总数字支付规模预计将增长到 1.7 万亿美元。

从合规到监管,挑战不容忽视

金融业是为监管所着重观察的一大领域。现阶段,全球的相关机构都在向金融科技行业投以更多目光,以期对这个日益增长的行业所能带来的风险和忧虑有更多了解和准备。

HomeCrowd Chew 表示,与马来西亚其他金融科技初创公司相似,监管是该公司面临的最大挑战。

“(以前)监管机构倾向于像对待传统金融企业那样监管我们(金融科技初创公司)。与监管机构的接触过程很复杂,因为其中有着不同的机构在监管各自领域,而有些是相互重叠的。” 然而,他也指出,由于监管机构已经表态,他们将以不同的方式去对待金融科技行业以促进更多创新举措的出现,目前这一情况也在有所改观。

在马来西亚,BNM(该国央行)已于 2016 年 10 月推出了监管沙盒举措,希望打造出一个有利于发展金融科技的监管环境,从而促进马来西亚金融业的整体创新。而该举措也表示,将通过为具有真正价值主张的金融科技解决方案提供灵活的监管条例,以便这些方案能在实际环境中得到有效落地。据了解,截至上月,沙盒已经收到了 106 份申请。

“我们希望马来西亚政府和监管机构能够更好地支持金融科技初创企业,根据公司的发展阶段(早期到后期)逐步对我们进行监管,而不是一刀切式的监管框架。”Chew 建议称。

当前,HomeCrowd 正在进行其 100 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希望通过以数据驱动的信用评分方式来帮助那些新生代的用户群体在有需求的前提下能便捷地接触到如 P2P 抵押贷款这样的金融服务。该公司在受访时预计,在满足当地监管部门的相应审批后,将会在此后的一至两个月内获得服务许可证。

Adrian 则表示,所有的金融服务企业都会面临类似的问题,无论是就其本质还是宏观的角度而言——这些问题会在数据的可用性/KYC、(任重道远的)金融普及率、金融服务的接触门槛等方面一一得到体现。

“传统银行机构和科技公司都会普遍面临同样的挑战。然而,一些金融科技公司也在通过降低接触门槛或丰富数据形式(如另类数据)等角度来进行立足,从而弥补和缓解以上的这些挑战。”

不可忽视的是,尽管东南亚地区为金融科技初创企业提供了发展机遇,但不同国家所使用的不同法规政策可能会对走向其他国家的金融科技企业形成阻力。于此,Ku 也指出,这一问题加剧了从零开始建立跨国(金融科技)初创企业的难度,不过,如果可以通过兼并/收购的方式来把来自不同地区的本地金融科技初创公司整合成一家区域性的企业,这种情况可能会有所改变。

Adrian 对 Ku 的的观点(不同地区法规会影响金融科技公司的出海发展)表示出了肯定,但他也进一步指出,随着这些公司寻求将其产品复制到本国市场之外,这种区域性扩张仍将存在可能——“Xendit 的区域扩张已经证明了这是可以实现的。当然,印尼的金融科技企业也足够幸运,因为它们拥有东盟地区最大的单一市场,不一定会需要过早地考虑如何向外部扩张。”

注:本文原文来自动点国际(TechNode Global)发布文章《FinTech continues to be a hot sector in Southeast Asia after a booming 2021》,原作者为YIMIE YONG。动点出海经整理编译后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