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量子位”(微信公众号:QbitAI), 动点科技经授权发布。

黄仁勋上台,然后下台。

在今天上午的 GTC China 大会上,黄教主没能拿出让人惊艳的新品,也没有只字片语回应英伟达的目前的 “困境”。

大会之后的采访环节,老黄也没来。

据说是,临时有事。

走钢丝的英伟达

英伟达确实在多事之秋。

股价腰斩,产品方面也麻烦不断。历时十年构建的图灵架构问题不断;加密货币市场红利不再;上一代 Pascal 架构显卡库存高企……

还有更大的麻烦。

《华尔街日报》在最新的报道里指出:英伟达,一家硅谷的科技领军企业,正被迫在中美之间走钢丝。

对于英伟达来说,从中国赚的钱比美国本土还多是一种常态。比如 2017 年,英伟达有 20% 的营收来自中国,达到 97 亿美元。

英伟达在中国有一支 100 多人的 GPU 销售团队。英伟达全球副总裁、亚太区销售与营销副总裁 Raymond Teh 说,目前英伟达在中国国内的业务每年都翻倍,目前中国区业务对英伟达的占比最大。

在今天的 GTC China 大会上,为数不多的亮点,可能是老黄时不时的开讲中文。当然主要是用中文鼓吹自家产品。

但,如此重要的中国市场却岌岌可危。

美国政府正在收紧高科技产品的出口管制,英伟达的芯片销售,很有可能面临限制。前两天我们在报道中也提及了

在当今局势下,英伟达还面临另一重威胁:中国政府大力促进国内芯片产业发展,减轻对美国供应商的依赖。

这一政策也培养出了不少英伟达的潜在对手,它未来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很可能被这些中国公司瓜分。

《华尔街日报》引用了黄仁勋今年 3 月在硅谷一次会议上的讲话:中国的生态和经济依赖于我们的技术,全球继续维持贸易合作和开放的商业关系至关重要。

仅商汤一家公司,就用了 14000 块英伟达服务器芯片。在报道里商汤高管说,如果没有英伟达芯片,公司根本不会发展得这么快。

图森 CTO 侯晓迪说,他们供应链中唯一不可取代的公司就是英伟达。

在超算领域,英伟达也举足轻重。2010 年构建的全球最强超算天河-1A,用了 7168 个英伟达 GPU。

2015 年,美国商务部宣布禁止芯片厂商向某些中国超算实验室销售产品,中国超算项目开始使用国产芯片。

2018 年 6 月,美国橡树岭实验室夺回全球第一超算桂冠,应用了大量英伟达芯片。

股价冰与火

开头也提到英伟达腰斩的股价。

10 月 1 日,英伟达股价触达 292 美元的历史最高点,之后便如跳水一般继续下坠,今早美股收盘价格为 149 美元。

两个月,跌幅 49%。市值蒸发近 900 亿美元。

也就是说,如果英伟达股价从现在开始,想要再次抵达 292 美元,需要上涨整整 100% 才行。上次这样的涨幅,英伟达用了 15 个月。

前两天发布的第三季度财报,英伟达未达预期,股价大跌。而第四季度的展望,英伟达仍然未达预期。

英伟达还会跌多久?

有人觉得可以抄底了。著名的做空机构香橼(Citron),今早宣布开始买入英伟达股票,请注意,不是做空,而是买入。

香橼表示,这是两年来,英伟达的股价首次出现具有吸引力的买入时机。

这家机构看好英伟达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布局,并表示会买入足够多的英伟达股票。他们给的目标价格是:165 美元/股。

猜猜今晚英伟达股价会怎么表现?

别猜了,早睡早起。

咱们还是一起看下今天老黄在 GTC 上的 keynote 吧~

GTC 中国 2018

虽然近来状况不少,但黄教主丝毫看不出受到影响,至少大会现场是这样。

开场,一如既往激昂雄壮的 BGM 中,老黄小碎步登场。

“GTC China!大家,欢迎!”

入乡随俗,老黄用中文问好。

然后开始主题演讲。

图灵架构

首先当然要说今年最骄傲的进展:图灵架构。

今年 8 月发布之时,就被老黄称为 “自 2006 年 CUDA GPU 发布以来的最大进步”,“英伟达十多年来在计算机图形领域最重要的创新”。

图灵架构包含能为实时光线追踪提供硬件加速的 RT 核心,和为 AI 运算加速的全新张量核心。

也让一众英伟达 GPU 产品可进行模拟光线等物理行为。

而且实际效果,游戏玩家们马上就能亲身感受。

老黄披露了 2 款新游戏的合作情况。

一款是与网易合作的中国第一款 RTX 游戏《逆水寒》。

老黄秀出其中的光线追踪技术,明暗度、镜面反射效果,栩栩如生,非常逼真。

老黄现场也是玩得不亦乐乎,一次次 “ one more time”,比如桥下这个光照对比,就开开关关地玩了好几回:

老黄也重点介绍了其中的图灵 Tensor Core.

