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外媒援引知情人士消息表示,由于担心不断恶化的宏观经济表现可能会影响到自身估值,马来西亚独角兽 Carsome推迟其将在美国和新加坡展开的双重上市计划。

消息人士称,Carsome 已经终止了原定于今年的发行计划。不过,该消息人士也透露,其首次发行也有望于明年展开。

作为背景,在本消息传出的两个月前(具体为今年 4 月中下旬),曾有消息指出 Carsome 正在进行一笔 3 到 4 亿美元规模 IPO 前融资。根据该消息,Carsome 已经向纳斯达克提交了 IPO 申请,并有望以有望以 20 亿美元的估值在美国公开上市。同时,也有消息称 Carsome 也在考虑在新加坡证券交易所(SGX)进行双重上市,而这一举措受到了其主要投资者 65 Equity Partners 的支持(后者为新加坡政府旗下投资机构淡马锡下设的一家全资子公司)。

当然,如果就近期以来东南亚创投领域种种表现来看,并不难发现 Carsome 本次的上市推迟消息仅仅只是这种暗潮涌动下的众多缩影之一——也或者说,现阶段,面对动荡的全球市场环境和并不能独善其身的东南亚市场,尚有着足够多的类似举动正被提上日程(或者已然得到实施)。

作为体现之一,就在一个月前,有着东南亚闲鱼之称的新加坡二手商品 C2C 交易平台 Carousell 以市场波动为理由,已经终止了与 L Catterton 旗下 SPAC 公司的 SPAC 合并谈判。

而把视角放大到整个东南亚层面,同样可以看到这些不乐观的收紧行为正在席卷此地。有数据指出,5 月份期间,东南亚初创公司的总融资次数较 2 个月前相比下降了 28%。同时,该数据称,东南亚初创公司在该月的裁员人数激增——如本栏目刚在上周时指出,东南亚电商平台 Shopee 将对其外卖团队 ShopeeFood 和线上支付团队 ShopeePay 的部分员工进行裁员。同时,其墨西哥、阿根廷、智利以及西班牙市场的员工也已被纳入这一计划。

回到本次事件的主要焦点上。有数据显示,自年初以来,全球范围内的企业 IPO 规模仅为 1010 亿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则达到了 3380 亿美元。数据发布方表示,这一不甚乐观的表现是受到了更高的利息率、放缓的经济增长以及地缘局势的紧张等因素的影响。

最后,笔者想用 Shopee CEO Chris Feng 日前在裁员备忘录中的一段话作为本文结尾——“随着更大范围经济中的不确定性的加剧,我们认为,做出某些困难但重要的调整来提高自身的运营效率、并集中自身的资源是一种三思而后行的慎重选择···” 并且不难预料,至少在笔者看来,随着这一不确定性的继续恶化,这类选择也在更多地成为一种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