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founder-startup-nations-jonathan-ortmans

2008 年我第一次到韩国,当时和几个朋友硬生生的做起来一个大会——OpenWebAsia。当时对韩国的印象,除了 Naver、Daum、Nexon 还有我朋友 Chang Kim 创立的一个提供博客网站服务的公司 TNC(后被 Google 收购,Chang 也成为 Google 员工掌舵 Blogger.com) 之外,对韩国创业环境几乎一无所知。过去几年,韩国时尚、娱乐风席卷全世界,特别是中国,我们对韩国文化的喜欢称为 “韩流”。而关于韩国互联网,国内人能够听到或者感受到的更多的都是三星等韩国大公司的声音,以及类微信产品 Kakao(年初 Kakao 正式收购 Daum)。

但是,最近一年,这种情况突然有了转变。 在 TechCrunch 旧金山 Disrupt 大会的创业公司展台上,我们看到十几个韩国创业公司的展位;我的朋友——韩国 BeLaunch 的创办人 James,在旧金山举办 BeGlobal 大会,为众多韩国创业公司站台;去年,10 家韩国创业公司也出现在我们的上海大会上;今年 5 月份的 beLaunch 大会非常成功,一些国际企业和 VC,比如 Pebble、 Misfit、 AngelList 等纷纷到场;在刚刚结束首尔 Startup Nations Summit 上,主办方 D.Camp 将 45 个国家的 Startup Weekend 组织者以及创业社区负责人和他们推荐的 45 个创业团队一起请到韩国;今年 5 月,我连续拜访了韩国新兴的几个孵化器,KCube, D.Camp, FuturePlay 等,每一个都有自己的特色,每一个孵化器的运营者都很专业;下个月首尔的 SparkLabs 孵化器将举办它的 Demo Day, 邀请了包括动点的众多国际媒体,而孵化的公司中还有一家来自中国成都。

以上所有事情,大都可以看到韩国政府的痕迹。韩国政府非常支持创业公司到国外发展市场,创业公司没有资金出国,政府来出;D.Camp 的东家是 Banks Foundation,这个基金会由 20 家韩国银行共同出资,支持韩国青年创业;韩国政府不懂创业生态,把钱交给国际化的 VC,连续创业者们来做。韩国正把对文化娱乐的对外输出,扩展到互联网创业行业。也许是因为韩国市场太小了,也许是因为三星等韩国企业近一两年出现的衰落迹象,韩国的 IT 产业让你感觉到一种不变则死的危机感。

互联网本应该是开放的,所以互联网韩流来袭,我们也不需有危机感,中国有中国的互联网环境,竞争和合作都会是可能的。但是,我担心的是中国创业公司在海外的出路。我们的中国梦在哪里?

我们的游戏公司在海外做的不错,但是靠游戏赚钱了,就能实现中国梦了?我们一个个所谓的考察团到国外,采购并购听起来很多,但是最该出去看看的是能代表未来的创业公司,官员们长见识了能做多少事,中国创业公司到头来还是井底之蛙,不断抄袭了事;政府有钱有地,所以可以有很多孵化器,但是这些钱,有多少是 Smart Money,拿到这些钱搞孵化器的有多少是实实在在创业的 Smart People,这些钱给了多少能够代表中国创新力量的 Smart Entrepreneurs?我们的价廉物美,虽然从以前的衣服玩具转变为了手机一类的电子产品,但是还是换汤不换药,人口红利什么时候才能到人才红利?

两个月前,在莫斯科参加 Open Innovations 大会,见到了李克强总理,他说要大众创新,万众创业,大会上中国区的展台,有一个长长的动车模型,还有 10 多个我真的没有听过的高科技创业公司。我想说,李总理,创业创新真的不需要那么高科技,中国梦多留机会给年轻人去做吧。

上周参加一个中国韩国天使投资的讨论,我们给韩国投资者说,投中国公司,要做好准备,因为估值都很高。

如果是泡沫,就一定会破;如果中国梦在泡沫里做,能实现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