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奇点大学,首先听到的就是创始人 Raymond Kurzweil 和 Peter Diamandis 的名字。紧接着是它的所在地:NASA。再接着是几个赞助公司:Google, Autodesk, Genetech, HP, IDEO… 然后是常驻的教员,里面每个人都是事业成功人士,包括 LinkedIn 的创始人 Eric Ries,NASA 的宇航员 Dan Barry, Yvonne Cagle,Autodesk 的设计专业 Jonathan Knowles,以及各个领域的著名科学家, 包括 Ralph Merkle(纳米技术), Brad Templeton(计算机科学), Raymond McCauley(生物信息学)…

 

开玩笑的说,把上面这些关键字放在一起就足以达到激起千层浪的效果。如果被问到:你想不想去参加他们的课程,你会毫不犹豫地说 Hell YEAH!!! 这就是我的反应。

 

打比方来说,这些关键字其实就是奇点大学的骨架,因为从这些关键字就能大概了解到这个大学的宗旨。而想要深入了解这个大学,首先要提到的就是奇点这个概念,还有就是它的课程,还有它的运作方式。

 

奇点的定义来源于数学,指的是一个数学对象上无法定义的点。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 y=1/x 这个方程式的值在 x=0 这个点上是无法定义的。如果把方程式绘成图,可以更直观的看到当曲线无穷接近 x=0 这个点,y 的值趋向无穷大。

 

引申到技术上,也就是技术奇点,指的是在假设的将来,当人工智能发展到等同或超越人类智慧的程度,因为社会的发展在此事件后难以预测,这一事件将成为一个断点,因此被定义为技术奇点。在著名的未来学家 Raymond Kurzweil 近期写的一本书《奇点临近》中,技术奇点这个概念再次被引申,用来描述所有技术加速发展的这个过程最终会引起社会发展的断点。这个断点有可能是经济上的,政治上的,人类社会行为上的,等等,等等。

 

而奇点大学的宗旨就是对利用不断加速发展技术来促进市场断点的发生这样的一种思维方式进行教育和传播。比如网络的出现和不断发展造就了很多新产业,同时旧产业逐渐淡出市场:网上购物(B-to-C 和 C-to-C)抢占了大部分的零售市场,网上电影下载导致了 Blockbuster 的产业萧条,网上售票取代了旅游业售票处,等等。一项新技术被采用的过程并不一定是一帆风顺的。事实恰恰相反,新技术的出现通常是会打破旧规范和旧系统。意味着是否采用一项新技术这么一个决定常常会牵动一个很庞大的利益链。很多技术因此而胎死腹中,或者倡导者要过五关斩六将地和旧系统作斗争,或者遇到天时地利才能最终使一项技术被采用。比如远程医疗在美国和加拿大处处碰壁。因为医疗体系在这些发达国家已经非常成熟。而在印度,国情则恰恰相反:人口和医生的比例远远低于 WHO 的标准,因此印度政府不仅不阻碍远程医疗,反而投资鼓励它的发展。今年奇点大学有三个学生各自创立了远程医疗的公司,分别在加拿大,印度和西班牙。在在今年夏天,我非常幸运的有机会和这三位学生一起组建了一个项目组,项目的方向正好是远程医疗。因此奇点大学除了讲授科技的新发展,更重要的是鼓励一种能够去突破旧系统的思维方式。

 

 

回到奇点大学,它是怎么去实现它的宗旨的呢?每年,奇点大学都有一个为期 10 周的 GSP(Graduate Studies Program) 课程和四个为期 9 天的 EP(Executive Program)。我有幸参加了 2012 年的 GSP。GSP 的课程可分为三部分:六个星期的授课,三个星期的项目创作,和一个星期的项目推广。

 

在 GSP 的前六周,每天都有来自世界各地的著名科学家,研究学者,创业者,以致投资者来给我们讲课,包括谷歌研究主管,自驾车之父 Peter Norvig, Autodesk 的主管 Jonathan Knowles,退休的 NASA 宇航员 Dan Barry, X PRIZE Foundation 的创始人 Peter Diamandis,等等。课题的范围涉及各个技术领域:能源,生物,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生态,航天航空,物理,设计,等等。

 

这个夏天,不少课题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合成生物学(Synthetic Biology)即可以被用来合成人类器官,也可以被用来合成食物。从此,我们不需要屠杀动物,可以在工厂里面直接 “繁殖” 肉类食物了。谷歌的自驾车已通过了驾驶考试,并且加州修改了法律以允许谷歌自驾车上路。通过 DNA 折叠技术,可以把治疗癌症的药锁到一个 DNA 构架里面。这个 DNA 构架只有在遇到癌细胞时才把药释放出来。这样就能在最大化治疗结果的同时最小化癌症药物对病人产生的副作用。虽然领域各异,但共同点是他们的出发点:解决人类的难题。

 

接下来的三周,80 名学生分成两到五人的小组来制定一个项目方案。项目的目标是利用技术在未来 5 年内为广大的群众带来正面的影响。值得一提的项目不少:

 

  • 太空制造 – 实现在太空中制造太空船,乃至于空间站。

  • 城市分析 – 开放城市运作的数据给群众,开发分析软件来让群众为城市自主决策

  • 触摸传感手套 – 一个远程医疗的工具。把手套上的触摸感传达到网络另一端,并通过可视化来向用户诠释触摸感应信号。利用这手套,可以让病人自己通过触摸患病处,远程协助医生诊断。

  • 早产儿监控器 – 通过各种感应器,实时监控早产儿,并向父母传达早产儿的健康状况。为人工子宫技术的实现做铺垫。

  • 关爱十亿人 – 一个全球化的开放远程医疗平台。这个项目的目标是打破传统,把病人和医生的交流方式转移到网络平台上。通过这个平台,不仅能够实现为边远地区的住户提供从无到有的保健护理,并且能够为城市的居民提供 24X7 的医疗服务。

 

在最后一周,各项目组都给予向奇点大学的赞助公司,投资人以及媒体讲解项目方案,和展示产品模型的机会。上面提到的项目都受到了不少关注,并有希望筹集资金来成立公司。

 

如果说把 GSP 的成果用多少个项目组能够成功筹集资金并成立公司来执行这个项目来衡量,这么一个视野是非常短浅的。其实奇点大学的视野更长远。对于大学来说,最重要的是学生们能够学习新科技,并把学到的知识和硅谷典型的突破传统的思维方式结合起来,应用到各自的事业发展上,成为各个领域的先驱。个人认为,后者才是对奇点大学对未来的蓝图最准确的诠释。

 

最后,总结性的来说,奇点大学是一个知识,理想和行动力的交集。

 

[本文作者为梁伊晴博士 。她在 2012 年 4 月成为美国奇点大学(Singularity University)在中国区的 Global Impact Competition 的得奖者。受 Ballie Gifford 的资助,到 SU 坐落于 NASA 的培训中心参加为期 10 个星期的 Graduate Studies Pro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