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ip20150313_5

大家好,今天是 3 月 13 日星期五,欢迎来看新一期早报。

为什么苹果可以说 Apple Watch 是一款奢侈品?也许富士康可以给出一个答案。富士康内部人士透露:Apple Watch 屏幕、内部元件,对精密度的要求太高。现在的良率太低,不会超过 60%,很可能在 40% 左右。受到制造良率的影响,Apple Watch 的供应量可能远远低于预期。

苹果此类传闻养活了一大堆业内人士,消息人士和分析师。其中比较著名的一位郭明池预测,苹果可能会在今年第四季度推出新版本的 Apple Watch,外壳将采用全新的材质——没准是《华尔街日报》此前说过的白金版。更贵。

好吧,最早在去年 8 月已经有媒体表现出了对郭的强烈不满。郭在 8 月曾称 “iWatch” 将在 2014 年限量发售,并预计产能只能达到 300 万台,尽管市场预期可能在 500 万到 1000 万之间,所以苹果不得已采用限购策略。并且他还说,“iWatch” 的量产将被推迟到 9 月至 11 月下旬。郭明池还认为用于 “iWatch” 的蓝宝石玻璃屏幕的产能存在严重不足的问题,将有一半采用普通的玻璃屏幕来代替蓝宝石玻璃。

我们都知道他这几条猜错了,而且不仅如此,文章还讽刺他对 iPhone 6 的预测不如林志颖发图靠谱。那为什么在预测并不一定准的前提下,大家对他突然开始格外关注呢?还得追溯到 2013 年 1 月,郭对苹果 2013 年度产品路线图的成功预测。除了他预测的电视产品没有成为现实,其它新品发布都被他一一言中。在这以后,郭的预测准确度就回归到业界平均水平。

文章的吐槽其实代表了很多 IT 媒体编辑的心声,他们也不想因此给读者落得个一地 “传”“或” 的印象。

最近几年,苹果的繁荣催生了一大批所谓分析师的繁荣,而郭明池算是其中比较幸运的一个。只是,隔三差五、前后不一的爆料多了之后,让人很反感。

我们认为,固然爆料苹果产品内幕并作出前瞻性预测可以充分满足当前消费者对苹果产品的期待和好奇,然而总是用一个传言接一个传言的拿苹果 iPhone、iPad 和 iWatch 说事儿,难免给人哗众取众、自我推销的嫌疑。而事实上,他可能正是在借苹果的影响力来拔高自身的身价。

其实分析师这个职业有时候挺不靠谱和无节操的,总是在原有爆料基础上推翻重来或随意改变,有些不负责任和不顾职业操守。久而久之,就会让人犯恶心,并会让人们将这种不良情绪转嫁到分析师和如实报道这些分析的媒体身上。比如网友经常吐槽:“又是据说……”“传言个屁啊” 之类色香味俱全的抨击。

媒体有时候也挺无奈的,自己如果假清高不报道势必失去了媒体的价值和被关注度,报道了又感觉良心难安。这左右为难的感慨,却是事实。

我们来看其他消息:

也许 “支付婊”对阿里而言根本算不上是什么 “风波”,支付宝钱包官方微博转发了 “伟大的安妮” 的梦想帖,并开启了群嘲技能

“1% 的奇迹,来自于 100% 的努力,和 99% 的运气。你为什么选择 1% 的生活?”

当天有消息称,阿里计划投资 “阅后即焚” 照片分享移动应用 Snapchat Inc. 公司 2 亿美元,对其估值高达 150 亿美元。看来它在阿里眼中应该会火,而不是成为 1%。

此外,阿里也跟上汽集团签署了互联网汽车的研发协议,这是否意味着国产品牌的,跑在阿里云上面的汽车会出炉?另外,上面的系统会不会就是(扶不起的)阿里云 OS 呢?

诺基亚的地图和导航应用 Here 重新回归 iOS,Here 地图最早在 2012 年登陆诺基亚旗下的 Windows Phone 手机,随后在 2012 年 10 月登陆苹果商店,不过 2013 年 12 月就下架了。诺基亚发言人给出的解释是 “苹果升级 iOS 7 影响了该应用的用户体验。”4 个月后,诺基亚手机部门被微软吃掉了;Here 地图作为诺基亚的一个独立部门留在了芬兰。10 月份 Here 地图的 Android 版已推出,并拥有 400 万次的下载量。

数据分析公司 Statista 调查显示,2014 年三星智能手表销量 120 万块,成为全球智能手表销量第一的厂商,全球市场份额超 17%。

腾讯官方将于天猫商城开设官方数码旗舰店,但 http://tengxun.tmall.com/ 这一链接无法通过微信直接访问,与阿里系的其他产品一样,页面显示 “阿里巴巴屏蔽了来自微信的浏览请求”,此前阿里巴巴方面曾多次表态,“未屏蔽微信请求”。——请允许我发个表情:╮(╯▽╰)╭

最后是一个扩展阅读:

针对 Apple Watch 的出现,市面上的跟风产品也会带来一阵热潮,并且加速手表类产品的普及进度。这让英国版《赫芬顿邮报》读者发展主管杰克·雷利(Jack Riley)忧心不已:

对于新闻行业而言,这款产品可能创造出 “令微博也看似很长的” 更短篇幅新闻体验,因此对这款产品的回应是典型的兴奋夹杂着害怕。

他认为,一些初步体验了智能手表的人们可能会不适应,觉得奇怪或难受,不过他们 “马上就会以超出想象的速度习惯起来”。

与头戴设备相比,手表拥有上百年历史的普及优势,就连戴着手表玩也有着丰富的历史。这是塞缪尔·佩皮斯(Samuel Pepys)在 1665 年的日记:“主啊,我多么愚蠢而又孩子气,整整一下午都忍不住要戴着手表,看了一百多次时间,我不禁在想,我怎么能长时间没有它。但我记得自己曾经认为这是个麻烦,并决心不再戴它的。”

如果他们接下来可以适应别人的奇怪眼光,这个品类的最初适应期就算是过去了,日后普及就将没多少压力。想一下微信的普及过程就会明白,在它之前你如果像使用对讲机一样拿着手机喊话,八成会被别人当成疯子。

智能手表的存在必要性到底有多高?这确实是个值得反复思考的问题,也许只有 “时间时间会给我答案”。

题图:中关村在线制图