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on-phone-chairlift

本文来自动点科技合作媒体 Tech in Asia

中国移动是全球最大的移动电信运营商,拥有 7.87 亿用户,也是中国第五大公司。去年年底,它率先从中国工信部互联网和信息化部(MIIT)获得了 4G 牌照,而自此之后,其网络上的 LTE 用户数量增长强劲。

中国另外两个主要的电信运营商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都处于劣势,因为它们使用的是国际 4G 协议 FDD-LTE。尽管很早之前就开始申请牌照,但直到中国移动获得牌照后近 4 个月,中国联通才获得 4G 牌照,中国电信紧随其后。更糟糕的是,工信部只发布了 TD-LTE(中国移动使用的 4G 标准)的许可证,而这一标准与大多数联通和电信 3G 用户所使用的手机不兼容。

截至目前,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仍未获得自家想使用的 4G 协议的许可证,所以它们的 FDD-LTE 标准一直在延长 “测试” 期。FDD-LTE 协议为世界上其他地方的绝大多数电话和运营商使用。同时,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的 3G 用户已经开始转向中国移动,以寻求更好的覆盖范围和更高的速度。中国联通的报告显示,2014 年第一季度的新增用户较去年同期减少,而中国电信称其在这一时期实际损失超过四百万用户。

QQ20140730-1

听起来似乎这一切对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都不公平,但请记住:这三家电信运营商都是国有企业。最终,他们都处于同一个阵营。事实上,中国政府通过工信部精心策划了这一宏大且精细的方案,债券恶棍们知道了都会脸红。

但是出于什么目的呢?简单点说,中国通过推动 TD-LTE 协议赚了一大笔钱。

推动中国的专利

首先,中国声称拥有大部分 TD-LTE 专利,因此推动本国标准能降低专利费用,并降低对国外 IT 厂商的依赖。中国政府正在更大范围推行这一政策,而不仅仅局限于电信业。和其他西方技术一样,在斯诺登/ NSA 丑闻爆发后,中国政府已经对 FDD-LTE 的安全性产生了疑虑,因此不鼓励使用。

此外,中国国内公司都是领先的电信设备制造商,生产兼容 TD-LTE 的信号塔、基站、信号增强器等。华为、大唐、中兴通讯等公司赚取了巨额利润,因为它们基本上垄断了本国市场。这些公司不仅通过销售设备赚钱,而且还能从使用它们的网络中收取专利费。

如果允许在 TD-LTE 之前部署 FDD-LTE,FDD-LTE 就可能获得足够大的立足点,而电信运营商们则可以放弃 TD-LTE,以便在购买朗讯和爱立信公司的设备时能获得更好的交易。他们将不再仅限于华为、中兴等国内供应商。事实上,所有这三家电信运营商都申请了 FDD-LTE 牌照,但迄今为止都没有获得批准。

所有这一切的结果是,中国数以亿计的移动数据用户都用不上 4G,除非选择切换到中国移动。即使这两个 4G 协议之间的技术差异很小,使用不同的频段,但绝大多数智能手机只能使用其中一个。中国移动的客户能选择的设备范围更窄。

去年,中国移动终于与苹果达成了期待已久的协议,在其网络上销售兼容 TD-LTE 的 iPhone。尽管中国移动推出 iPhone 要比联通和电信晚几个月,但中国移动后来在 3 月份报告称,其大部分 4G 用户都在使用 iPhone。

那么,为什么手机制造商干脆不让手机支持所有频段呢?这样就不用浪费时间做两个单独的版本了。这有可能,但芯片制造商如高通和联发科会对此收取高额费用。它们的商业模式是双管齐下:手机制造商必须购买芯片,并在手机销售价的基础上支付专利费用。一款手机支持的 3G 和 4G 协议越多,手机制造商需要支付的钱就越多。事实上,中国对生产了在中国使用的大部分芯片的高通进行过反垄断调查,称高通对中国企业的收费高于其他国家。

china-telecom-players

竞争的错觉 

这不是中国第一次推动其自主开发的移动数据协议。3G 在 2003 年时就可以推向中国,但它被一再推迟,直到 2008 年北京夏季​​奥运会召开之前,以便让自主研发的 3G 标准 TD-SCDMA 有时间去成熟。丹麦工业动态研究部门的 Hui Yan 发表论文(PDF 格式)称,中国政府坚持让中国移动采用 TD-SCDMA(而不是国际上兼容的 WCDMA 或 CDMA2000)是一场电信运营商不想要的 “包办婚姻”。

因为中国移动之前已经占据了中国 2G 用户的绝大部分,因此尽管使用的劣质技术还没有准备好推向市场,但中国移动仍然获得了大部分 3G 用户。Sequans、联芯科技、海思、展讯和重邮信科等本地芯片制造商也都从中受益,尽管客户并没有受益。

所有这一切都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中国如此热切地希望推动本国标准,为什么它不强制规定整个国家都使用它,彻底禁止 FDD-LTE、WCDMA 和 CDMA2000 呢?