可以支持深度学习超级采样(DLSS),图灵能够使用革新的深度学习方法生成图像,然后使用传统方法渲染分辨率较低的图像。

在 DLSS 的帮助下,RTX 系列显卡的性能会有 80% 的提升,老黄接着推销:花 499 美元买个 2070,就能获得比 699 美元的 1080 Ti 更好的游戏性能。

另一款游戏则与雷军旗下的西山居合作,能让更多用户感受到光线追踪+DLSS 的实力。

AI 认知和产品进展

牛刀暖场后,真正的主角——人工智能才详细展开。

老黄先扔出观点:AI 在让世界万物自动化,英伟达则通过助力计算加速。

先阐述了加速计算,并且没忘揶揄主要对手英特尔。

老黄说,之前在相同功率或价格下,性能每 10 年,将会加速 100 倍,这是行业赖以生存的基础。

但现在,性能每年可能增长 10%。但近些年来,受工艺制程影响,摩尔定律已经终结,英特尔因此被中国用户戏称为 “牙膏厂”。

而英伟达开创了加速计算,可以利用专门设计的处理堆栈,对需要进行大量处理的工作负载加速。

可以披露的是:英伟达 10 年内为众多关键应用程序加速了 1000 倍。

目前,英伟达 CUDA SDK 的下载量已经接近了 1400 万,仅去年一年,就已经达到了 600 万。

在科学和工业领域,进展也都在高歌猛进。

当然,这样的成绩,不光有英伟达的奋斗,还有大趋势下的历史进程。

即 AI 正让世界不断自动化。

老黄强调,AI 是有史以来最强大的技术之一,因为机器可以从大量数据中学习,机器还能自己编写软件。

对于大多数行业来说,变革的时机来了。

因为借助 AI,各行各业可以从海量数据中学习建立预测模型,并将这些模型应用到实际场景中。

电商、零售、金融服务、电信、医疗保健等等,都正在成为数据驱动的 AI 行业。

更可喜的是,数据越多,训练的 AI 模型就会越强大。

当然不是光说不练。

老黄又秀 MJ 舞步,手把手展示了一把 AI 时代的学习方式。

当然,AI 也在带来计算的变革。

比如 AI 正在变革超算和超大规模计算,而且超算也正在成为 AI 计算机、数据科学家所需。

另外,互联网公司也很依赖,用机器学习来打造能够提供个性化推荐的特色服务。

英伟达 V100 为多个国家搭建了 GPU 超级计算系统,过去一年中又部署了 41 台新的 GPU 超算。全球能效最优的 25 台计算中有 22 台出自英伟达。

有意思的是,发布会进行到一半,老黄似乎觉得现场气氛太冷,突然飙起了中文:“今天讲的是英文,你们能完全听懂吗?”

“我的中文不是太好,中文很难,我每次来都学一点。”

即使是说中文,老黄也不忘安利自家产品:“我希望明年我来的时候,说的是英文,现场输出的是中文,相信明年我们肯定能做到。”

比起他铿将有力的英文口音,台湾腔普通话就显得 “温柔” 太多。

不过更重要的是,会场终于显得热闹不少。

可以进行 “新品” 发布了。

HGX-2

第一个产品是专为大型模拟仿真而设计的 HPC:V100 HGX-2。

连接了 8 个 V100 GPU,总共 1 PFLOPS,每个 GPU 以 300GB/s 的速度与其他 GPU 通信,并以每秒 8TB 的速度访问所有 256GB 的显存——这是其他计算机节点没能力提供的计算力。

虽然之前就已经面世,但老黄依然激情满满。

他现场直接现货展示,一边喘气一边感叹:蛮重的。

同时强调:“不是很便宜的。”(约 250 万元^_^)

新推理工具 TRT5

老黄还推出了全新的 T4 云端 GPU 加速超大规模集群,以及新的推理优化工具 TRT5。

新款推理优化工具 TRT5,支持 Tensor Core 和丰富的模型类型:CNN、RNN、MLP 和其他许多模型。

TRT 推理服务器系统还支持单个 GPU 上运行多种模型。

而且是容器化的,可以在 Kubernetes 上运行。

再一次,现场对比虐 CPU:

边演示,老黄再一次祭出最强销售大招,一个劲重复:好快!好便宜!

针对大数据训练的 RAPIDS

接着,老黄再次介绍了欧洲 GTC 上发布的针对数据科学和机器学习的 GPU 加速平台:RAPIDS.

老黄说,RAPIDS 可以为数据科学家提供在 GPU 上运行整个数据科学管线的工具。

最初的 RAPIDS 基准分析利用了 XGBoost 机器学习算法在 NVIDIA DGX-2 系统上进行训练。

结果表明,与仅有 CPU 的系统相比,其速度能加快 50 倍。

这可帮助数据科学家将典型训练时间从数天减少到数小时,或者从数小时减少到数分钟,具体取决于其数据集的规模。

NGC-Ready 系统

另外,还推出了帮助开发者更轻松部署 NGC 容器注册中的软件:全新 NGC-Ready 系统.

希望采用基于英伟达 GPU 的客户,能在更广的范围内放心部署 GPU 加速软件。

DRIVE 开发系统

最后,压轴环节,讲的是英伟达在汽车场景的肌肉。

老黄说 DRIVE 开发系统已经上市。

而且现在合作伙伴也很多,已经有超过 370 家公司在自动驾驶中使用 DRIVE 平台。

并宣布了与沃尔沃、小鹏汽车、奇点和 SF Motors 的合作,以及自动驾驶初创公司如 Weride、Momenta、Auto X 等。

另外,美团、菜鸟网络和满帮等运输网络公司,也跟英伟达在自动驾驶方面展开了合作。

总之,英伟达的中国朋友,越来越多。

但在当前国际大环境下,恐怕也不是好事。

不然《华尔街日报》又怎会给出一个 “英伟达在中美之间走钢丝” 的评价呢?

最后放一个今日 GTC 大会的结尾彩蛋:

黄仁勋化身布鲁斯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