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ybaby

印度软件工程师或软件开发商往往希望能围绕现有在线服务或社交网络打造本地版本。尽管推出具有当地特色的类似服务有诸多益处,但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服务最后会沦为彻头彻尾的 “山寨版”,除了打上当地开发的印记外,再无其他独有的卖点。我真是听烦了人们抱怨外国产品 “盗取” 营收的言论。本国人使用外国产品是你们自己的错误,说到底是因为你们并未开发出好产品。

据开发者社区布道师德蒂·艾维安托(Deddy Avianto)介绍,通常情况下,本地软件开发者具有了打造世界一流应用所要求的技术和能力,但由于缺少经验和指导,他们往往到最后只开发出山寨产品。艾维安托身处移动行业已有 10 年左右的历史,他已经充分利用了这种机会。

2013 年,艾维安托创办了一家名为 “HoRepublik” 的公司,将其现有的软件开发者、设计者及具有各种创意的人郑重其事地联系到一起,帮助他们开发有用且有意义的产品。今年,他将精力放在打造平台上。这些平台让印尼的开发者能够轻而易举地实现他们的想法,与本地合作伙伴积极互动,使用现有服务作为分销渠道。

Klik Indonesia 运动

最近,一场鼓励本国人使用本土服务的运动,正通过在传统及数字媒体投放各种广告的形式,在印尼如火如荼地展开。这场运动名为 “Klik Indonesia”,在 2012 年 12 月发起,希望能让用户少使用外国服务,多支持本地服务。

Klik Indonesia 宣称,在带宽方面,印尼每年在各类海外互联网提供商身上投入的费用高达 1.5 亿美元,用以换取大约 250Gbps 的国际连接。其中,只有 30% 的费用被用于改善印尼海外内容质量,其余 70% 都用在了外国内容消费上。

此外,Klik Indonesia 还表示,雅虎、谷歌等外国互联网公司只在印尼建立了市场营销部,因为他们关注的是产品销售及营销,而不是去改进当地的基础设施。

该运动组织者亨利·卡赛菲·索玛托诺(Henry Kasyfi Soemartono)在 2012 年曾表示,“很显然,他们只是将印尼看作一个市场,我们已变成了他们的猎物,我们的经济也受到影响。只是我们并未意识到这一点而已。” 尽管 Klik Indonesia 未对那些活跃在互联网上的网民提出异议,但他们对印尼人不使用本国服务深感惋惜。

杠杆 vs 竞争

尽管如此,这种对使用外国服务的担心似乎不合时宜。与其让人们开发外国在线服务的本地版本,不得不同那些财力更雄厚、资源更多的公司竞争,为何不去打造可以补充这些外国产品或将他们作为杠杆手段的服务呢?

坚持使用本地社交网络所带来的问题是,已经有海外公司向印尼人提供访问潜在外交关系、资源及市场的途径,割裂这种联系不利于本地人开拓眼界。除非你的目标是拥抱整个印尼市场——这本身就是一个正当的目标,因为不是所有的产品都必须走向国际市场,或抱着进军全球市场的雄心打造——否则,再创建一个 Twitter 或 Facebook 意义不大。

与中国人不同的是,印尼人对外国网络服务并不特别反感,如果印尼政府采取措施禁止人们使用 Twitter、Facebook 及谷歌之类的互联网服务,印尼的中上阶层就会提出抗议。同中国人相比,印尼人对英语有较低的语言障碍。正如 2010 年《纽约时报》所报道的,印尼中上阶层消费者群在接受英语方面没有太大问题,甚至可以说还过于热切。

当然,印尼也有一些本土产品完全可以充分利用的领域。以金融服务为例,对本土产品而言,进入这个领域的时机已经成熟,Mint、PayPal 及 Square 等国外支付服务由于种种原因,并未处于打入海外市场的最佳时机。

PicMix 就是一个典型例证,这款印尼应用抓住一个尚未被开发的市场机遇,成功走向了世界。不过,PicMix 或许属于个例,因为印尼本土应用或服务成功走向国际舞台的情况极其罕见。

打造优质产品

作为印尼最著名的数据中心 IDC3 的所有者和运营者,乔哈尔·阿拉姆·兰格库迪(Johar Alam Rangkuti)长期以来不断推动印尼互联网行业的发展。去年 12 月,他在 Twitter 上连续发文,称印尼政府及企业不应担心主导当地市场的外国公司,而是应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打造更优质的本地产品及服务上,以此来够吸引用户。

Teh Botol 已经主导了市场,因为它有一款好产品。它从未要求政府禁止可口可乐的销售,或是向百事可乐征收更高的税收。

—乔哈尔·阿拉姆·兰格库迪(@joharalam),2013 年 12 月 21 日

印尼 IT 行业难道就不能提出一个更好的创意,而不是一味地批评谷歌、Facebook 等公司抢占我们的市场?

—乔哈尔·阿拉姆·兰格库迪(@joharalam),2013 年 12 月 21 日

移动运营商难道就不能开发出一款好产品,而不是要求内容提供商缴纳 OTT 费?

—乔哈尔·阿拉姆·兰格库迪(@joharalam),2013 年 12 月 21 日

我认为,正如 Sosro 和 Slank 所表明的,印尼完全有能力打造出更好的产品。我们不该再将自己的错误归咎于别人,停止发牢骚。

—乔哈尔·阿拉姆·兰格库迪(@joharalam),2013 年 12 月 21 日

消费者往往倾向于那些品质精良、维护良好的产品及服务,而不会在乎这些产品及服务来自何方。大量美国或其他国家的互联网产品因各种原因,未能赢得印尼消费者的青睐。仅仅因为它们是外国的东西,并不意味着它们会被接受。照片分享应用 PicMix、活动分享平台 Wooz.in 及足球应用 Soccer Ticker 都用事实证明,只要找到合适的创意,印尼产品仍然能够走向世界。

我们不应将精力放在减少外国产品使用频率,或是惩罚外国公司上,相反,开发、生产及宣传品质优良的本土产品,才是更明智、更有效的成功途径。优秀产品略加推广就能卖出去,而人们会乐得拥有这样的产品。(译:皓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