中国移动将永远不会完全占据主宰地位,因为这将消灭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作为移动运营商存在的目的。两个较小的公司最初就是中国政府为了增加一些竞争才创造的。这么做的原因有几个。

Hui Yan 指出,移动电信运营商都在海外股票市场上市。如果政府公然偏袒某些数据协议,这会给投资者留下政府过度干预的印象。这将对电信运营商产生不利影响,也会引起世界贸易组织的注意。

为了保持足够的平衡来安抚外国市场和监管机构,中国政府让这些电信运营商的 CEO 和其他高管互换,企图 “交叉授粉,将中国移动的知识传授给其他运营商。” 政府还鼓励所有三大运营商共享信号塔和基站,以便于网络部署。这实际上会对中国移动产生负面影响,因为这会降低其竞争对手推出网络的成本。

从搞砸的 3G 中吸取教训

despicable-me-minions-man-on-phone

按照 Hui Yan 的说法,所有这一切的最终目的是,“他们希望通过支持自主标准来改变国外标准的垄断状况,从而减少支付给外国公司的专利费。” 而这些专利费将流向国内公司。

然而,中国移动迟来的 3G 并没有完全按计划进行。由于其 TD-SCDMA 手机,中国移动并没有像 2G 时代一样占据主导地位,而且中国联通在 3G 用户数量上与中国移动的差距也非常小了。另外,自主开发的 3G 协议也从未真正在大陆以外流行。但 4G 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正如晨星的分析师 Ross MacMillan 在分析报告中所指出的

TD-LTE 被国外的大移动运营商(PDF 格式)所采用,包括美国的 Sprint 和日本的软银。印度的一些运营商也在高通及其本地合作伙伴的带领下研究 TD-LTE。爱立信也拥有一些 TD-LTE 专利,它同时是世界上最大的电信设备供应商之一,所以它可能不会加入战斗。

越来越多的国家和运营商加入也给了手机制造商以足够的激励,从而制造更多兼容 TD-LTE 的手机。更大的规模意味着成本全线降低。

如此看来,这一战略终于开始获得回报,而中国不必担心其他 4G 协议从后面赶超。原因很简单,没​​有足够的频带留给除 FDD-LTE 和 TD-LTE 之外的第三方对手了。

中国最近开始允许私营公司在全国设立 “移动虚拟运营商”,本质上就是对数据重新打包,然后在转卖给消费者。但这会对整个宏伟计划产生极小的影响。比如,阿里巴巴将在不久的将来通过中国联通出售移动 3G 订阅计划。即使阿里巴巴获得 500 万用户,相对于三巨头的用户数也只是一小部分,而且这些客户实际上仍然是中国联通的用户。

机智的 “自主创新”

以牙还牙,中国有效地使用贸易保护主义打破了西方的垄断,并取得了令人惊讶的成功。接下来是 5G 的战斗,华为正在开发与三星和爱立信竞争的产品。如果中国继续沿着当前的道路发展,预计其自主 5G 将在全球市场占据更大的市场份额。5G 技术有望在 2020 年左右推出。

中国可能是地球上唯一能采取这一行动的国家了,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其庞大人口。Hui Yan 称这样策略为 “自主创新”,即中国消除了外国影响,迫使国内企业升级,直到他们的技术能在全球范围内竞争。

中国的市场对于全球企业而言太大了,不可能忽略,因此他们被迫遵守当地标准。审查一直是互联网公司的首选方法。如果谷歌、Twitter 和 Facebook 获准在内地经营,谁知道百度、新浪微博和微信是否能流行起来呢?另一种方法是通过大量补贴,这使得中国与欧盟就太阳能电池板技术产生了纠纷。

TD-LTE 4G 也不例外,这可能是中国迄今为止远销海外的最成功的商业技术。到今年年底,中国 4G 用户将达 5000 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